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厂女工的丝袜

我出生在一个民营经济及其发达的省份,虽然我的父母并不是商人,但是我的同学和我父母服务的人常常是当地的商人或私人企业创始人。在耳濡目染的环境下,我的本科也选择的财务管理这种商科专业。

在北方读书的那一阵子,我发现北方人对南方人的印象就是市侩与精明。是的,我们及其注重契约精神而且不忌讳谈钱。与其用你来我往的义气结账,倒不如真金白银来得爽快。在交易和合作刚开始的时候,谈清一切情况,把最糟糕最分崩离析的状态也纳入考虑,把最细末的利益分配也谈清楚,一切都达成共识之后才签合同,之后各司其职即可。

在教育和环境的双重影响下,我很喜欢商业。因为它利用了人的自利心理,让一个系统自动长期运转下去,还有比这个更加完美的模型吗?一切的关系的存续都建立在平等互惠的基础上,当然交换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时间、精力等多种类型的资源。

商业另一个优点是,它总是趋于优化,降低成本。最近深受感触的一句话:“资本主义最大的价值并不是给女王献上更多的丝袜,而是让工厂的女工也买得起丝袜。” 商业模型总是在不断寻找更优的资源调配方案,最终能不断降低成本,而惠及更多参与者。

如果我要搭建任何的小系统的话,对其引入商业系统,我毫无抵触心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