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新冠肺炎的12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2年12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因为在2022年12月底患上了新冠肺炎,所以现在才开始亡羊补牢补上12月的月总结。

这个月在工作上,第一次去法院根据生效判决书申请了强制执行,也收到了执行法官的进度短信告知。参与了第一次个人债务清理工作,债务人是一位已经过世的中年男子。根据我们调查的社保和公积金情况,还有和他的亲属的访谈,他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亲自取走了在家乡的公积金作为南下东山再起的资金,去投奔广州的服兵役时期的上级,结果在广州的一间出租屋里因为心肌梗塞而去世了。随着他的去世,为他担保的同事朋友需要承担他曾经的贷款,还有民间高利贷者向他索款。他的女儿早在高三便随他的前妻生活,对自己的父亲的事情一问三不知。整件事情还是挺让人唏嘘的。但是我们的主要信息源是来自他的父亲,所以信息源也许有些偏颇。

我同时在负责的公司品牌建设活动也在逐步开展。先前就职的公司是一家新消费品牌,公司创立的基因就有品牌建设的基因。因此品牌建设和市场营销是一个理所当然的存在,但是在目前的会计师事务所,虽然年营收已经达到了亿级,但品牌建设却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幼儿状态。这说明即便不需要体系化的品牌建设,也可以做到亿级的销售水平,但是要再往上走的话,品牌和内部管理水平就变成了卡脖子的要素。

本月在学习上,法考的学习没有达到预期(26小时)。听了一次当地律协举办的以破产为主题的线上讲座,邀请了上海管理人协会会长韩长印教授的授课。韩教授的知识面和其他破产研究方向的学者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研究美国破产法,而且有切身体验。这也是一种个人品牌差异化的表现形式吧。我还听了一次简单心理举办的艺术治疗的公开课,先前对这个方向的研究生也颇有兴趣,但这次讲座并不是很吸引人。

本月在生活上,参与了乌镇戏剧节,逛了一逛夜间的乌镇和看一场戏剧《大师与玛格丽特》。女演员非常吸引人,台词和情绪的演绎都让人难以移开眼光,这就是戏剧人的感染力吧。人的魅力经过训练后可以达到的水平。转天还去乌镇的木心美术馆看了展。本月进行了2次心理咨询,1次相亲活动。最大的变动应该是最后一周本打算去上海玩,但是在出发前确诊了新冠肺炎。

本月在个人形象上,剪了短发;去上了一次舞蹈私教课,学习印度婚礼舞蹈;健身房2次。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比事后补救更重要的是事前预防

在乌镇游玩的时候,直接目击了我的朋友被诈骗的故事。我们讨论是否要晚上再看一场演出,她便在微博平台上发布了自己收两张晚上《双秤记》的票。然后他就专注于找票,我则继续把注意力放在看展上。等我逛了一圈再次找到我的朋友时,发现她的状态有些不对。一问细节才发现,她可能是遭遇了诈骗。在她发布了求票信息后,就有人通过微博私信找到她,给她发了一个链接。我的朋友也没有仔细看就马上点了链接付款了。等她去二手App平台查询时,发现并没有她的订单。这时候对方还给他发了一个新的付款链接,还安慰她说可能是系统延迟的原因没有显示。当我朋友追问她二手App平台为何没有订单时,对方就没有回复了。

我的朋友陷入了强烈的恐慌和自我责备状态。其实整个交易过程存在好几个疑点,但是我的朋友处于轻信,没有去深究就被诈骗了。第一,链接网页打开后并没有跳转到App; 第二,链接网页除了付款按钮有效之外,其他按键都无法点开;第三,给我朋友发私信的那个人,微博账号没有发布任何帖文。

这一切发生得很快,我的朋友看到网页,直接就相信了,马上行云流水般地立刻付款了。主要推动因素是:1. 因为前天晚上因核酸不合格没看成戏剧,她急切想要买到票,满足自己看剧的愿望 ;2. 她付款的流程因为电子支付普及,完全是自动化操作,非常快就付完了。

