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谢谢,2021你好👋

2020年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并不太平,新冠肺炎从年初开始在中国蔓延,到现在全世界也没有摆脱这个大流感。它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和行业形态。从全局来看,我还是算幸运的一员,年初在欧洲,3月后顺利回国,我甚至还看到了美国最后正常的样子。当然,我也间接承受着世界局势的影响,就业的大山压着我。谁可以预料到生活竟然变成了今天的样子呢?世界中唯一不会改变的就是改变本身吧。

在2019年年末总结中,我给下一年的自己提出了这个问题:“如果可以,你希望回到一年前重新开始吗?” 说实话,我不能快速地给出答案。今年发生了很多值得记忆的事情,也发生了很多悲伤的事情。我在翻看今年一整年的手帐后,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我的确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活过每一天。我一直在试图把自己推向更理想的境地。

和2019年一样,我也想分享一下今年读到的最有洞见的文字,作者认为我们不断地像仓鼠一样在笼内疯狂奔跑却始终感到缺失的原因是我们被两组相互矛盾的指令禁锢住了(《非暴力沟通的觉醒》托马斯 德 昂桑布尔):

第一个双重矛盾信息:第一剂分两次注射(两个指令)的疫苗

第一次注射:我们不是来玩乐的(禁止幸福)

小时候我们会听到“应该努力学习,不荒度年华” “勤劳苦干的人才能有获得” ‘哪有时间玩啊’ “不能满足于已有的成绩”。说这些话的人,他们的确是为我们好,本意也不是要禁止我们幸福。但是孩子或青少年的我们会自动把这些指令解读成“禁止”。我们会从做而不是存在的角度定义幸福,这样的话。“不做”跟自我放弃,放任自流差不多。幸福是“自满”“自得”的同义词,就算不会导致自怜或自我中心,也会让人无法享受当下;“你不能因为有点儿成绩就沾沾自喜,因为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完成。” “你不能因为自己过上了舒适的生活就开心不已,因为还有这么多人生活在不幸之中”。感觉和价值的混淆,通常以负罪感的形式显现出来,就这样破坏了本该欢愉雀跃的时刻。

第二次注射:还是要知足常乐啊(应该幸福)

知足常乐被认为是一种良好的道德品质,而且合乎逻辑。“在地球上,总是有许多比你更不幸的人,所以你很幸福了。” 以这种逻辑看来,幸福并不是感觉问题,而是一种义务“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必须幸福。这种立足于”我拥有的“而不是”我所是的“的逻辑又会引发我的罪恶感”那么多人什么都没有,你还敢不知足常乐?“ 在我们现在的消费社会中,一切物品和服务都唾手可得,广告也吹嘘这种便利并称必须幸福。事实上,身处点一下鼠标就能买到一切的时代,怎么敢不幸福呢?这个社会给人的错觉就是它能满足我们所有的需要,因此容不下“我们可以不幸福”的观点。在消费社会的理念中,不幸、悲痛、困难、不舒适都是不存在。必须幸福!只是我们也知道,在现实生活中事实并非如此。生活并不总是美好的,一切也不总是顺利的,问题总是需要花大量时间去解决,我们也需要为此承受很多痛苦。

许多人被这种双重指令搞得几近分裂,他们一方面阻碍自己活得长久的舒适,一方面又因为不能幸福而怀有负罪感!他们把精力分散到上千个活动中,沉溺在社会接受度或高或低的瘾头里(整天看电视或外出,过度购买奢侈品或无限度地网购,疯狂工作或社交,滥用药物,纵欲过度,酒精和毒品成瘾),甚至拿“义务”和“必须”来逃避责任(“这是我作为父母的义务。。” “作为老板,我必须。。。”),或陷入重度抑郁中。

把两个指令联合起来:

1, 我们不是来玩乐的(或你不应该幸福),因为其他人也不玩,况且还有那么多事情进展不顺利。无论如何,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去做。

