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谢谢,2021你好👋

2020年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并不太平,新冠肺炎从年初开始在中国蔓延,到现在全世界也没有摆脱这个大流感。它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行业形态。从全局来看,我还是算幸运的一员,年初在欧洲,3月后顺利回国,我甚至还看到了美国最后正常的样子。当然,我也间接承受着世界局势的影响,就业的大山压着我。谁可以预料到生活竟然变成了今天的样子呢?世界中唯一不会改变的就是改变本身吧。

在2019年年末总结中,我给下一年的自己提出了这个问题:“如果可以,你希望回到一年前重新开始吗?” 说实话,我不能快速地给出答案。今年发生了很多值得记忆的事情,也发生了很多悲伤的事情。我在翻看今年一整年的手帐后,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我的确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活过每一天。我一直在试图把自己推向更理想的境地。

和2019年一样,我也想分享一下今年读到的最有洞见的文字,作者认为我们不断地像仓鼠一样在笼内疯狂奔跑却始终感到缺失的原因是我们被两组相互矛盾的指令禁锢住了(《非暴力沟通的觉醒》托马斯 德 昂桑布尔):

第一个双重矛盾信息:第一剂分两次注射(两个指令)的疫苗

第一次注射:我们不是来玩乐的(禁止幸福)

小时候我们会听到“应该努力学习,不荒度年华” “勤劳苦干的人才能有获得” ‘哪有时间玩啊’ “不能满足于已有的成绩”。说这些话的人,他们的确是为我们好,本意也不是要禁止我们幸福。但是孩子或青少年的我们会自动把这些指令解读成“禁止”。我们会从做而不是存在的角度定义幸福,这样的话。“不做”跟自我放弃,放任自流差不多。幸福是“自满”“自得”的同义词,就算不会导致自怜或自我中心,也会让人无法享受当下;“你不能因为有点儿成绩就沾沾自喜,因为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完成。” “你不能因为自己过上了舒适的生活就开心不已,因为还有这么多人生活在不幸之中”。感觉和价值的混淆,通常以负罪感的形式显现出来,就这样破坏了本该欢愉雀跃的时刻。

第二次注射:还是要知足常乐啊(应该幸福)

知足常乐被认为是一种良好的道德品质,而且合乎逻辑。“在地球上,总是有许多比你更不幸的人,所以你很幸福了。” 以这种逻辑看来,幸福并不是感觉问题,而是一种义务“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必须幸福。这种立足于”我拥有的“而不是”我所是的“的逻辑又会引发我的罪恶感”那么多人什么都没有,你还敢不知足常乐?“ 在我们现在的消费社会中,一切物品和服务都唾手可得,广告也吹嘘这种便利并称必须幸福。事实上,身处点一下鼠标就能买到一切的时代,怎么敢不幸福呢?这个社会给人的错觉就是它能满足我们所有的需要,因此容不下“我们可以不幸福”的观点。在消费社会的理念中,不幸、悲痛、困难、不舒适都是不存在。必须幸福!只是我们也知道,在现实生活中事实并非如此。生活并不总是美好的,一切也不总是顺利的,问题总是需要花大量时间去解决,我们也需要为此承受很多痛苦。

许多人被这种双重指令搞得几近分裂,他们一方面阻碍自己活得长久的舒适,一方面又因为不能幸福而怀有负罪感!他们把精力分散到上千个活动中,沉溺在社会接受度或高或低的瘾头里(整天看电视或外出,过度购买奢侈品或无限度地网购,疯狂工作或社交,滥用药物,纵欲过度,酒精和毒品成瘾),甚至拿“义务”和“必须”来逃避责任(“这是我作为父母的义务。。” “作为老板,我必须。。。”),或陷入重度抑郁中。

把两个指令联合起来:

1, 我们不是来玩乐的(或你不应该幸福),因为其他人也不玩,况且还有那么多事情进展不顺利。无论如何,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做。

2. ”你还是必须要幸福,因为你很幸运地拥有更多的健康,金钱,关系,财富,物质上或情感上的安全感。。而且一切都很顺利,涅槃就在眼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像拿了把剪刀或钳子,剪碎或夹碎了我们的生命冲动。同时,在许多人的心理建立起来的不是对自己,对生活的信心,而是犹豫,甚至是害怕—害怕存在,害怕活着,害怕成为自己,害怕完全占据属于自己的位置

第二个双重矛盾信息:第二剂分两次注射的强化疫苗

第一次注射:应该成为最好的!(成绩和成功都是必须的)

