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龟的独白

虽然很奇怪,但是我发现我越长大,我越和抑郁情绪相处时间更长,我的感激情绪就越强烈。我没有首先觉得:“为什么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头上?为什么我这么没用?” 我反而越来越接受这个软弱的自己,也为我周围的人对我的善意感到感激。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一个定时炸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构造的炸弹。在之前的话,这个炸弹会突然引爆,把我炸得渣渣都不剩,直接进入自暴自弃阶段。现在的我,更像是慢慢看着它在倒计时,沉浸在那一段压抑的时间内。我不得不让自己拒绝很多事情,修改曾经的承诺,告诉我的朋友我没有精力处理他的问题和闲谈,和朋友取消见面等等。我曾经会觉得不断修改自己标准和承诺的人很糟糕,会让人对我印象变差。

但是我发现,我主动选择示弱、拒绝和提前取消并没有带给我灾难般的后果。反而,所有和我接触的人都接受了我的提议,并且大多数表示了理解。他们的理解让我非常感恩,虽然我依然是那个一遇到事情就想要把自己关起来的乌龟。我现在唯一学会的就是在把自己关起来之前,先告诉别人:“对不起哦,我感觉不太好。”

除此之外,我很感谢我的家庭给我提供的经济支持。至少我不干活,我懈怠,我也不会饿死。我感到悲伤,想要消费一些事情的时候,也可以消费。我不会觉得这一笔情绪消费会给我带来很多连锁副作用。我不需要处理现实的因素,只需要处理情绪问题就好。

在我想当一只乌龟的时候,我一般就是用一句话告诉别人,取消约定。然后我就钻到自己的洞里,不想再看任何的消息了。手机的震动让我害怕。有些朋友会善意地问我,你还好么?但是对我来说回答那句关心就是一件极其需要勇气和精力的事情。拜托,我不会自杀的,让我一个人呆着吧。说到自杀的年头,最近的确有一些冒头,但是并不是很强烈。至少不是两年前那么强烈,我的理智还在,所以我知道只是短暂的逃避反应而已。这大概是一件好事情吧。

在及其及其偶尔的时候,我会选择找人倾诉。通常来讲,和别人说话会让我转换状态,但是我总是很难迈出那一步。这几天我唯一没有取消的会面就是和我的心理咨询师的会面,当然她没怎么帮到我,聊着聊着话题偏了。或者说,和别人的聊天能让我暂时脱离当下,我就会以为自己好了。就不会在谈话中讨论我的情绪,然而,倒霉的是,结束了会面之后没有解决的问题还是存在着。

早上我终于鼓起勇气向好几个人发出了求助。我给我的父母打电话,我的妈妈一直站在我这边,她从来不会质疑我为什么效率怎么低,为什么别人不悲伤我却那么悲伤。她只会说,不要急,不要有压力,好好休息。然后,是我重要的男闺蜜们。很奇怪的是,在同性朋友面前,我感到难以展现自己的情绪和内心活动。我始终是意志坚定的。但是,在异性朋友面前,我就可以很放心地抽泣。所以,最后安慰我的陪伴我渡过黑色河流的人,往往是我的男闺蜜。真的很感谢他们。

越是写,越是觉得我真是幸运啊,收到了好多好多的爱和理解。作为一个时不时会变成乌龟的我,得到这样的爱和关心,感到很感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