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怜的家伙?

有时候我感到绝望的原因是,正常的自己和不振的自己相差太大,所以感觉正常的自己只是不断地给不振的自己擦地而已。一次的放肆需要好久的亡羊补牢。更加讽刺的是,我放肆的时候其实可以选择其他的方式,但是我却总是选择那个会有副作用的方式。

我现在在疲倦的时候,可以通过睡眠的方式解决。但是当心情低落的时候,我的自制力就下降,导致我难以拒绝原先的习惯轨迹。

所以说,我要不缩短不开心持续的时间,要不减少不开心的次数?

也许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应该把自己放到一个社交的环境里,有一个朋友在我的身边,那样的话,我就会正常多了,不会自我惩罚。

然后,又回到了那个永恒的疑惑。

我到底是矫情还是抑郁?这种时不时的爆发会一直存在吗?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种补偿心理存在。我觉得自己受委屈了,我觉得自己配不上现在的指标。这也是一种讽刺,自怜带来的副作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