更准确地说,这个指令表述的是:一旦我们取得成功,也不能满足于已有的成绩。因此,我们既没有时间享受成功,当然也没有时间休息。“还能做得更好!” 对于完成的事情,付出的努力,没有给予任何肯定和赞扬。 永无止境地追求本质上就不可能达到的完美,似乎借由冲劲儿就能达到某种状态,就会活得快乐,但实际上我们很难能达到这个目标,所以我们持续地活在挫折中,活在竞争和比较思维中。

所有的阶段我们都去“做”了,这样的好处就是活得普遍意义上的社会认可,但是难道我们不可以按照“我们所是的”,为我们内心深处不断增长并令我们光芒四射的满足感而活着吗?

第二次注射:不应该自认为是最好的。(成绩和成功都是被禁止的)

我们听到过“不要冲在最前面,让他人领先。不要高估自己” 然后我们把它内化为:“呆在后面,怀疑自己”。 这句话的本意可能是劝我们谦虚,但是却被我们变成了对自己的完全否定。“即便我取得了最好的成绩,我还能做得更好。所以我不应该为已有的成绩高兴,也不应该满足于仅仅完成剩下的那些事情。”“陈述,表达都可能暴露出自己不是最好的。所以我还是躲在后面吧。” ‘是的,但即使我敢,我也做不到。尝试有什么用呢?我没有这个能力,不值得去想’。

大部分情况下,在我的心理咨询工作中,自尊问题或早或晚总会出现:“我绝望地等待别人给我那个位置,难道我得自己给自己吗?我绝望地等待着别人给与我无条件的认可或尊重,难道我得自己给自己吗?我爱真实的自己吗?就是那个在路上,在建造中,甚至还在施工中的自己。我要继续等待自己变得完美或成功后,再开始爱自己吗?”

把这个两个指令结合起来

1. 应该成为最好的

2.不应该自认为是最好的

这样,我们又一次拿起了剪刀或钳子,剪碎或夹碎了我们的生命冲动。这种双重指令触发了既让人痛苦,又令人瘫痪的禁止性启动程序,让我们相信我们还不配被爱。这个禁止性启动程序经常会导致我们想做却不敢做,希望做缺缺乏行动力,等待去不去改变,忍受现状却不采取行动。

我认为这个作者的洞见非常深刻,我们在生活中极易产生负罪感,在感觉不好的时候,责备自己应该多努力一下;在感觉不错的时候,又急着让自己投入新一轮的不舒服之中。挑战自己,随时随地。

我想自己的底层疫苗大概是:如果我不感到一些痛苦,那么我就不该感到心情愉快。痛苦和快乐应该是等量兑换的,我不能让自己单纯的地享受当下的满足和幸福感。

处于这个底层信念,我的2020年也一直在纠结着同一个问题:我要多努力才够努力?我要做到什么份上,我才能给自己肯定?

哲学家尼采曾说过:“一个人可以藉行为和理解与世界发生富有创造性的关系。人创造事物,而且在创造过程中对此施以力量。人靠着爱心和理性在精神上和感情上理解世界。他的理性力量使他贯穿事物的表面,并且能积极地和他的目标发生关系,而抓住它的真髓。他所具有的爱的力量可突破与他人隔离的屏障而理解他人。爱和理性是理解世界的两种不同方式,缺一不可。”

我的理性力量发展非常快,但是感性力量却落在后面。而两者的平衡和结合才能真正让我们享受到生而为人的珍贵感。

我的旧轨道:自我苛责

理想中,我希望自己每天都很有效率,立下的flag都能完成。一天有24个小时,我希望除了洗漱睡觉吃饭的时间,我自我提升的时间越多越好,然而这种愿望其实是不实际。

在4月的月总结中,我写到:“但是最近他(李笑来)发现,他就是拼到这个程度,其实得到的数据也是无比让人沮丧的。就算不把节假日当作休息日,每天平均下来有4个小时的有效时间就很了不起,所以24年实践下来一共比别人多工作了一万多个小时,相当于1.24年。他对自己下手这么狠,结果不过是相对于“正常很拼的人们”多拼了14%而已。他决定自己理发的精打细算能增加的有效寿命也只是7.5天,比所有人增加了2.28%而已。

看了他这段话,我意识到人类设计的bug之处。我们每天的有效工作时间顶多4-6小时,再怎么逼自己也不会让自己的生产力大幅度提高。这大概是另一种解释 选择比努力重要的方式吧。我们主动努力对于人生的影响,绝对不比上我们的几次重要决策以及环境给我们的影响。”

