我得了抑郁症,我休学了(2017年1月旧文)

最近抑郁症又重新进入了大家的视线,无论是已经确诊的乔任梁,还是疑云满布的本兮,死因都与抑郁症这个词挂上了关系。他看起来很阳光啊,为什么突然想要轻生呢?

或许我的亲身经历可以作为参考,两个月前我被确诊为中度抑郁。

很多人把抑郁和心情低落划了等号,但是并不是这样。首先,心情低落可以是抑郁症的触发点。其次,抑郁症的症状是心情低落,即使本人知道应该逃离这种情绪,但是却犹如困兽之斗,只能一直溺在这深蓝色的忧郁的深海中。

抑郁症的成因很复杂,基因遗传、环境因素与心理因素共同作用产生的。我们只能说事件A引燃了这次情绪爆炸,即使不是事件A,还有事件B,C, D……..都有可能触发抑郁症。40%的风险和基因有关,所以抑郁症就如同如影随形的怪物,有时候它永远沉默,有时候它乘机吞噬了你。

我是后者。A SELECTED PERSON.

一次意外的打击之后,我感到整个脑袋发麻,转天还有一场重要的考试,我边失眠边草草地整理着情绪。不出意料,那次考试也没考好,我头重脚轻地出了考场,整个人开始抖起来,拨通了长途电话之后,我说:“我觉得自己撑不下去了。感到整个人一直在奔跑了很久很久,很想休息一下”。当然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那时候正值期中大考期间,任何理性的选择都是继续学业。我不断地重复着”我撑不下去了”,近乎神经质一般。对话不了了而之之后,我在回家的路上买了一大包零食和甜食。之后的三天活得像噩梦,我开始失眠,没有由来地哭泣,毫无焦点地浏览网页。当然好几次打电话回家,说“我觉得情况不太对”。得到的回答是:“首先你要完成期中考试,考完之后我们再讨论可以吗?“无数次崩溃,无数次交涉失败,不断上升的自我怀疑。

最后的最后,我还是拿起了书本,开始准备考试,一停一顿地往前推进PPT,理解例题,猜测问题,回答同学的疑问。我几乎是像磨坊的驴子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靠着惯性往前走。所幸,我的智力没有问题,我2天内弄懂了考试范围,成绩还不错。智力没有任何偏差,但是我丧失的是热情。

之后是三天的study break,暴饮暴食,日夜颠倒,又哭又笑,情绪失控,绝望,最后恍惚之间,我触发了烟雾报警器。响彻耳朵的警铃声,我踉跄着下楼找公寓管理人。我走到管理人房间的大门,脚就一软,蜷缩在墙角开始无法抑制地抱着自己哭起来。管理人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我嗫嚅着说了火警,厨房,烟。他们问我住在哪个房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住在哪里? 那天我在楼下呆了很久很久,失神,眼睛没有落点,所有经过的人都问我,are you ok? 大概自己的精神状况已经差到显而易见了。

我还是按时去上课了,因为期末考试都考完了,没有什么压力大的,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呢,学期已经过半了,父母的意见是这样的。上课的前一晚,我突然发现自己长时间地凝视着窗户,阳台,浓的化不开的夜晚。跳下去会轻松点吧?跳下去是什么感觉呢? 我会摸着自己的脉搏,一点一点地摸过去,感受皮肤下的凹凸感。我凭着仅剩的一点点理智,把家中的刀具全部藏了起来,用行李箱的锁锁住。整个人趴下来,这样我就看不到窗子了。

第二天下午的会计,上课中途,我感到我的喉咙很紧,很想尖叫。我感到字,声音离我很远,我的精神开始涣散,难以理解语句,本来很简单的课堂练,我竟然不知从何解起。课中我就落荒而逃了,我找到了教务处。商谈人员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就像开闸的水坝,开始泣不成声,根本抑制不住,在一个陌生人前彻底失态了。

一切都不对,我要休学。我明确地告诉了父母这个决定,然后我像丧家之犬一样逃回了中国。

回去之后,事情没有马上变好。首先,有种被大部队抛在后面的感受,延期毕业,缺课,所有的事情。自我怀疑与无措的情绪没有远离我。寡言少语,不喜欢走动,一天都呆在床上,房间里,阳光与蓝天使我畏惧。因为没有任何动力去做任何事情,每天就是看视频,睡觉,看视频,消磨时间。我不想这样,但是我的身体很沉重,我没有动力。

复诊的时候,医生问我的境况:“有出过门吗?每天在干嘛?“ ”看视频,睡觉,吃饭,看视频,睡觉,吃饭。“”找点事情做吧,你有什么爱好吗?“”没有。““有什么想实现的目标吗?”“没有。” 当时的我,很认真地去思考了自己想干嘛,真的是干什么的兴趣都没有。我厌恶社交,不想和任何人联系,因为我觉得我本身很丑陋。我更不想出门,就像把自己的丑陋曝光在外面一样。我有时间,我有钱,但是我什么都不想干。时间在往前走,但是我的状态是静止的。

我最后被父母鼓动着,出门旅行,当然是一个人,因为我不想和任何人有过多的交谈与练习。旅行让我感觉好了一些,我开始使用微信满足一些基础的交流需求。回来之后,我空有一副躯壳的感觉,我不想照镜子,我怕看到自己死掉的眼神。

我按时吃药,我想好起来,我在等待着药效,虽然我怀疑这根本就是安慰剂而已。

所幸的是,我吃了一个月左右,治疗抑郁症的药开始奇效了。那时候,我才意思到之前我的心情有多么灰暗,就像一直住在雾都里面,把灰蒙蒙当作了日常,甚至不知道还是有阳光这个选项的。

第一次脱下了睡衣。第一次不是通过地下车库坐上车子出门,而是迈开步子自己走出去。第一次使用信用卡。第一次到外面餐厅吃饭。第一次打通了电话。

然后新学期开始了,我的病情也稳定下来了,我就回加拿大了。

这两个半月就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里蹒跚前行了很久一样。道理我都懂,我应该动起来,我应该找到目标,并为此努力,就像之前我一直在做的一样。但是,我病了,我缺少一种神经缔结,我无法兴奋起来,无法对生活燃起兴趣。

轻度抑郁可以通过与心理医生对话缓解,中度抑郁以上需要药物的支持。我曾感受到了死亡的诱惑,就像海峡的海妖蛊惑人心的歌声一样。如果是重度抑郁的人选择自杀,我毫不意外,因为生也是假死,不如死来得痛快。

所以,当你发现自己有两周以上连续的情绪低落加上对一切事情丧失了兴趣,我建议你去看心理医生,趁一切还来得及。药效发挥作用一般需要一个月,你在和死神的咏唱调赛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