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发与抉择的8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1年8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准确地来说是来自9月的我的汇报。和7月情况一样,8月也是心力交瘁的一个月,所以没有卡在月末前整理完当月总结

如果说7月的时候,我是因为不断地离别而感到难以承受,那么8月的我则是因为孤军奋战和对现有工作怀疑而导致的心力交瘁。

8月开头的时候我去参加了一次剧本杀游戏,还看了两个美术馆(浦东美术馆+UCCA Edge),试图通过额外的活动而让自己振奋起来,但是最后还是陷入了心情泥沼中。第一周尝试摆正心态,第二周孤军奋战、公司内部动荡导致内心动摇,第三周彻底崩掉,第四周争取到休整时间,尽力完成放假前最后一个假期。本月的心理咨询强度也是基本一周两次,一共五次。除此之外去了两次美容院,四次举铁和两次放松。

最后我决定在目前的公司再待一段时间,再尝试一下。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我想掌握自己生命主权的意志极其强烈

因为我这个月的处于抉择的交叉口,所以我把心理咨询增加到了一周两次。当我处理不了我内心的困惑,我的家庭也给不了我需要的指引的时候,我自然变得很依赖固定的心理咨询设置,让我感到安全。不只是这个月,之前我也和咨询师聊了很多次关于工作的事情,关于我的感受,对第一份工作的想法等等。8月是我试用期的最后一个月,所以我被设定了截止日期,我必须要在这个月解决掉是否要在这家公司久呆的问题。我和咨询师有更强的动力聊出结论来。咨询师对我的反馈也变得更加行动指向,比如我可以怎么和上司谈,我对工作和生活的界限是什么,我们下次的咨询议题是什么。

然后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就是 我在咨询的时候呈现了非常矛盾的心理状态,似乎进退两难,不知道如何行动。但是另一边,我的行动力会比咨询师给我设定的截止日期要快得多。我更快地提出了调岗的需求,我更快地找朋友寻求反馈,我更快地提出离职。

即使在极度挣扎之中,我愈发体会到自己想要自己做决定的意志极其强烈。换言之,任何人的意见都只是意见,我想要自己做最后的决定。不要告诉我要怎么做,我会自己想明白。

在心力交瘁的当下爆发出的强推进力让我自己也惊讶了。

油与水 式的分层生活

现在职场中有一个词很热门:“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我之前也是这个词的拥趸,因为我有长长的代办清单想去完成,单一的工作自然是无法满足的我多样的需求和动力,所以我想在工作之余去实现其他的目标。我没有找互联网行业、咨询业、投行的工作原因之一就是他们严重的加班文化。我需要守住我的生活时间,这样才能守住我的其他人生目标。目前这一份工作的确是准时下班的情况更多,但是下班后会又偶尔的联系,以及还有深夜搭建展览、周六日的活动。每次到那个时候,我的内心会强烈地抗拒,因为我被侵占的不只是时间,而是拖慢了我实现其他目标的速度。

渐渐地我感到自己的生活变得像是一辆火车在两条轨道上同时行进。一条是目前的工作要求,我想要做好它。一条是我的人生目标,我要守住生活时间。这两个轨道所占用的时间会时不时冲突,更因为我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和这是我第一份工作,所以还没形成工作风格的我被工作内容本身以及周围人事变动 严重消耗。

双轨制的生活状态这让我想到大三下时的感受,那时候我也爆发了巨大的心理冲突。我在父母对我的期待(继续财务和商业的道路,去英国读商科)和我对自己的期待(探索文化创意领域)产生了无法调和的冲突。因为我只有一个我,我的一天只有24小时,我没办法同时满足这两个期待。在本科的前三年我一直在试图调和这两者,通过不断增加学习时间、严格自律甚至有时候透支自己精力的方式,勉勉强强撑到了大三下。大三下我发现之前的缓兵之计行不通了,我是真的要决定研究生专业是什么,而且这俩个期待是没办法通过折中主义解决的。

而8月的我也是在一个同样的交叉口上,我的试用期即将结束我需要决定是否在这家公司继续待下去。但是因为工作本身的高要求和高变动性,我无法同时满足工作的期待和我的生活期待。

你打算怎么选择?我再次被推到了这个选择的岔口上。

通过这两次极其相似的重大冲突,我意识到自己对生活的统一性的要求非常高。将时间分成两半,各自努力的活法没办法满足我。我希望我在做的事情、我的价值观、我的目标是统一的,也就是说我的生活是整体地运转的,浑然天成融为一体。

职业的我VS真实的我

人在工作中会带上职业面具:我是一个医生,我是一个银行职员,我是一个服务员,这不仅是保护自己的方法,也是社会鼓励的、能体现高度职业素养的方式。人在生活中也会带上人格面具/标签:我是一个高等受教育者,我是一个母亲,我是一个长辈,通过标签我们快速地理出次序,人的行为也和惯常的期待相符,这是社会所鼓励的也是社会的润滑剂。人们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社会角色。

但在其中,我感到了一些压抑。带着专业的面具和同事们、合作方进行公事公办的交流会让我感到一部分的自己没有被看到,同时我也没看到对方的全部。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对每个人展示真实的自我,也没有必要了解对方的全部故事。我只能说 隔着一层接触人,让我失去了与人的连结感,我感到自己本可以更加真诚地面对他人,这也意味着我更加真诚地面对我的生活,投入我的生活。

这个问题我还没有理出思绪来。有时有过于真诚对自己也是一种负担,因为我会过度承诺。对他人也是一种负担,因为别人没有准备好如何承接这种单刀直入式的交流方式。

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相比于受雇于他人,成为自由职业者/经营者是个更好的职业选择,因为我可以以我本身存在,而不是作为一个公司的分支。

9月9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