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所拥有的力量——写于波士顿

今晚的8点的飞机先飞到纽约,然后途经首尔,最后入境上海。

2月末开始的行程,从伦敦开始在波士顿结束,也见证了冠状病毒在全球不断蔓延和发酵的俩周。在路上一直接受着最新新闻和消息,然后下决定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唯一的感触就是,变化太快了,也许前几天的最佳方案,因为最新消息就要立刻推翻。无论是自己还是环境都在转变。不断地瞄准红点的狙击手的感觉。

对于这种快速变化的环境,我虽有紧张,但是下决定的速度也比过去快得多了。我想大概是近几年生活出现很多次U型转弯,导致我对世界的基本假设开始变化。我想这也是每个从学生身份变成社会人身份的必经之路,也是逐渐成长的人会慢慢转变的想法。

和3年之前比起来,我觉得我更了解自己了,也更不了解自己了。我更了解世界了,我也更不了解世界了。因为又活了3年,所遭遇的事情变多了,也知道自己的喜好和反应会是什么。但是同时,也看到了作为人的弹性和潜力,我想现在我所持有的观点,在多年前的自己一定是不相信的。也可以说,我比多年之前变得要悲观地多了。我觉得人的生命就像一根芦苇,非常地脆弱。我们的生活还是生命也是无时无刻不在一张充满漏洞的网上行走着。这种悲观主义的情绪没有压垮我自己,反而让我意识到生命的可贵。我们是如此脆弱,又是如此丰富。有时候觉得这是上帝给人类的悖论,人必然要死,但是人的智识却让他还活着时就开始理解死亡。如果我们都是蜉蝣,朝生而暮死,在尚未了解自己终将死亡的结局前就已经死去的话,我们的负担会不会更少一些?但是可叹,人人都是有意识的蜉蝣。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对于世界的感知有三个来源,第一是经由自己的实际体验,第二是经由自己的学习和阅读,第三是经由周围环境中人的遭遇。回望我的高中时光,18岁的我和24岁的我,却感觉对世界的理解翻了好几圈。每一年都会更新一次。当然,这和我所处的环境在变化,周围的人在更迭有很大的关系。我现在反而陷入了一种看好戏的心态,我觉得未来的我绝对对世界会有新的看法,会狠狠地打现在的我的脸。

我们的大脑所能处理的信息和我们五感所接收的信息之间有很大的缺口。往往我们看见了、经历了却熟视无睹,直到回味起来你才意识到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过去就是过去了,是无法改变的,不如往前看。” 这句话是对的吗?我觉得不尽如此。今天重新找出过去没完成的龙虾教授的产品self-authoring来写,在书写过程中又挖掘出来自己过往生命中藏着的那些彩蛋。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小学是天堂,但是初中和高中是我的受难期,然后大学则是激烈碰撞和重塑的时期。现在我对初高中时期倒是开始释怀了起来,我发现我刚开始的解释和回顾也许是不完全的。是的,我的确受到了很多的伤害,我很难过我曾经的遭遇,但是仔细回想起来,每一段时光里都有人和事非常温柔地守护了我。

我曾经觉得爱情会给我带来厄运。但是今天新写的Self-authoring,我却想起来一些对我很好的异性们。是的,我的初中的无妄之灾是因为和男生的接触导致的,我甚至被冠上荡妇、行为不检点的名头,但是同时在我每一个时刻都有男生很温柔地支持和守护了我。这么看来,我的伤痛都是来自同性吗?我所遭遇的中伤的确都是来自于同性,但是同性间友谊的回忆又是我一生的财富。

所以,我也许不应该以同性和异性作为区分,去审视我的过去,而是将他们都整合为人。他们只是作为一个不完美的人而存在着。人既有展示最大善意和爱的能力,也有破坏和伤害的能力。有时候人自己都搞不清自己想要什么,有时候人是对自己生气,却把怒火都发泄给了周围的人。扪心自问,我就没有伤害过任何人吗?

想到这里,我不禁对自己所拥有的双刃剑般的力量感到敬畏和谨慎了起来。

前面讲到的是人所拥有的向外的力量,现在我想思考一下作为一个人又该如何去承接外来的力量呢。我们也许会收到别人的善意,也许会收到别人的恶意。我们的过去中存在着悲伤的故事,也藏着欢笑的瞬间。要如何将这些繁杂的矛盾的经历和感受整合起来呢。

在这里,我觉得分类和掩埋倒不是一个好办法。分类的举例:今天你瞧不起我,明天我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你瞎了眼。掩埋的举例:不要去回想,不要去回忆,抛下过去,走向未来吧。

为什么它们不是好办法呢?分类的方法只是再一次确认了自己伤痛的事实,而且我们也许会想要要以牙还牙的方式让他人也尝受一次这种痛楚。掩埋的方法只是把回忆埋进了潜意识中,但是我们大多数的决定其实是受潜意识影响的。那些未被看见的故事和情绪将促成我们的的行为模式,然后我们不假思素地采取旧的行为模式,不断掉入旧的陷阱里,再一次品尝痛苦。

正视、重新解释、然后释然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我自己衡量自己是否正视了一段经历的指标是:我是不是流泪了。我有时候并不是因为悲伤,也不是因为快乐而流泪,而是因为自己表意识终于看见了那些潜藏的情绪而流泪。就像是内心的小角落终于被阳光照到了。那些能引起我们强烈情绪波动的过往故事,不如真的让他们释放一下。当你开始重新捋一遍过往的时候,你会看到更多,想起很多细节来,随着情报的增加,你就有了重新解释的余地。是的,当时我受到了伤害,但是同时我也收到了支持。

如果真的想要让过去真的成为过去的话,也得先看到过去故事的全貌吧。

当我在不断整理自己过去情绪和回忆的时候,愈发对每一个人产生共情了起来。我想每个人都值得被更温柔,更积极地对待吧。因为我知道不被这样对待的话,我会有多难受,这种难受终止在我这里就好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