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暴食记录

观察:第一天一早我就觉得有点饿,就吃了一顿早餐。

随后是和同学在韩国餐厅的约饭,大概也是吃的很撑。

晚上的时候去date,觉得对方有更深的skinship的需求,我感到有压力。加上白天已经开始吃了,所以晚上回来的时候,就大吃零食到恶心,然后就直接睡觉了。

第二天2点半自然醒,略有罪恶感,也有原谅自己的想法。

发现:

  1. 当一天的基调开始吃之后,我就不会停止
  2. 当有压力,而且个人无法排解的时候,我就想要吃东西

分析:

我大概是在面对自己无法立刻解决,或者理清思路的问题的时候,觉得很焦虑。为了转移这种焦虑,我就会借助于于食物。第一可以转移注意力,从困扰的问题转移到更加容易感受的感官感受。第二通过暴食不断填充自己的胃部,直到很撑和痛苦,从这种物理上的痛苦和恶心感我感到了一定程度慰藉。就想把自己脑中的痛苦转移到胃部去承受一样。虽然问题本身根本没有解决。但是我得到了短暂的虚假的安慰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