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气

从周日开始提不起劲来,接下来就一直最低限度活力地生活着。只是想把deadline将近地作业完成而已,其他的东西都没去做。觉得自己好丧气,特埋怨自己,就给国内朋友打了个深夜电话粥,和我一起讨论这个心情。

我说:我想要做到1.2.3.4.5。但是为了做到它,我必然需要付出许多的努力,所以我更意识到日拱一卒的重要性。因此,当自己没有每天进步一点点的时候,我就特别伤心,特别埋怨自己。我怎么可以这样呢?我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的时间呢?你还有那么多应该做的事情没去做。

我的朋友说:你这并不是丧气吧。而且你这个内核非常正向的沮丧,听起来一点都不丧啊。你只是对自己的要求太高而已,你找不到你应该去遵循的标准是什么。不可以总是把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进行比较。

我说:哎,我觉得我在外面游荡地越多,我就越感到自己是一个文盲,自己的渺小和愚蠢。就像最近的seminar课,老师普及了一个新的政治观点:libertarian paternalism。老师先讲了什么是paternalism,然后讲了什么事libertarian,最后和在一起说了新的政治思潮。我越听,越觉得悲伤起来。感觉这些东西非常基础和常识性,但是为什么我不懂呢?我看到优秀的人越多,我就越觉得自己做的不够。

我的朋友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处和难处,人是有限制的,不要和别人比较。

我思忖了一下,我不是和别人比较,而是对于自己未能做到的事情感到悲伤而已。我为别人的成就欢呼,也不想胜过别人,我只是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一些。

我的朋友说:放宽心,给自己放个假。在我看来,就是三四天没做正事,这很正常啊。

我觉得一点也不。我这一个学期出行次数很多,每次出去都需要调整,然后一天上课密集的话,我也没有精力做额外的事情,到最后没有额外的积累,想做的事情没有做。我给自己放假了,我让自己出去旅游了,但是旅游这件事情反而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更大的压力。真的是非常讽刺了。

和同学通话之后,我的父亲又因为订机票的事情和我打电话。他就一直皱着眉头,从看机票到付钱,不断地嘟嘟囔囔。买完机票之后,反复问我确定信息填对了吗?填错了也不能更改了,而且一般来说不会填错啊。我的父亲总是要从我身上寻求某种确定性,从我身上寻求安全感。但是,我正处于无法提供安全感,飘飘荡荡的时期呀。

买完机票之后,我提了一下上海租房的事情。他又开始觉得我花钱多,不珍惜钱,总觉得我没做好准备就开始汇报。我如何保证自己找到的是最完美的房子呢?只要租的房子没有糟糕到哪里去,我没有当一个超级冤大头就行了呀。我怎么能确定自己能租到的房子就是最好的呢?我不能穷尽我看到的房子啊?

和父亲通完话之后,我感到心情更加沉重了。罪恶感,罪恶感,罪恶感。真希望自己能早点自食其力呀。

压力的另一来源

在本周日,我本来打算结束我的心理咨询。

很不巧的是,在周六我和同学一起去逛米兰附近的小镇上的古着集市,逛到中途的时候,收到了我的爸爸的微信,问我在哪里,希望和我视频电话。他连续问了两遍,我以为是他想我了,就很愉快地在逛集市的中途,给他打了视频电话。

然后灾难就开始了,视频电话一接通,扑面而来就是斥责。斥责我不节俭,乱花钱,这种斥责一直持续了10分钟,我觉得又失望又有罪恶感。渐渐地我的眼眶就红了,但是斥责还在继续,我的反驳没有让情况缓和,反而我的爸爸开始翻旧账。“家里养不起你了。”“有哪个小孩会和你一样,这么会花钱。” 怎么每天都能刷卡?”“你以为父母赚钱很容易吗,就是因为你自己不赚钱,所以才会花的那么随便。”“我的养老金都要被你花完了。”

然后,我的妈妈看不下去了,就把手机抢过去,安慰我。但是,我还是能感受到我爸爸满腔想要数落我的热情。

我觉得,被斥责经济方面,是我感觉最无助的话题。因为我无能为力,我还是一名学生,更糟糕的是,我是一名留学生。如果我是一名国内上学的人,一年就几千的学费,但是我的留学生身份让我所有的花销都是以万为单位的。经济独立根本不敢想,我去哪里找这么多万呢?国外的日常消费水平根本不是写稿能够负担的。我除了依仗父母的经济支持,没有其他的办法。所以,每次受到经济方面的指责,我就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米虫,恬不知耻地花着父母的血汗钱。