2. ”你还是必须要幸福,因为你很幸运地拥有更多的健康,金钱,关系,财富,物质上或情感上的安全感。。而且一切都很顺利,涅槃就在眼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像拿了把剪刀或钳子,剪碎或夹碎了我们的生命冲动。同时,在许多人的心理建立起来的不是对自己,对生活的信心,而是犹豫,甚至是害怕—害怕存在,害怕活着,害怕成为自己,害怕完全占据属于自己的位置

第二个双重矛盾信息:第二剂分两次注射的强化疫苗

第一次注射:应该成为最好的!(成绩和成功都是必须的)

更准确地说,这个指令表述的是:一旦我们取得成功,也不能满足于已有的成绩。因此,我们既没有时间享受成功,当然也没有时间休息。“还能做得更好!” 对于完成的事情,付出的努力,没有给予任何肯定和赞扬。 永无止境地追求本质上就不可能达到的完美,似乎借由冲劲儿就能达到某种状态,就会活得快乐,但实际上我们很难能达到这个目标,所以我们持续地活在挫折中,活在竞争和比较思维中。

所有的阶段我们都去“做”了,这样的好处就是活得普遍意义上的社会认可,但是难道我们不可以按照“我们所是的”,为我们内心深处不断增长并令我们光芒四射的满足感而活着吗?

第二次注射:不应该自认为是最好的。(成绩和成功都是被禁止的)

我们听到过“不要冲在最前面,让他人领先。不要高估自己” 然后我们把它内化为:“呆在后面,怀疑自己”。 这句话的本意可能是劝我们谦虚,但是却被我们变成了对自己的完全否定。“即便我取得了最好的成绩,我还能做得更好。所以我不应该为已有的成绩高兴,也不应该满足于仅仅完成剩下的那些事情。”“陈述,表达都可能暴露出自己不是最好的。所以我还是躲在后面吧。” ‘是的,但即使我敢,我也做不到。尝试有什么用呢?我没有这个能力,不值得去想’。

大部分情况下,在我的心理咨询工作中,自尊问题或早或晚总会出现:“我绝望地等待别人给我那个位置,难道我得自己给自己吗?我绝望地等待着别人给与我无条件的认可或尊重,难道我得自己给自己吗?我爱真实的自己吗?就是那个在路上,在建造中,甚至还在施工中的自己。我要继续等待自己变得完美或成功后,再开始爱自己吗?”

把这个两个指令结合起来

1. 应该成为最好的

2.不应该自认为是最好的

这样,我们又一次拿起了剪刀或钳子,剪碎或夹碎了我们的生命冲动。这种双重指令触发了既让人痛苦,又令人瘫痪的禁止性启动程序,让我们相信我们还不配被爱。这个禁止性启动程序经常会导致我们想做却不敢做,希望做缺缺乏行动力,等待去不去改变,忍受现状却不采取行动。

我认为这个作者的洞见非常深刻,我们在生活中极易产生负罪感,在感觉不好的时候,责备自己应该多努力一下;在感觉不错的时候,又急着让自己投入新一轮的不舒服之中。挑战自己,随时随地。

我想自己的底层疫苗大概是:如果我不感到一些痛苦,那么我就不该感到心情愉快。痛苦和快乐应该是等量兑换的,我不能让自己单纯的地享受当下的满足和幸福感。

处于这个底层信念,我的2020年也一直在纠结着同一个问题:我要多努力才够努力?我要做到什么份上,我才能给自己肯定?

哲学家尼采曾说过:“一个人可以藉行为和理解与世界发生富有创造性的关系。人创造事物,而且在创造过程中对此施以力量。人靠着爱心和理性在精神上和感情上理解世界。他的理性力量使他贯穿事物的表面,并且能积极地和他的目标发生关系,而抓住它的真髓。他所具有的爱的力量可突破与他人隔离的屏障而理解他人。爱和理性是理解世界的两种不同方式,缺一不可。”