我在4月的时候就已经在告诫自己,不要对自己每天的有效时间过于苛责,因为人体的精力值就只能承担4-6小时的高效工作,剩下来的时间与其逼着自己努力,不如发展自己的兴趣和享受当下。

然而即使到12月份中旬,我还是忏悔式地告诉咨询师:“我觉得自己最近努力得不够。” 我依然在高效率的美梦中难以自拔,我希望自己可以无比自律地活着。为了实现这种状态,我需要主动地压抑自己的想做的事情,让自己的每一天变得非常千篇一律机械化的行为。这种压抑的手段自然会引起反弹。所以每隔一阵子,我就会情绪暴躁一次,我会用饮食来狠狠报复自己。我难以放过自己,我觉得因为我不够努力,我再逼自己一点我就能完成那天的待办事项。 暴饮暴食和低潮期的出现又会更破坏性地打破我的生活节奏,我反而需要3天左右的甚至一周的彻底休息。此外,低潮期的反复出现又会极大地影响我对自己的评价,幸福指数直掉。

我的新轨道:情绪的自由流动

我不能免俗地也关注着娱乐圈,看到美丽帅气的演员们和偶像们也起了羡慕之心。我想他们的魅力其实更大地来自于情绪的自由流动性。他们的职业要求他们感受自己的情绪,挖掘自己的情绪,暴露自己的情绪,然后将自己所感受到通过舞台或者荧屏传递给观众。他们身上的人性成分和情绪引起了观众们的共鸣,舞台上和舞台下的交流才得以成立。

我想如果我们为生活也注入这种情绪的层面,允许自己的感受存在和流动,那么生活将更为生机勃勃,而不是借由观看影像来间接体会生命的悸动。

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让脑中理性的大人暂时走开一会,让内心小孩出来玩一会。

在《内在父母的觉醒》的一文中介绍了内心小孩:

“你的内在小孩是完全独立于内在父母的、有着鲜明个性的自我(Self)。它代表了你对世界的感受、情绪和反应。内在小孩是你生气勃勃、活泼开朗的那一面。

积极的内在小孩内在小孩的最大优势之一就是热情!众所周知,每个孩子都总是喜欢四处奔跑,永不停歇;他们什么都要拿起来看看,不停地按手机、电视的按钮。每个孩子都对一切事物充满了好奇和热情,并且不断地想要发现和探索新世界。这种特质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正是这种热情或兴奋,给予了两个自我(即内在父母和内在小孩)充满活力、幸福快乐的感觉,而这些感觉正是生活的本质。内在父母也许能独自体验到适度的满足感,但是内在小孩却控制着热情或幸福的真正情绪能量。

当外在父母对外在小孩表现出关爱和认可时,它往往愿意做父母想要他做的任何事情。同样,你的内在小孩在内心深处也非常渴望取悦你(内在父母)。在理想条件下,它愿意做或者学习内在父母所要求的任何事情。内在小孩还具有其他重要的优势或特质,在自我养育时理解这些特质对于内在父母同样是非常有价值的。

内在小孩是两个自我热情的源泉。然而内在父母可能不太容易理解到这一点,它习惯于认为,自己可以通过逻辑或意志力来支配或控制内在小孩的情绪。对于内在父母来说,理解内在小孩是感觉的主人是非常重要的。你(内在父母)无法体验到情绪,因为只有当内在小孩产生了某种情绪后,内在父母才有可能感受到。

内在小孩的理想角色内在小孩不应该有理想的角色。它只需要做自己”

当我们允许暂时地失控,才会出现意外的惊喜。

找到方向

人生存在着直接目的和间接目的。让自己感觉更好,更幸福,更快乐是我们的直接目的。而赚钱,背单词,锻炼等都是间接目的,他们都是为了最后达到我们的直接目的。但是我们在忙碌中却慢慢忘记了我们的直接目的,甚至为了实现间接目的而伤害了我们的直接目的。

在2019年年总结中的人生直接目的(生活蓝图)依然生效:我想要的生活就是感到舒适而愉快的生活,1、持续地学习并享受多层次的愉悦 2、建立真诚、互信充满爱意的亲密关系 3、如果有能力和机会,就改善他人的生活一点点。

在新的一年里,我希望自己少苛责自己一些,不要为不够努力而感到自责,不如承认我们一天的精力值只允许我们高效工作4-6小时。剩下来的时间,我希望自己能活在当下,活在生活的每一刻中。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