我觉得很有罪恶感,我觉得很内疚,觉得很自卑,就很想补偿和回应爸爸的期待。但是,我喜欢的职业方向又是艺术相关的。在本科的时候,我和爸爸就爆发了关于职业选择的冲突。那一次,我就撑不住,觉得在满足父母期待和实现自我上难以调和。我觉得压力很大,我一边要承受着选择不熟悉的行业的迷茫感和恐惧感,我另一边又要处理自己对于无法满足父亲期待的罪恶感。每次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特别糟糕,我做的努力都是在做无用功,我所看到的价值都被贬低为边角料。我做的选择只是年轻人幼稚,不知道生活残酷。

为何家会伤人呢?你以为会站在你这边的人,最后支持你的人,反而是最不认可你的人。

我和我的咨询师说了这个困扰,说到中途,我的声音就梗住,说不下去。每次提到来自父亲的压力,我就特别情绪化。我对我的咨询师说:“其实我知道,不是每一对父母都爱自己小孩,也不是每一对父母都会支持自己的小孩的决定。我和我的父母差着几十年的时光,世界变得很快,我们拥有着不同的价值观,有着代沟很正常。我觉得重要的东西,他们不一定能看到价值。虽然我的左脑可以理解,但是我的右脑依然感到受伤。在大样本上,我可以理解和解释我的现状,但是在小样本上我不能放下。我大概希望,我是那个幸运的小孩,我的父母又爱我,又能支持我的选择。但是看来,我并不那么幸运。”我接着说:“而且,我觉得在可预见的至少两年内,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因为我还有一年的学业,应届生的工资也很少。”

结束了咨询,我问了几个朋友他和他们父母的关系。我一共问了三个,一个告诉我,她和父母发了很长的微信,然后父母就没那么逼她了。一个告诉我,她的父母觉得支持她选择是天经地义的。还有一个男生朋友最近有些焦虑症症状,正在肄业在家修养。我说:你父母真好啊,让你这么快回来了。他说,这不是自然的么,他们还鼓励我下周出去玩。

问了一圈之后,我感觉更悲伤了。我还记得,我在抑郁症爆发的时候,我的父亲一直一直在阻止我回国。“休学,你想都不要想。休学了,你以后找工作怎么办。”“不就是考差了,睡一觉就好了。”“我和你讲,你敢给我休学!!” 最后,还是我自己一鼓作气买了机票,飞回了国。

好悲伤哦。。。真的好悲伤。

周六被父亲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之后,我就陷入了低迷。周六、周日、周一都没有动力做事情。一直躺在家里,刷剧、刷剧、刷剧。幸好因为之前的心理咨询,我改正了压力一大就暴饮暴食的习惯,不然我会更讨厌我自己吧。

现在是周二早上,我觉得自己恢复了一些动力。在写这篇文章的中途,我还是抑制不住开始哭了起来。

 

 

 

 

mentally break down

12/9-1/9 没有情绪风暴造访第一个月

1/9-2/9 没有情绪风暴造访第二个月

2/9-3/9 有坏情绪的瞬间,因为我的男友给我的压力,还有和他社交的压力。除此之外,我还对自己的效率低感到自责。但是现在回想起来,是因为社交关系和一个接一个的旅行计划让我应接不暇,我的心静不下来。比如我现在,就有学习的动力了。我的动力就像潮汐一样,涨涨落落。

自我评价在升高,对自己的正面自我暗示也在增加。我现在开始非常坚信:我是无条件值得被爱的,也是能够无条件爱人的。因为相信了这句话,我的内心感到非常安全,幸福感也一直维持的很高。

对于不适合的朋友,我会更快地说抱歉,然后抽身走人。对于亲密关系,我想我需要在交互中理解自己的需求更多。

和食物的关系,现在变得有些缓和了。因为看了咨询师推荐的书《The Empath’s Survival Guide》 Judith Orloff 我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敏感型人,如果摄入很多糖分和垃圾食物,食物的能量会让我觉得更糟。这么想,我觉得为了防止心情变得更糟,不要用那些坏能量填充自己。

我现在的心理咨询就是因为暴饮暴食问题开始的,现在似乎有所缓解,还需要持续吗??我感到我的咨询师的心智大概就比我年长2-3岁,我们更像是平辈的交流。

隐隐的自我厌恶与不满足

最近的心情有点奇怪,谈不上是一种负面和消极。至少我没有封闭我自己和别人,但是却感觉生活有点失去我的掌控。

第一,对食物的渴望。我总是想要填满自己的胃,隔几个小时就会想要进食。对碳水化合物以及甜品持着中度的渴望。就如和心理医生交谈的结果,其实我一点也没有从食物之中获得满足和快乐。食物就像是我的创口贴一样,当我觉得生活有些不如意的时候,我就会找到它,贴在我内心匮乏的地方。用食物来暂时转移我的注意力。所以我对于食物的心情非常复杂。