我的理性力量发展非常快,但是感性力量却落在后面。而两者的平衡和结合才能真正让我们享受到生而为人的珍贵感。

我的旧轨道:自我苛责

理想中,我希望自己每天都很有效率,立下的flag都能完成。一天有24个小时,我希望除了洗漱睡觉吃饭的时间,我自我提升的时间越多越好,然而这种愿望其实是不实际。

在4月的月总结中,我写到:“但是最近他(李笑来)发现,他就是拼到这个程度,其实得到的数据也是无比让人沮丧的。就算不把节假日当作休息日,每天平均下来有4个小时的有效时间就很了不起,所以24年实践下来一共比别人多工作了一万多个小时,相当于1.24年。他对自己下手这么狠,结果不过是相对于“正常很拼的人们”多拼了14%而已。他决定自己理发的精打细算能增加的有效寿命也只是7.5天,比所有人增加了2.28%而已。

看了他这段话,我意识到人类设计的bug之处。我们每天的有效工作时间顶多4-6小时,再怎么逼自己也不会让自己的生产力大幅度提高。这大概是另一种解释 选择比努力重要的方式吧。我们主动努力对于人生的影响,绝对不比上我们的几次重要决策以及环境给我们的影响。”

我在4月的时候就已经在告诫自己,不要对自己每天的有效时间过于苛责,因为人体的精力值就只能承担4-6小时的高效工作,剩下来的时间与其逼着自己努力,不如发展自己的兴趣和享受当下。

然而即使到12月份中旬,我还是忏悔式地告诉咨询师:“我觉得自己最近努力得不够。” 我依然在高效率的美梦中难以自拔,我希望自己可以无比自律地活着。为了实现这种状态,我需要主动地压抑自己的想做的事情,让自己的每一天变得非常千篇一律机械化的行为。这种压抑的手段自然会引起反弹。所以每隔一阵子,我就会情绪暴躁一次,我会用饮食来狠狠报复自己。我难以放过自己,我觉得因为我不够努力,我再逼自己一点我就能完成那天的待办事项。 暴饮暴食和低潮期的出现又会更破坏性地打破我的生活节奏,我反而需要3天左右的甚至一周的彻底休息。此外,低潮期的反复出现又会极大地影响我对自己的评价,幸福指数直掉。

我的新轨道:情绪的自由流动

我不能免俗地也关注着娱乐圈,看到美丽帅气的演员们和偶像们也起了羡慕之心。我想他们的魅力其实更大地来自于情绪的自由流动性。他们的职业要求他们感受自己的情绪,挖掘自己的情绪,暴露自己的情绪,然后将自己所感受到通过舞台或者荧屏传递给观众。他们身上的人性成分和情绪引起了观众们的共鸣,舞台上和舞台下的交流才得以成立。

我想如果我们为生活也注入这种情绪的层面,允许自己的感受存在和流动,那么生活将更为生机勃勃,而不是借由观看影像来间接体会生命的悸动。

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让脑中理性的大人暂时走开一会,让内心小孩出来玩一会。

在《内在父母的觉醒》的一文中介绍了内心小孩:

“你的内在小孩是完全独立于内在父母的、有着鲜明个性的自我(Self)。它代表了你对世界的感受、情绪和反应。内在小孩是你生气勃勃、活泼开朗的那一面。

积极的内在小孩内在小孩的最大优势之一就是热情!众所周知,每个孩子都总是喜欢四处奔跑,永不停歇;他们什么都要拿起来看看,不停地按手机、电视的按钮。每个孩子都对一切事物充满了好奇和热情,并且不断地想要发现和探索新世界。这种特质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正是这种热情或兴奋,给予了两个自我(即内在父母和内在小孩)充满活力、幸福快乐的感觉,而这些感觉正是生活的本质。内在父母也许能独自体验到适度的满足感,但是内在小孩却控制着热情或幸福的真正情绪能量。

当外在父母对外在小孩表现出关爱和认可时,它往往愿意做父母想要他做的任何事情。同样,你的内在小孩在内心深处也非常渴望取悦你(内在父母)。在理想条件下,它愿意做或者学习内在父母所要求的任何事情。内在小孩还具有其他重要的优势或特质,在自我养育时理解这些特质对于内在父母同样是非常有价值的。

