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高窗》菲利普·拉金 Philip Larkin(二)

下一个,请

总是太渴盼未来,我们

染上了期望的恶习。

总有什么即将来临;每天

我们都在说这“到那时”,

从悬崖上观望,那细微的、闪烁着

清澈光芒的诺言的船队正在靠近。

它们多慢!浪费了多少时间,

总是拒绝加快步子!

但它们仍让我们手握不幸的

失望的枝梗,因为,尽管没有什么会阻碍

每一大步的前进,随黄铜饰品一道俯倾,

每一根清晰的缆绳,

都悬挂这小旗,尽管那船艏上的金饰像

横跨在我们的路上,它却从不停泊;它

刚一出现就转向过往。

直到最后

我们仍以为每艘船都将顶风停航,在我们的生命里

卸下所有的好东西,这是我们应得的,

因为等待如此虔诚又如此漫长。

但我们错了;

只有一艘船追寻着我们,一艘陌生的

黑帆船,拖在它身后的

是鸟声杳无的大片寂静。在它醒时

也无水声酝酿或碎裂。

铁丝网

广阔的草原上围着电篱笆,

尽管老牛们知道切不可误入歧途,

但年幼的牛犊总能嗅到更纯净的谁

不在这里而在别处。在铁丝网外

引领它们踉跄地撞向铁丝网,

那能将血肉击碎的暴力毫不留情。

年幼的牛犊从那天起变成了老牛,

电网限制着它们辽阔的感觉。

日子

日子有什么用?

日子是我们的栖身之所。

它们来了,唤醒我们

一次又一次。

日本本该快乐入住:

除了日子,我们还有何处安身?

啊,解答这个问题

得有劳神父和医生

身着长袍

在野地里飞奔。

阳光灿烂的普雷斯坦廷

“请到阳光灿烂的普雷斯坦廷来“

海报上的女郎笑着,

跪在沙滩上

身着白色缎子紧身衣。

她身后,大片的海滨,一座

棕桐掩映的酒店

似乎从她的大腿处伸展

延伸到托胸的手臂。

三月的某一天她被人涂抹。

一连几星期,她的脸上

牙齿断裂,两眼斜视;

硕大的乳头和裂开的胯部

被狠狠刻进去,两腿间的

空处乱七八糟涂画着,

这使她正好跨在

一根隆起的鸡巴和两颗混球上。

署名“蒂奇·托马斯”,又

有人用刀

或什么东西正好戳穿

她添了胡须的微笑的嘴唇。

她太美好,与这样的生活不相宜。

很快,又一阵猛烈的拦腰撕扯

使她仅剩下一只手和些许蓝色。

现在那儿贴着的是“战胜癌症”。

小说和读者

给我刺激,读者说,

给我乐子;

我不关心你怎么成功,或者

挑选什么题材。

选择你完全了解的

听起来像真实生活的东西;

你的童年,你老爸钉木桩,

你和你老婆怎么睡觉。

但这还不够,除非

你能让我感觉良好——

无论你“想要表达什么”,

让它能被人看懂,

无论上帝“以哪种方式”编织绳子,

让“一切皆大欢喜”,

让我们可以平静地躺在床上,

而不是“沮丧”。

因为在这个行当是我说了算;

我付给你薪水,

写评论和书套上的大话——

所以别再愁眉苦脸了,

开始奉上你的感觉吧,

在还不算太晚之前;

只要让我开心两代——

你就会是“真正的伟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