第二,室内的整洁程度。当我的内心有点乱的时候,我的房间就不会那么规整,我会懒得挂衣服,东西也会随意地摆放。最近房间不规整的频率高了很多,大概是我的内心一直没有整理好,想清楚。

第三,刷剧刷剧刷剧。在我心情不畅的时候,为了补偿我自己,我就会开始刷剧。好消息是最近我对剧的沙雕容忍度在下降,所以没有找那些中国网剧来看。刷剧对我来说,也像是一个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我也谈不上从中获得了很大的乐趣,只不过用它来回避问题而已。

第四,舞蹈。我最近从舞蹈中获得的快乐在减弱,我不再期待练舞的时间,反而开始逃避它。我是不是应该换一种锻炼方式?

第五,待办清单的完成度。我并不讨厌我的待办清单,但是我总是会拖延着不去完成它。

最近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带给我压力?

  • 亲密关系 我的意大利男朋友总给我一种危险的感觉,我觉得我们进展地过快,我感受到对方的期待,我不想回应。我们为什么最后总要用肢体接触来表达爱呢,明明说好不做什么,但是最后以肌肤之亲来结束。在这件事情上,我的男闺蜜是我的保护者,他们会安慰我,支持我,告诉我不要被迷惑,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真的感恩。

因为语言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彼此之间的交流还是有些阻碍。关于价值观和精神层面的触及不多。但是也许对方本来就没想太多。况且,我和很好的朋友交流精神方面的频率其实也不多,偶尔为之。我也不应当在亲密关系中对他有太多的期待。

我不知道如何向对方提出要求。我希望去探索新的咖啡馆,我希望一起做事情,我希望单纯的拥抱和亲吻。但是对方总是给我一些性的暗示。我感到困扰。

待续

 

2/12 暴食记录

观察:第一天一早我就觉得有点饿,就吃了一顿早餐。

随后是和同学在韩国餐厅的约饭,大概也是吃的很撑。

晚上的时候去date,觉得对方有更深的skinship的需求,我感到有压力。加上白天已经开始吃了,所以晚上回来的时候,就大吃零食到恶心,然后就直接睡觉了。

第二天2点半自然醒,略有罪恶感,也有原谅自己的想法。

发现:

  1. 当一天的基调开始吃之后,我就不会停止
  2. 当有压力,而且个人无法排解的时候,我就想要吃东西

分析:

我大概是在面对自己无法立刻解决,或者理清思路的问题的时候,觉得很焦虑。为了转移这种焦虑,我就会借助于于食物。第一可以转移注意力,从困扰的问题转移到更加容易感受的感官感受。第二通过暴食不断填充自己的胃部,直到很撑和痛苦,从这种物理上的痛苦和恶心感我感到了一定程度慰藉。就想把自己脑中的痛苦转移到胃部去承受一样。虽然问题本身根本没有解决。但是我得到了短暂的虚假的安慰感。

 

反弹的小性子

在严格复习的最后一天,我点了外卖,暴饮暴食了一顿。之后第二天和同学一起出门,就外食了一次。第三天坚果与饼干,撑到爆。第四天,没有让自己碰饼干,但是坚果与鸡胸肉,撑到爆。

我在2/27-2/30这几天,不想见人,害怕看社交软件短信,希望把自己埋起来,有恶狠狠地补偿自己的感觉。但是体现在行动上,并没有很严重。我依然正常回复了短信,见人。食物方面,也没有吃太多的甜食,起码没有拿着钱去买蛋糕这类甜品。我也依然坚持了每天锻炼。

我发现自己非黑即白的心理很强。依然打破了规则,我就会让自己继续去打破,不喜欢亡羊补牢,及时止损。严格的要求自己,或者直接放弃自己,我一直在这俩边徘徊。

我查了一下在我高中的时候做的Gallup优势测验,结果是:

Maximizer—–INFLUENCING

People exceptionally talented in the Maximizer theme focus on strengths as a way to stimulate personal and group excellence. They seek to transform something strong into something superb.

Achiever—-EXECUTING

People exceptionally talented in the Achiever theme work hard and possess a great deal of stamina. They take immense satisfaction in being busy and productive.

Self Assurance—INFLUENCING

People exceptionally talented in the Self-Assurance theme feel confident in their ability to take risks and manage their own lives. They have an inner compass that gives them certainty in their decisions.

