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续写的“寓言叙事”

《卷宗 WALLPAPER》于2020年3月31日发布于

https://mp.weixin.qq.com/s/KzdqAP_IgHEqIHRFNv5WaQ

在艺术家刘野早年的作品中,往往展示了一个来自东方的局外人沉浸在西方世界中的景象,西方的经典、中国文化的标志,都纷纷出现在他的画中。可以说,刘野的作品达到了一个少有人抵达的秘境——一张真正真实的记录(one true picture)。换句话说,他画下的情绪感受,也直接构建了他的艺术世界,犹如一场长梦之境。

  上    从上至下:Liu Ye, The Goddess, 2018;Liu Ye, Bird on Bird, 2011;”Storytelling”, Liu Ye,Fondazione Prada, Milano. Foto: Roberto Marossi

刘野毕业于北京工艺美术学校,随后从1986年到1989年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在东方接受了打基础的艺术教育之后,刘野迈出国门走入西方世界。1994年,他在柏林艺术学院获得了艺术硕士学位。在1998年,他参与了位于阿姆斯特丹的 Rijksakademie 艺术家驻留项目。正是这中西兼具的经历,使得他的画作能做到兼容并蓄,能触发中西方两边观众的共鸣。建立在这个特质之上,由 Udo Kittelmann 策展的中国艺术家刘野的个展“寓言叙事”(Storytelling), 继2018年在上海荣宅的第一次亮相后,如今漂洋过海来到了米兰 Fondazione Prada 进行巡展,含括了刘野自1992年以来的35件作品。

  上    Liu Ye, Daydream, 1997

  上    Liu Ye, Miffy Getting Married, 2014

  下    “Storytelling”,Liu Ye

Fondazione Prada, Milano. Foto: Roberto Marossi

此前在上海荣宅这栋可追溯到1918年的中西合璧的历史宅邸中,刘野的作品被分散在一个又一个小房间内,与旧宅的家具、内饰和色调达成了和谐的效果。而米兰的展览,则是在 Rem Koolhaas 设计的极具工业风建筑基调下构成的,无论在色彩上还是搭建上,都给人以一种冲突和紧张的氛围。灰色的墙体也为新的展览带来新的化学反应,从而激发出新的叙事脉络。

刘野擅长表现亲密而感性的异想世界,灵感的来源极其多样,横跨东西方的文学、艺术史和主流文化,营造出一种内省、纯净和悬而未决的氛围。经由他的一系列作品的积淀,童话式的意象中混杂着一丝幽默和反讽,成为刘野的代表性的风格。引用他的原话,“我的任何作品都是我的自画像。”

  上    从上至下:Liu Ye, Catherine Deneuve, 2012;Liu Ye, Pinocchio, 2011;Liu Ye, Chet Baker, 2009

在作品《切特·贝克》(Chet Baker)一画中,描绘了一个有着坚挺的鼻子、精致的五官,梳着时尚的庞帕多发型,合上眼睛沉静在音乐之中的年轻音乐家,在刘野的画笔下,美国著名爵士乐小号手 Chet Baker 有着一股让人难以移开目光的忧郁气质;在《旗舰NO.1》一画中,他描绘了红色帷幕半拉开后一艘从远处驶来的轮船,其中红色帷幕也似乎并非舞台的直接隐喻,而船的意象则可最早追溯至中国历史上百家争鸣时期。个人的情感与集体的消逝交织在一起,产生了一股隐约的焦灼感。

 上    从上顺时针方向:Liu Ye, Prelude, 2018;Liu Ye, Books on Books, 2007;Liu Ye, Book painting No. 27(Franz Kafka, AMERICAN, KURT WOLFF VERLAG, Muenchen, 1927), 2019;Liu Ye, Bauhaus No.5, 2018

画面往往有着梦境一般的氛围,带着愁绪。不免让人想到每个不同的文化中所存在着的、携带着这抹悲情色彩的恋人身影。在东方,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便落入了其中,而在西方,最为标志性的例子莫过于莎翁笔下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爱情从火花诞生时刻起就被判下了死刑。一来二往之间,不难寻到东西文化在差别之间,也存着一丝共鸣与大同。艺术家刘野便是走在这条细窄的文化交锋的边界之上。

  上    从上至下:”Storytelling”, Liu Ye, Fondazione Prada, Milano. Foto: Roberto Marossi;Liu Ye, Eileen Chang, 2004;Liu Ye, Composition with bamboo and tree, 2007

艺术家选择去贴近人们的热情和主观感受,即便这种探索或许并不符合学术界的评价导向。在他的世界里,艺术重新回到了对美的纯粹性欣赏,罔顾了学术界的潮流,只是单纯地展示了在一个时期内,个体的思考所呈现出的美感,作品似乎被笼罩着一层模糊的外膜,在现实和虚构之间,形成一个主观视角的现实世界。

  Writer: 娄依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