内在小孩是两个自我热情的源泉。然而内在父母可能不太容易理解到这一点,它习惯于认为,自己可以通过逻辑或意志力来支配或控制内在小孩的情绪。对于内在父母来说,理解内在小孩是感觉的主人是非常重要的。你(内在父母)无法体验到情绪,因为只有当内在小孩产生了某种情绪后,内在父母才有可能感受到。

内在小孩的理想角色内在小孩不应该有理想的角色。它只需要做自己”

当我们允许暂时地失控,才会出现意外的惊喜。

找到方向

人生存在着直接目的和间接目的。让自己感觉更好,更幸福,更快乐是我们的直接目的。而赚钱,背单词,锻炼等都是间接目的,他们都是为了最后达到我们的直接目的。但是我们在忙碌中却慢慢忘记了我们的直接目的,甚至为了实现间接目的而伤害了我们的直接目的。

在2019年年总结中的人生直接目的(生活蓝图)依然生效:我想要的生活就是感到舒适而愉快的生活,1、持续地学习并享受多层次的愉悦 2、建立真诚、互信充满爱意的亲密关系 3、如果有能力和机会,就改善他人的生活一点点。

在新的一年里,我希望自己少苛责自己一些,不要为不够努力而感到自责,不如承认我们一天的精力值只允许我们高效工作4-6小时。剩下来的时间,我希望自己能活在当下,活在生活的每一刻中。

2019谢谢,2020你好👋

今年是第五次还是第六次在国外度过的新年了,即将到来不久的除夕也是这种情况。人在milestone似的时间锚点的时候,总是会很多的感慨和期望。今天的我依然重复着昨天一样的待办清单,继续执行功不唐捐的信念。不过,趁着这个时间点我把过去2019年的月度总结都翻阅了一边,就像经过了一场时空旅行,有几处的文字让我觉得很稚嫩,有几处的文字却把我带回当时的心境。

Wrap up for 2019,列下那些无论是个人安排还是他人邀请的所带来的2019年高光时刻:

  1. 在西班牙塞维利亚学了弗拉明戈舞蹈
  2. 在西班牙徒步一周走了圣地亚哥朝圣之路
  3. 挪威自驾
  4. 意大利多洛米蒂自驾
  5. 见证了表哥的婚礼
  6. 抑郁症终于停药,时长三年
  7. 泰国田野的传统建筑里住了一周
  8. 泰国清迈学习泰式按摩

当然,这一年也有辛苦的时候,伤心的时候,悲伤的时候,就不详表了。

在看月总结的时候,2019年2月份月总结的结尾让我触动了一下,当时的我写道;“我想要的生活就是感到舒适而愉快的生活,1、持续地学习并享受多层次的愉悦 2、建立真诚、互信充满爱意的亲密关系 3、如果有能力和机会,就改善他人的生活一点点。” 说实话,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曾经写过这段话,但是现在的我看这段话发现我期待的生活蓝图完全没变,就是以上关键三点。现在的我与过去的我相互印证的瞬间,我似乎看到了所谓的生命脉络的东西。哈!

在12月的时候我还看到了一篇文章,里面把我隐隐约约信奉的人生哲学也讲得很清楚,在读的时候我就很想和作者击掌:是的!就是这样!

【预警:这篇文章的标题很傻逼,但为什么我会看呢,因为要多看别人是怎么失败的,然后绕过去。

https://mp.weixin.qq.com/s/4UEUhY372lOpobKsm3MnIQ

又看了一遍,发现没法总结起来讲,作者写得环环相扣的,决定复制那些我觉得震耳发聩的。】

【文章的开头就很犀利:)】

现在中国成年人的生活都是填空题,互相打招呼也都是填空题。

我,今年__岁,一年挣__元,住__平米,有__个孩子。

所以,只要其中任一数字填不出,就会被他人当作“失败者”。

相反,只要这几个数字都填满了,且看着不错,就算你的内心十分痛苦,也能获得众人称羡。

等等,这还没完。

填完空后,还有关键一步,那就是去比较究竟是你的数据好,还是她的数据好。

这就是“填空题”式的人生,而它也正是很多成年人内心崩溃的原因。

为什么崩溃?