Focus—-EXECUTING

People exceptionally talented in the Focus theme can take a direction, follow through and make the corrections necessary to stay on track. They prioritize, then act.

Individualization—–RELATIONSHIP BUILDING

People exceptionally talented in the Individualization theme are intrigued with the unique qualities of each person. They have a gift for figuring out how different people can work together productively.

我尝试用对自己说一些正向鼓励的话来重振自己的能量。你很棒了,但是你可以更棒。我很爱你,你可以选择变得更加健康。

追回我的记忆

随着心理咨询的推进,现在到挖掘过去的创伤期。初中就是我的创伤期,我曾经强行先要忘记那段时间,现在我觉得可以慢慢来重新审视它了。

这是我的第一次离家,也是我第一次长期当住校生。第一天去寝室的时候,大家都很友好,因为我干活很麻利,所以被好几位家长夸赞了,我还被选为了当寝室长。

学校要求齐耳短发,所以没过多久我就去剪了头发。

我很快和我后桌的男生熟络了起来,

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我的初中一个年级居然有20多个班,一个班级居然能塞下50多个人。我的小学一直才3个班,最后一年才变成4个班,每个人也只有30多个人而已。这个学校真大,但是校门长得太寒酸了。

开学没多久,我们班一个高个子的女生就因为别人的围观,跑到厕所去了。真是神奇!我第一次接触到男生追女生的情况,

在期中考试的时候,我在讲台附近同时收到了两个男生的告白,我很不知所措,所以我谁也没拒绝,谁也没接受。

我第一次靠自己生活,我爸爸说要友好对待别人,还需要独立。爸妈一周周末才能来见我一次,有时候是俩周才能见一次。虽然爸爸说发生什么事情了可以联系外公,但是外公看起来不是那么好说话,和我还是有点距离的。

进入我那个初中的人大多是当地城市的一个小学,他们彼此都熟悉。我这样来自另一个城市的人好少。

班主任是个刚毕业的英语专业的女人,看起来很年轻,但是毛孔好大哦。我们好像是她的第一届。

寝室的大家刚开始都一起活动,到后来就三三俩俩地走了。我没有和谁特别亲近,也没有特别疏远。

我恋爱了,或者我自己希望我自己恋爱。第一次体验心流的感觉,是和他发短信的时候,突然天色已晚,真是神奇啊。

很倒霉,我才和他出去看了电影,就被老师在午休时间找走了。老师说她有一个在电影院工作的人,看到我和男生一起出现了。我很怕,我很怕老师告诉家长。我说:我不会再犯了,请不要告诉我的父母。老师看着我的泪水,停顿了一下,让我走了。

我觉得学校做早操很烦,所以我就很懈怠地做着,有一次我没有做手部动作,只做了脚步动作,我听到后边人的笑声,我觉得很爽,独树一帜的感觉?

有一次我和那个男生在走廊上谈话,然后我看到他的脸上有有白色的膏体,就伸手抹掉了它。我觉得我的谈话整个过程都被班级里好奇的同学观看着。

我觉得我寝室的人对我的态度正在改变。至少有一个人叫叶,她似乎有点讨厌我,有人告诉我她也挺喜欢那个和我走的很近的男生。

我收到了来自别班的告白,是我一个同班不熟悉的女同学俞告诉我的。她说:告诉你一个事情,几几班的袁对你有兴趣。我很开心也很愤怒。我和袁一点都不熟悉,所以说就是看脸么?我是长得好看一点的母猪么?

在情人节,我一打开课桌,发现了礼物。我很生气或者很害怕,我直接把礼物扔掉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拿着礼物出门,到外面的垃圾桶扔掉了。

我的寝室发生了盗窃案,我的钱被偷了,大家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紧张。不久,另一个寝室成员的钱也被偷了。

我们寝室有一个女生长得不好看,所以经常被嘲讽。我很不喜欢这种氛围。

有一天,我走进教室,一个爱玩的男生陈看着我叫我“牛鼻子老道”,我不理他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来,但是他还是不断地叫了好几声。

进入初中之后我就不断地在发胖。以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看着自己的大腿,我觉得很恶心。

我们班有一个很瘦的,学习很好,家境也不错的女生,我觉得她真好看真美好呢。羡慕的心理。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自己已经是边缘人物了,她却在中心闪耀着,没有人欺负她。

我拿到了父亲给我的一个iPod,我放了很多艾薇儿的歌曲进去,每天带着它去学校。带着耳机的话,就没有和我搭话了,我觉得好轻松啊。我现在只有学习了,如果大家不喜欢,无所谓,我会把学习弄上去的。我有我自己。