我其实在网上看到过很多电信诈骗的案例,但是离我如此近的诈骗行径还是第一次遇到。所有遭遇诈骗的人在事后回忆起来,都会非常懊恼于自己怎么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

我想最大的原因是稀缺,注意力的稀缺。诈骗团伙通过制造一种紧急情况,让我们的注意力都聚焦在当前的事情上,而没有全局观,然后就被一步步引入了陷阱。

我从这个例子中学到的,不是轻飘飘地“以后要多加注意,不要轻信别人。”。我认为当自己被设计陷入到那种紧急情况的时候,出于人性,我们就是无法做到从情绪中脱离出来,全局性地观察当下的情景。这时候重要的不是怎么让当时的自己更加警觉,而是事前确立自己的规则。用事先的规则来打败自己不受控制的情绪。

比如,我为了防止自己草率地办各种会员卡,事先就给自己立下了一个规则:任何一家店的第一次体验当天,我不会办理任何会员卡,无论折扣有多低。因为很有可能,在回去后的三天后我就不觉得我非常迫切地需要这个服务了。或者后续通过观察自己的生活轨迹,会发现很难将这个店提供的服务放入我的生活计划中(例如舞蹈卡)。

比事后补救更重要的是事先设立自己的规则,然后每隔一段时间更新自己的规则系统。虽然在单次博弈上,遵循规则可能不能达到最好的收益;但是从长远看却让自己避免了很多陷阱。

身体是人生的本钱

12月底,在中国政府放开疫情政策后,没出一周周围的人便纷纷感染了新冠肺炎。我也不例外。新冠肺炎的体验虽然不是重症,但是也谈不上轻松度过。首先,发烧的时候浑身上下肌肉酸痛,头疼欲裂,完全无法入睡。其次,其次呕吐情况也有多次发生。之后,就是咳嗽和咳痰。除了这些身体上的反应,我的心理上的反应更让我难受。因为病情,导致我的生活热情极低,但是我又不喜欢自己陷入低产出低效率的状态,便会有内心的挣扎。

身体上和心理上的病痛会影响一个人的生活产出。这件事情我早就切身体验了,但是却并没有深刻地为此做出改变。首先,我并没有做到在清淡饮食和减少摄入的卡路里;其次,我也没有养成自主运动的习惯;最后,虽然我知道心理的病痛也是一种无法按照人的期待,立刻痊愈的病症,但是我仍然会对自己有高期待,导致反复陷入到内心挣扎和内耗中。

身体是生命的本钱。这句话谁都听过,但是真正付诸实践并不那么容易。

金钱管理实际上是欲望管理

对自己消费的管控一直是我的痛点。因为过去的消费习惯让我没有预算的概念,再加上我对每个消费事项都有自己的心理账户预期。即便每个心理账户预期都是合理的,但是种类繁多,全部加起来就会导致总消费超标。

消费控制其实是一种欲望控制。人每天都会冒出很多的想法,如果要实现自己的每一个想法,无论是时间、精力、还是金钱都是不够的。为生活做减法,而不是加法才是正解。问题是,我们周围的媒体和环境设计都是促使我们增加欲望的。商业宣传告诉我们,为了达到身体健康,我们需要做各种细项的工作。为了达到肌肤光彩照人,我们需要多重步骤。

人的想法也是多变的。可能今天我觉得我非常需要这个东西/体验,但是转天我就觉得其他事/东西比它更让我心动。只要让子弹飞一会,曾经觉得必买不可的东西就不会再让人抓心挠肺了。

在12月底的时候,我针对2023年的年度消费做了一个预算预估。没想到每项生活消费的按细节加总后的结果,和我最初的估价非常接近。那就意味着我对自己的各项支出的情况和总支出都是有个大概的准确的估计的。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这意味着,我的消费并没有完全失控。我需要把握的是消费什么,减少消费类别。

2022年1月8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