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许多转折点的9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0年9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

生活上:在个人形象管理上,我开始了举铁的无氧训练,目前觉得难度和痛苦程度都很适合我。可能是教练夸我掌握动作快,给了我很大的鼓励。除此之外,我也剪了短发,更能在短时间内打造自己的形象。头发是个人氛围的关键点,我甚至觉得有时它比妆容更有效。

这个月到ABC cooking Studio做了一次蛋糕,然后出于对他们公司的兴趣也询问了他们公司的产品。也去了一次柴犬咖啡厅,也体验了人生的第一次遛狗。即便是中型犬,在狗冲刺的时候我也被拉着走了几步。如果是大型犬,我可能会被狗直接带飞吧。养狗这件事情比我想象得更有挑战性。

这个月还买了人生第一幅艺术品,是来自一位年轻艺术家chami的画,我反复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买下来了。购买艺术品的幸福感比衣服、饰品持续的时间更长,因为一件艺术品连接的是自己的过往故事与思绪,很有意义。

这个月也到同事的朱家角的家拜访,她的男朋友是艺术家,所以半层被划为了工作室。看了越多的艺术家工作室,越对郊外的别墅房子感兴趣,安静而且空间大。

工作上:在月初的时候,协助summer姐代表BOCCONI参加了网上招生会,东南亚方面学生居多。后来在月中,summer又介绍了上海时装周的showroom兼职工作,非常感谢她提供的机会。依然在熏依社画廊工作,这个月的主要任务是整理和总结出一份赛璐璐片的报告,除此之外我也学习了一点点PS技巧。

另外作为积累,家居方面,我参加了上海家居家具周,继续阅读室内设计杂志,在小号朋友圈继续发家居照片,艺术方面,实地参观了9月份上海西岸画廊的展览们,以及家具展follow the light; 线上展览则浏览了Position Berlin, KIAF和Basel OVR 2020。

学业上: 当状态不好的时候,我就会取消韩语课,所以韩语上课频率下降。我成功报上了 TOPIK,韩语上希望继续保持投入。论文上,教授不回复邮件,我也因个人动力原因停止论文推进。日语学习上,上海图书馆的资源只对本地人开放,所以我找到了迂回战线:日亚电子书。日语阅读速度现在也提高了很多。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不行动的原因

从我回国开始,我就在纠结是否要参加秋招。刚开始我给自己的理由是,我想要进入艺术行业,艺术行业没有秋招。后来,我觉得不要只把自己局限在艺术行业,但是我依然有些抗拒秋招,我给自己找了很多理由,比如中小型公司更适合我,我不喜欢大公司的整齐划一感。我感兴趣的公司都是小而美的公司。我今年的计划是学好语言,明年再开始找工作。因为疫情影响,所以现在不是找工作的最佳时机,等等等。

我近期才慢慢察觉到我如此抗拒秋招的原因,因为秋招违背了我一个信念:人应该在自己擅长的战场上与他人竞争。对我来说,秋招并不是一个能够发挥我长处的地方,我的实习经历大多是艺术行业,并没有商业行业。我的过往经历也非常杂乱,没有显示出一致性。我认为自己如果加入秋招,本身就有劣势,和别人精心准备的经历是无法竞争的。

除此之外,我的妈妈、我周围的同学的行动,我朋友的评价都进一步加重了我的压力,我觉得我陷入了和别人比较的心态。这种同侪压力往往会让我想直接放弃,而不是更有斗志。同时自我评价比较低(如果参加秋招的话)。因此形成了低自我认可度、高压力、低动力,这样一来我就更不想去投递简历了。

改变这件事情的是我的一个朋友,她和其他劝说者不一样的地方是,她真的把自己放在了我的立场上,和我一起看了一些招聘要求。用事实向我证明,其实我的简历并不是炮灰,因为公司对于应届生更看重潜力,而不是过往经验。

从这件事情上,我发现自己:1. “别人都在做,所以你也应该加油“这句话会引起我极大的反感,因为我本身并不从胜过别人来获得成就感,我反而觉得如果我陷入这场战斗,说明我放弃了我自己的独特性,选择在别人制定的规则下行动。2. 我并不埋怨我其他人的劝说,但是我意识到每个人的劝说都带有了自己的有色滤镜,把自己的价值观附加在劝告之中。所以我应该找更多的人求助,这样我能获得更多的角度。

人际网络的交点

我和summer姐的联络还算密切,虽说谈不上亲近的朋友,但是算是亲近的后辈。也因为summer姐的帮助,我获得了好几份有意思的工作机会和一些我不知道的资讯。这个经历宛如是我曾经读过的弱关系这一词的最好注脚,而且也验证了超级连接者的巨大能量。

我本身并不是一个喜欢交际的人,我从独处中获得能量,所以对我来说,我在寻找朋友时,应该更注重多样性而不是相似性。

意识层面和无意识层面

这个月和心理咨询师谈的多的还是亲密关系。其中,我最深的觉察是来自于和心理咨询师谈论理想的另一半时的回答。我在最初接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列出来一系列的条件。比如给我生活带来新的灵感和挑战;会英语,另一门外语更好;能够自省,善于自我觉察和改进;愿意在关系中花时间和经历等等。我现在看来,我好像是在形容我自己想变成的状态一样,按照这些规则找到的人应该是和我很相似的人类。

心理咨询师在听完我列的长长的要求清单后,反问我:“你现在的男友最吸引的一点似乎没有在这里面出现。他也许都达不到你列出的2/3的条件,但是你们的关系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你潜意识中的需求和你表层意识产生了很大的错配。我并不是指责你现在的选择,但是我希望你意识到相比自己列出的条件,你其实有更渴望的东西。而你现在的男友则满足了你这个方面的需求。”

我当时呆了一下,我同意我咨询师的说法。所谓的“会爱上错误的人“,其实是自己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心底渴望的是什么。我们的身体和情绪比我们的大脑更快更深地影响着我们的抉择。

2020年10月3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