可能原因如下:

1)虽然努力了,但还是填不好这些数字;

2)虽然填了数字,但不如旁人的好;

3)一面填数字,一面纠结这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如果是,我又为何会这么不快乐?

【接下来是就是人生观的比较:】

“占有式”人生 VS “存在式”人生

仅仅执着于某些具体结果或目标的人生是“占有式”人生,而那种不仅有明确目标,同时更在意实现目标过程中的一切体验与感受的人生,则是“存在式”人生。

大多数人认为,只有占有了一定的物和人,才能获得人生的幸福。在这种人生观的引导下,你一直想要占有更多的物品、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车子、更多的爱、更好的职位……于是,你努力学习、工作,而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实现“更多占有”这一目的。

而“重存在”式人生呢?它意味着你并不想去占有什么,也不希求去占有什么,你想要的只是去体验、去感受、以及去创造性的发挥自己的能力,从而与世界融为一体。

在“重占有”式人生观里,你同世界的关系是占有与所有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你要使每一个人、每一样东西,包括你自己和你自己的生命,都成为你的财产。

而在“重存在”式人生观里,你的整个人生和每一天的生活都意味着生命、积极的活动、更新、以及不断的创造。这时的你就像是一个不断变大的罐子,你可以去盛任何东西,但却永远也装不满。

与前者谈话,你非常容易就陷入到“比较”的陷阱,而与后者对话,你却能很容易的感受到生命的活力以及未来的无限可能。

“重存在”式人生观并不意味着你就应该什么都不占有,或者什么都不做,它代表的是你不该被你所拥有的物质、身份、职位等东西所束缚和捆绑,否则你就会失去实现人生各种可能性以及体验丰富人生的机会。

“有限游戏”式人生 VS “无限游戏”式人生

从小时候起,我的学习成绩就还不错,在班里总是排名前三,而每当我考了班级第一名时,我爸就会毫无例外的提醒我:“你别骄傲,比你大一届的**比你更优秀,你还需要继续努力。”于是,我意识到,只考班级第一是远远不够的,我不但得跟同班同学比,还得跟比我高一级的哥哥姐姐们比。

而这种不断比较,想要取胜的心态在我身上延续了很多年,从读书一直到工作。

工作后,这个游戏的内容稍微做了点调整,但本质还是一样,变成了:看谁升职早,看谁赚得多,看谁房子住的大,看谁老婆更漂亮,看谁孩子更聪明。

这时,我发现不只我自己,周围很多人都有同样的心态。

而这样一种想要不断取胜的心态,让我们逐步忘记了自己对广袤世界的好奇与探索心,失去了童年和青少年时应有的快活,并逐渐迷失在了对于输赢的执着结果中。 

从那之后,我们就再也没从这个“取胜游戏”中逃脱,直到生命的终结。
这样一种人生方式,就被我称为“有限游戏”的人生观。

它说的是以取胜或比周围人更好为目标的,一直都活在社会主流价值观边界之内的人生。

假如你选择了这种人生观,那么你很快就会发现:在刚开始玩游戏时,时间非常充裕。那时,你拥有梦想、对未来的期待,以及生命的无限可能性。然而,随着时光流逝,或是被主流价值观裹挟着,或是自己主动的,你投入到一次又一次的“有限游戏”中,并将自己曾拥有的无限可能变成了唯一可选的路。

这时,选择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也越来越艰难,你开始常有一步不慎,满盘皆输的危机感。

年轻时,你能轻易做出谈恋爱、换工作、以及出国读书的决定。然而随着年龄日增,做出每个决定的机会成本都在与日俱增,你认定绝不能继续任性,而应该去过“应该……”的生活。

于是,在离生命终点依然很远的时候,你就已决定了自己人生的终局。

可以说,这种人生观的实质就是:你在用自己的选择权、可能性去换取与周围人相比的“胜利”,你在通过放弃“自己真正的自由”去获得“别人眼中的胜利”。

那么,什么又是“无限游戏的人生观”呢?