在初二还是初三的时候吧,我搬出去了,我开始看很多的侦探小说,在周末的时候。

因为我表现的很低调,所以大家渐渐不把目光放在我身上,但是我没啥朋友,独来独往的。不过没关系,我自己也很好。

我觉得大家在背后说我的闲话,我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他们能说我什么事情呢?真奇怪。明明和我都不熟。

好可怕啊,我知道她们刚说了我的闲话,但是和我对话的时候还面带微笑,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云淡风轻。

因为很痛苦,所以我开始看动漫了,接触到了日本流行音乐,没什么同好,但是我在这个小世界里玩得很开心。我看了一部叫守护甜心的剧,讲的是一个女孩一天突然发现在被子里有3个蛋,并孵出了三个小精灵。然后她还结识了一批也有小精灵的人,大家最后都成了朋友。这个女孩用小精灵来帮助别人,解救陷入黑暗的人。我有时候看着视频,就会哭出来,我觉得那个世界真美好,以及太好了,他们那么幸福,祝福他们。

有一次学校要检查寝室,我是寝室长,但不是那一天值日的人。我希望找人一起回去打扫,毕竟是大家的利益,但是没有人想要走。最后一个叫王的女孩站起来说我和你一起吧,很感动。我这个寝室长其实没啥威信,就是擦屁股的呢。

我的成绩在不断上升,老师开始夸奖我了,大家看我一心学习,也没怎么找我麻烦。

我的小学是学舞蹈的,所以我习惯性地昂着走头走路。但是在初中,我慢慢弓起背,我也不敢和人直视,不在昂首挺胸走路了。

在初二的时候,老师给了我在中午给大家放歌的任务。我很惊喜,为什么是我。有一次,时间到了,我想要关掉音乐,但是几个男生说,别啊,开着呗。我犹豫了一下,没有关掉。然后老师来了,很严肃地环视周围,把音乐关掉了。老师说:怎么音乐还开着?谁让他持续放的。鸦雀无声,那几个男生屁都没说。然后老师把我叫出去了,我说:我想关来着,但是同学。。。老师说:很不好受吧。但是你不能让所有人都开心的。你要知道自己的责任是什么。回去吧。我回教室的时候,大家静悄悄的。

中考有800米跑步项目,我记得我很努力,很努力,跑到脚指甲都紫了。

我的成绩在不断上升,没准能升入这个城市最好的高中了。如果我考入那个高中的话,这糟糕的初中就能结束了吧,我会考上的。

即使在我当缩头乌龟的时候,坐在我后桌的男生总是很好。第一个在投票的时候选了我,我忘记是什么投票了。还有两个,也在投票的时候选了我,其中一个风言风语说喜欢我,另一个约我出去看了电影。

但是我后来怀疑,约我看电影的男生是不是在欺骗我。他不喜欢我,只是和别人打赌, 看我对他告白的反应?

我虽然受到了班级同学的恶意,但我依然希望我的班级可以变得更加和睦。所以我想到了在同学生日的时候,每位同学为他写一句祝福的话。我很激动,我拿着这个意见去找班主任,班主任非常冷淡。然后我就自己干了起来,然而虽然有人写了,但是寥寥无几。每个人我都要解释过去,为什么我们要做这件事情,以及为什么做这件事情是重要的。到后来,我选择放弃,我发现无论是我的感召力,还是这个班级的情况,都不能达成这个目标。我望着班级,我想,啊,真是一盘散沙。

我也曾嘲笑过别人,有一个班级的女生,因为相貌被很多人嘲笑,我也是其中一个帮凶。为什么呢?因为我隐隐感受到她对我的敌意。但是我不知道是我对她先产生了恶意,还是她对我先产生了敌意。

因为感受到原寝室人对我不再友好,所以我和一些边缘的小团体有所接触。她们非常真诚,接纳我。但是我个人并不想融入她们,我感到与她们依然隔着一层膜。或者说,我无法认可她们。

我唯一一次参加初中的活动是一次下午,和同学一起去看望老师。尴尬的是,我和同学也聊不起来,总是说着不痛不痒的话。和老师也聊不起来,老师只是展现一下对于桃李的欢迎而已。

我还记得,初中那段时间,因为对相貌很敏感,所以特别注意自己的痘痘,小卖部的祛痘湿巾很好用。门口的奶茶店因为很贵,买不起。油炸店在我学习学得很累的时候会去狠狠地买一些。

英国侦探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陪伴我度过一个个周末,对,我很少周末出门,很少和同学约着出去玩。

还有记录了我的心流巅峰的植物大战僵尸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