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绪与优先项

在经历过抑郁症之后,我的人生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其中一个重大变化就是,我对人更加宽容以及更能敏感地感受到对方的情绪。然而虽然我感受到了对方的情绪,但是我的回应方式依然是原来的解决问题式回答,而不是同理心式的回答。曾看过一个解释说,为什么人们在听到别人诉苦时,会立刻想要给建议。因为他人的痛苦给我们带来不适感,为了清除这种不适感,我们就想用给建议的方式,快速达到目的。

除了感受他人的情绪之外,我对自己情绪产生也更为包容。我常常把自己想象成一个管道,里面流过不同的情绪,但是情绪不是我。所以,当陷入糟糕的情绪时,我知道我本身没有出问题,只是流过我的情绪能量是灰色的而已。

当对情绪的感知更为敏感的同时,我也颇受其副作用的困扰。这意味着同一件事情,我比他人接受着更多的信息,需要处理更多的信息,而不是通过压抑或者忽视的方式。钝感力的确能让人更快的达到社会角色的需要,但是却失去对自己本心的连接。

由于我能更敏感地感受到我的情绪,所以我一天的精力也受到了限制,当我意识到我在积蓄压力时,我的自我保护系统就会启动,让我停下手中的事情。这种过强的自我保护意识,是限制了我的发展,还是让我遵循本性呢?

最近一直在询问自己生活的优先项到底是什么?

目前的结论是:社会功能上追求意义感,个人角度上追求enrich的感觉。我觉得人的情绪也是有质量之别的,如果把好的情绪比做红色,坏的情绪比做黑色,但是会有红色更有层次、更漂亮的红,也会有更深刻更浓的黑色。我希望获得更有层次和深度的情绪,而不是粗浅的快感式好心情。这就是我所说的enrich的感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