“无限游戏的人生观”是不以取胜和比较为目的,而主动将时间延长到一生,以延续正在玩的游戏为目的的人生态度。所以,如果你秉持的是无限游戏人生观,那么你在你的人生中就不再是严肃的演员,而是愉悦的诗人。显然,这是一种更广阔的人生观,也是一种更有趣的人生活法。

【这段作者写得不够好,我会这么写:有限游戏人生就只把人生看成了田径赛而已,你要跑得比别人快你才是优秀的。所以,即便你看到了美丽的彩霞,你也不可以停下来驻足欣赏,因为停下来意味着落后。但是无限游戏人生就把人生看成了一个巨大的奥林匹克赛场,而且时时刻刻都可以加入新的比赛项目。一个扔铅球的人在慢悠悠地做拉伸,当他看见跳水台上有个跳水运动员做了几个漂亮的花式动作然后入水,他不会马上扔下铅球然后冲到跳水台上和另一个人一比高下。因为他是想扔铅球啊,跳水和他在做的事情没有关系,并且他还能为跳水的人鼓鼓掌呢。而且扔铅球的人还可以给自己定新的规则,他打算参加的扔铅球比赛是:扔的铅球要刚好落点在一朵紫色的小花旁边,还不能伤到那颗花。这样的话,即便是遇到扔铅球的同行他都一点都不觉得有压力,因为完全参加不同的铅球比赛,有完全不同的衡量标准嘛。

无限游戏人生就是把大家都看成独特的个体,比较没有意义,因为要怎么比较苹果和梨子呢?有限人生游戏就是把大家看成流水线出来的产品,你不够符合主流标准你就该改一改。】

接下来是2019的感悟:

身心灵的平衡

我认为自己过往所接受的教育都是极其重视脑袋的,而不是整个身体。即便要锻炼身体的原因也是出于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我能让自己的脑袋产出更多。除此之外,脑袋还会不断地攻击身体,因为和别人比起来,你这里不够好看,你不够瘦,你的肌肉线条不够明显。如果有一天想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打造自己的外表的话,又会有另一种论调:“心灵美才是真的美,花太多时间在打扮上的人是一个空壳罢了。” 所以身体一直是处于附属状态,被劣化的状态。

我今年觉得身体作为盛放我们思想和心灵的唯一载体,它将会陪伴我们一生。对于这个要一直用的装备,攻击和不认可它有什么好处呢?倒不如想一想如何维护它和升级它。新的一年,希望自己会对身体好一些,也变得更臭美一些。

TRADE OFF:对年龄增长的恐惧 VS 一年的体验

女性对于年龄的增加,一则是联系到死亡焦虑,二则是觉得时光带走了青春和容颜。但是,随着时光的逝去,我们收获的又是什么呢? 我变得更深刻地理解自己了,我学到了一些新知识,我掌握了一些新技能,在这一年里我遇到了很棒的人,创造了很美好的回忆。

我想每一年的年末的时候,都是问自己这个问题的绝佳机会:“如果可以,你希望回到一年前重新开始吗?” 我想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就代表了这一年自己有没有好好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目标,并且是否曾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创造自己的小生态,同意和拒绝都是筛选体系,本身没有负面和正面之分

近来发生了很多让人叹息的社会新闻,到后来我对它们只是保持着一种知晓但是不投入感情的状态,第一,我只能在力所能及的地方让世界变得美好一点点,但是我不能直接地影响到新闻中的那件事,第二,全世界和我具体活着的小世界指代的是完全不同的东西,相当于数学中的均值和单一变量的关系。

一个人的交际圈只有150人左右,而且频繁联系的人就会更更少,而且我们的肉体在同一时刻只能在同一个地点,综上,我们所真正能感受到的世界其实是很小很小的一块宇宙碎片。而提升我们幸福感的方法不是去为整个世界的变动而感到悲伤或极喜,而是去好好描绘我们眼前的那块小小的碎片。让自己的生活环境变得更清洁、美观,打理自己,善意地对待周围的朋友等等。让围绕着自己的小小生态变得欣欣向荣起来。

