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高窗》菲利普·拉金 Philip Larkin(一)

“一切都燃放着光亮”

——给布鲁斯·蒙哥马利

一切都燃放着光亮,

在春天的辽阔里:

鸟儿疯狂地飞翔,

树枝将树叶往上抛,

朝着光——

每一样事物,

形状、颜色和声音,

都在叫嚷,喜悦!

鼓声轻击:一面冬天的鼓

鸥鸟、青草和姑娘

在空中、泥里和床上

加入这万物复苏的

长长的眩晕,

收拢而又舒展,

远在死亡之外,

它们能控制怎样的生命——

一切都回奔整体。

鼓声轻击:一面冬天的鼓

让飞轮旋转吧,

直到一切创造之物

呆着呼喊和回应的呼喊

抛弃往事;

让万物生发,

直到几百个春天

和所有它们埋葬的人

重新站立在大地上。

鼓声轻击:一面冬天的鼓

“这是你出生的地方,这白昼的宫殿”

这是你出生的地方,这白昼的宫殿,

这玻璃的奇迹,它的每一间大厅里

光线似乎被音乐填满,你的脸上

闪耀着滑板的柔和;阳光慷慨地

照出你停驻在一幅画旁,

苦死它的名字,或者一只手

在任意书页上片刻歇息——

云朵将移动的阴影投射在大地上。

你是否准备好迎接这个夜晚即将带来的一切?

那个从不露面的陌生人,

此刻却在要求进入;你是否会向你最后的命运

致意;为它摆好面包和红酒;是否知道

游戏即将结束,当他打出他的王牌,

掀翻桌子,而后进入下一个房间?

“今晚月亮是满的”

今晚月亮是满的,

刺疼了眼睛,

这般清晰而明亮。

假如它收拢

所有的静谧和确知的财富,

用以填一个满怀,

或者另铸一个月亮,一座天堂,将会怎样?——

因为它们远离尘世。

应征士兵

——为詹姆斯·巴拉德·萨顿而作

他继承了郡中祖业,从那些

像农夫一样侍弄土地的先人手中;

具备所有值得学习的知识,

以及对于好坏必要的蔑视;

但某个春天他的土地横遭侵犯;

一群骑兵粗鲁地盘问他的名字,

领头的人用一种别样的方言说,

战争开始了,他理当义不容辞,

投身抗击队伍。他之从命

是基于自我超越的渴望,

为保住他继承的遗产;勇敢些,

因为没有什么比取而代之更容易,

他来不及更深地体会

他个人的失败与死亡的细节

“清晨的号角”

清晨的号角

在吹响,在闪耀,

草地鲜亮,

   凝着最冷的露珠;

黎明重新荟集。

如金铙钹(nao2bo2)的一声撞击,

天空铺开了它的舰队,

   太阳悬风景中。

这里,没有爱,

无望的一切

令我无法入睡,

  渺茫而不确定;

因为从未如此灿烂,

如此沉默,

如此神秘,在此之前

  大地从未变得如此。

夜曲

一点钟起风了,

黑色白杨树的噪声

随之而起。

很久以前活着的人

被一根细绳

牵引到他们的梦里,

那里灯笼闪耀

在流淌的溪流

寂静的幔纱之下;

很久以前死却的人

不受惊扰,

在轻薄的尘土。

没有嘴

啜饮这风,

也没有眼睛

擦亮洒满天堂的

繁星,

只有这声音,

高高的肌腱咝咝的树之声

在升起,这黑色的白杨。

在燃烧的孤独里,

星星在它们的巢穴整夜歌唱:

“吹亮,吹亮,

这岑寂世界的煤。”

“一点钟瓶里的酒喝完了”

一点钟瓶里的酒喝完了;

两点钟,书合上了;

三点钟,情人们分开躺着,

爱和交流都做完了;

现在手腕上的夜光表

显示已是四点之后,

夜深时分,流浪的风

骚扰着黑暗。

而我渴望入睡;

如此渴睡,我只能半信半疑

无声的河流正从洞穴中倾泻而出,

既不猛烈,也不深邃;

只有一个影像在幻想中显现。

我躺着,等待黎明,和那些鸟儿,

那些走过未打扫的街道的最早的脚步声,

和头裹围巾的姑娘们的声音。

“去写支歌,我说“

去写支歌,我说,

像围绕在我床边的

悲伤的风一样悲伤,

有着简单的音调,

像烛火肿胀,又变得消瘦,

像墙边的帘幕微微飘动

——为此我必须拜访死者。

墓碑和潮湿的十字架,

哀悼者踩过的小径,

一只孤独的鸟,

它们唤起逝去的影子,

一个词一个词地蹦出。

那些墓石会像金子一样闪耀,

在每一座湿漉漉的坟墓之上,

这,是我不曾料想,

也不曾料想的鸟儿的喧嚷,和

清晨所给予的

越来越多的想象,

像某个巨大的层叠的波浪,

马鬃般飞扬,姿态各异,

在无尽的岸边翻涌。

北方船之一 传奇

我看见三艘船航驶而过,

越过海洋,振奋的海洋,

风起于清晨的天末,

其中一艘整帆奔赴长旅。

第一艘船朝向西方,

越过海洋,奔腾的海洋,

和风吹送安然沉着,

驶向一片富饶的国土。

第二艘船朝向东方,

越过海洋,战栗的海洋,

狂风驱逐如同野兽,

铁锚重抛身陷羁锁

第三艘船驶向北方,

越过海洋,抑郁的海洋,

风的气息不曾降临,

甲板结霜闪着银光。

北方的天空高高升起变得暗沉,

覆盖着狂妄不毛的海洋,

东方和西方的船只返航,

快乐或不快乐;

然而第三艘船驶向辽远,

无情的大海深处,

流火的星辰之下,

它整帆就绪奔赴长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