在建造自己的小生态的时候,拒绝和接受都只是手段。无论我们是处于被拒绝/被接受,还是处于对他人说不/是地场合,都应该将拒绝/接受视作一个中性词。世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快递分拣场,决定错过这个货物还是接受这个货物都只是一个动作,而没有任何负面与正面,最后只要我们签收到(主动或被动)自己想要的货物并且拒绝了不适合的货物(毕竟我们的仓库容量有限)我们就是成功的。

人生如海中航行,准备迎接风浪,但也享受风平浪静的时刻

一年前的时候,我接过一个很沉重的越洋电话,一位我看起来已经很成熟的人和我倾诉了自己的最近生活的种种不易。那时候我意识到,啊,人生的难题是一波接着一波的,一直存在的。不是说你拥有了什么东西,你获得了什么头衔,你的人生就会一直一帆风顺下去。

与其期待着一个毫无烦恼的未来,倒不如看到那些危机和难题其实是对自己的历练。不能杀死我的会让我更强大。我觉得有时候你不能预测也不能拒绝命运给你丢的牌,但是你可以做两件事:

  1. 提前做好准备,练好账号,这样你有更多的技能帮你处理可能遇到的难题
  2. 在暂时没有遇到难题的时候,享受当下这一刻

蜘蛛网的织法

最近接触到的一个挺好玩的比喻。

前提:

  1. 时间分为过去、现在和未来
  2. 我们也分为过去的我们,现在的我们和将来的我们
  3. 过去的我们织出了一张网,现在的我们正在面对这张网,思考该怎么织下去,而未来的我们会被现在的我们的举动而影响

能作决定的只有处在当下的蜘蛛,它可以继续按照过去的蜘蛛的图案织下去(让过去/习惯/思维定势决定我们的行为),也可以直接扔掉/无视过去那张网,重新织一张网。决定权全部在当下的自己。如果你想要得到一张不一样的更适合的未来的网,那么你就不一定非要继续织曾经的网。要知道,过去只是过去,过去的重复堆砌是无法带你到新世界的。

做自己的含义

也是最近接触到的谈论如何使用愿景板的技巧,里面提到愿景板/吸引力法则不起效的原因是你并不相信你自己能实现这个愿望,所以你无法让自己处于那个频率/感觉中,因此你期待的未来永远不会到来。

我们为什么会不相信自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呢?即便我们真的很渴望它。

  1. 我们过去的创伤阻碍了我们,我们觉得自己不够好,自己不配拥有
  2. 我们的愿望和真实的我们相差太远,这个愿望让我们和真实的自己离得更远而不是更近

那么什么才是真我呢?

我想真我不是一个已经定型的东西,而是有变化空间的。但是它会有自己的变化历程/使命,就像宝可梦小精灵的进化一样,你会变成更好的版本的你,但是你不会成为另一品种的小精灵。所以,实现真我需要:1. 你看见并认可自己的独特性(所以你不会想要厌恶自己、丢掉自己、成为别人) 2. 你进一步挖掘自己的潜力,就像开发一个矿洞一般

2018谢谢,2019你好👋

又把新桃换旧符。我一直以来的原则就是平等地对待每一天,热爱每一天的日出与日落,所以节日对我意义不大,跨年也包括在其中。但将其作为一个回顾的契机还是不错的选择。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近来也愈发感激现在所获的一切。2018这一年也是我的价值观变化很大的一年,依然属于一个学生身份的我,抓住青春的尾巴,再次挑战自己的三观吧。

向宇宙下订单

之前我就看过这句话,但是我当时觉得它说得太大了,和我好遥远。我现在倒是觉得愚钝的自己慢慢接受了这句话。不要恐惧向宇宙索要一种理想生活,觉得自己配不上,或者那种生活太过于完美。不,世界上就有人正在体验着这样的状态,这样美好的值得期待的每一天。那么为什么我不去选择这样畅意的人生呢?

说到这里,很感谢宠着我的妈妈,以及我的男闺蜜们,他们总是告诉我:”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我才觉得自己更有勇气去追求美好的生活。

我笃信:我不需要牺牲任何关键因素,就可以拥有我要的生活状态。

和内心小孩一起堆沙堡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和内心小孩剑拔弩张。我给它贴了很多标签:人类尚未进化的基因,人性的弱点,扰乱效率的因子。我的身体就是战场,自以为成熟的我和内心小孩在不断冲突和内耗,然后身体直接举白旗投降,关掉大脑的运转机能,才能让战争停下来。

我近来发现,我的内心小孩其实是我快乐的来源,而且它是那么容易感到愉悦。打一盘游戏,看到一幅美丽的画,坐上飞驰的列车。。。。她都会在雀跃着,拉着我,向我兴奋地分享这些小小的星星碎片。

我的一生都将与这个内心小孩为伴,我曾尝试隔绝她,但是失败了。那么,为什么不和她一起玩呢?曾经的我也暗暗记下过一句话:“世界就是我的游乐场,好好玩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又何必压抑住我的内心小孩呢。

我其实不讨厌学习新东西,练习反复的过程。这是我的长处,也是和我内心小孩完美契合的地方。她想玩什么?好呀,我们学会了,然后玩得更爽吧。

人群里有钻石也有沙砾

我发现真的有非常非常美好的人存在,不是指外貌,而是她/他本身就自然而然地遵循着优雅的法则,尊重你,平等互惠地和你交往,给你带来灵感和生机。那些人就像是生命之光,让我觉得不枉在人世间走一遭。

当然,也有一些沙砾存在,他们会硌痛我,让我自责,让我悲伤,让我自我批评。他们总是带来负担,和引起我隐隐中不快的情绪。

我要学会更熟练地拒绝后者,更温柔地对待前者。更严格地选择我的密友圈。

说拒绝要说得更快一点

不够好的东西和选择是配不上我的精力和时间的。我的一天才24小时耶,不花在我爱的东西上,我爱的人身上,多浪费。为那些不上不下的选择而纠结不堪,延迟决策也是一种愚蠢。

世界上有太多我尚未发掘的宝藏,我喜欢很多东西:艺术、韩流、日剧、韩综、游戏、音乐剧、古典音乐、舞蹈等等等。我觉得未来我还会尝试更多的选项。那么有为什么要为一个性价比不高的选择支付高昂的价格呢。

当然每个人的好坏标准不同,决定性价比的就是这个选项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了我的优先项。而我最大的优先项就是:我觉得这是我愿意输出的价值/认可的价值,而且参与的时候感到很快乐。

拒绝不够好的东西,是为了给未来更好的东西到来腾出空间。

保持我的样子就可以

我想象自己是一个棱角众多的不规则体。社会告诉我,你要磨一磨自己的这里,自己的那里,这样才不会弄伤别人。是啊,大家都是正方体的话,整整齐齐地堆在一起,的确永远不会发生冲突。但是,这样好无趣哦。我本来是独特的,为什么要变成教科书式图形呢。我对于当一个写入金光闪闪的荣誉点名册没兴趣。

在我高中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的脑回路有些奇怪,当然我有办法把它变得正常一点,但是当时的我反问了自己:“为什么要改呢?这独属于我的联想能力。” 现在的我也要延续当初的自己所秉承的精神,与其让自己从不规则体变成规则体,符合大家的期待。倒不如去说服世界,其实我这种不规则体也很有价值呢。

扑蝶

我的想法总是在变幻,我为此苦恼过:“拜托,你可以不可以选定一个不要改了?” 后来我发现,我总是改变的原因是我的眼界在不断扩大,我找到了更加契合我需要的东西。

追求我好奇的东西,就像在山谷里追逐一只漂亮的蝴蝶一样。这样的场景不是很美妙么?

 

最后对我的2019说:

愉快地好奇地生活吧!

我已经很棒了,而且我会变得更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