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关系与马格丽特的《恋人》

Deborah Tannen《听懂另一半》一书中描述了男女之间面对同样情景的完全不同的方式,体现了两性之间在思维倾向上的极大差异。这种差异自孩童时期就开始显现和被持续巩固,发展至成年时期后更是根深蒂固的成为了默认思考方式,由此带来了两性之间的难以互相理解和关怀。以小学六年级时女生和男生处理朋友的烦恼,表达关心的方式为例:

十年级的一对女孩A与B讨论在共同旅行的时候女孩A因为母亲的要求不得不提前结束旅程而感到沮丧的事。女孩B在面对女孩A倾诉烦恼时,会鼓励有烦恼的女孩A说得更详细一些,让女孩A表达自己的沮丧情绪更深入一些。并且女孩B还提供支持证据:女孩B也因为女孩A的提早离开而感到沮丧,进一步回应了女孩A的沮丧情绪。

但当十年级的一对男生C和D在谈论即将到来舞会的舞伴邀约问题。男生C表达了自己对一位女性好朋友还没有舞伴感到担心,男生D的回应方式则是对这种担忧不屑一顾,认为这个事情有解决办法(C的女性好友主动邀约别人就可以)。然后男生D就谈起了自己拒绝了一个女孩的舞伴邀约,并为之感到尴尬的事。这时候就轮到男生C对男生D的苦恼不屑一顾了。男生D不但没有表现出理解,反而直截了当地说自己也不打算理解“我永远没法明白那种感受”。接着男生C将话题跳到自己有酗酒问题的烦恼,作为对此的回应男生D将话题转移到他近期感到被朋友疏远了的烦恼。男生C则告诉自己的朋友男生D 这件事情是他的错觉。换言之,男生C通过否定男生D的情绪和感受来表示关心,试图传递出“你不应该感到悲伤,因为你的问题并不严重。”

总结来说,女生在谈论烦恼时会把重点都放在一个人的烦恼上,倾听者会让诉说者多袒露一些,并且提供共鸣和支持的证据。但是男生在谈论烦恼时却会交替说出自己的烦恼,而且否认诉说方的观点,换言之男生通过 将烦恼的严重程度降级的方式来安慰对方“这不是一件大事,你不用为此如此烦心。”

如果男女双方都将他/她自己惯于使用的处理同性烦恼的方式来处理异性的烦恼倾诉时,发生重大的冲突也不难理解了。女生用共情的方式处理男生的烦恼的话,会让男生觉得自己被迫要说很多烦恼的细节,显得自己非常脆弱。而男生用否认和降级的方式处理女生的烦恼的话,会让女生觉得自己的感受和问题被忽视了。

两性之间体现的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让我不由想起勒内·马格丽特Rene Magritte的艺术作品·《恋人 The lovers 》(1928)

如果没有了解彼此的思维方式陷入爱情的男女双方的确是盲目的,就像画中被白布盖住眼睛的两人一样。在热恋时期通过忍耐和牺牲妥协来暂持持续亲密关系,但是如果凭着一腔热血走入婚姻殿堂,将双方的关系作为长久的契约来签署的话,忍耐和牺牲总是有界限,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然后发现对方和自己想象中是完全不同的形象,甚至觉得对方的思考方式与处理方式过于不可理喻。

拉回到心理学的范畴,可以看到女生的倾听,鼓励袒露,与来访者共情的方式是心理咨询中常常使用的技巧。也就是说心理咨询的设置更适合女性去参与,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女性咨询师比男性咨询师更多,女性受访者比例也高于男性受访者。对于男性来说,心理咨询需要让他学会一套新的沟通方式,任重道远。

购买表达自我与人格面具理论

戴维 阿克的经典品牌理论书《创建强势品牌》中提到品牌个性创造品牌资产的三个模型,分别为自我表达模型、关系基础莫名和功能性利益表现模型。其中自我表达模型指代一些品牌已经成为特定客户群体表现部分自我身份的工具,该自我身份可能是他们的实际身份,也可能是他们所向往的理想身份的现象。人们通过喜欢、尊重、讨论、购买品牌,而且把品牌当作自我表达的工具。品牌帮助消费者表达个性分为三个方式。首先,源于品牌个性的感觉让消费者在使用该品牌时,更能产生相应的感觉。其次品牌成为了某种符号,人们通过别人使用的品牌判断他的社会身份。最后,品牌是消费者自我延伸或整体的一部分,例如哈雷机车机主与哈雷,只有喝到某种啤酒才觉得周末开始了,可以放松下来。

然而在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自我表达模型受到了质疑。该模型假定人的个性与他所用的产品类型或品牌相符。一系列研究将个人目前或理想自我形象与所购产品的品牌个性联系起来,对此假设进行了实证研究。总体研究结果是虽然有这种联系存在,但影响较弱,也不具有一致性。

对这个结论的解释最具说服力的为假设一个人拥有单一个性或自我形象可能是错的。一个人个性中的特定部分会在不同场景下(如社交聚会、假期和工作)和不同社会角色(如朋友、同事、老板或父母)中出现。每一时刻发挥主宰的个性取决于他正在扮演的角色和角色表现的环境。多重个性中的每一种都需要表达,某些个性会比其他个性表达得更多。

上文中的品牌理论可以直接对应到心理学进程。

在心理学家卡尔 荣格于1967年出版的文集《Two Essays on Analytical Psychology》中首次提到了人格面具(Persona): a kind of mask, designed on the one hand to make a definite impression upon others, and on the other to conceal the true nature of the individual. 人格面具指人在社交交往过程中形成的行为规范或模式,是社会化和社会适应的产物。由此人的个性有着很多面向,根据场景不同和角色不同,人会展露自己不同的一面。

同时,荣格把人的心理活动分为意识、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集体无意识是家族、种族乃至全人类的心理活动的总汇,也就是人性。它由许多原型组成,最主要的原型是自我和自性、阿尼姆斯和阿尼玛、人格面具和阴影。阴影相当于人的动物性,人格面具就是人的社会性。

所有的人格面具组成在一起就变成了这个人的人格。人通常会有主导面具(不止一个)和非主导面具,前者是经常使用的面具,后者是很少用的面具。

随着当今社会越来越多元化,黄国胜《隐藏的人格面具》中则提出一个人只有拥有足够多的人格面具,才可能更适应环境。面具如果过于单一,就会导致能适应的环境非常有限。人格障碍在面具理论看来就是因为面具单一。人格障碍的特点是某种性格特征非常突出,明显偏离常态,给人感觉比较怪异,与环境格格不入,常常导致人际关系困难。也就是在任何环境下都只用一种面具示人。

延伸开来,目前最为热门的营销理论“场景营销”不正是在应用人格面具理论。场景营销可以满足人在不同场景下的不同物质和心理需求,针对该场景下的人们需求提供适合的产品。将人的需求和环境/情况绑定,而不是和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主导面具)绑定。

catch the moment-2021年10月

忙碌而无畏的10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1年10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

但是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其实已经11月份第一周的周日了。10月国庆假期结束后,我就回到了公司工作,果然公司的快节奏生活马上席卷而来,10月份的月总结也拖到了现在才开始写。

10月份的生活因为包含国庆假期,所以还是有些丰富的。工作上,我产出了personal project的第一篇文章(艺术x心理)、开始推行每日工作复盘流程,去北京主持了市场部门为期两天的战略会、完成了我的试用期结束的述职报告,因此我也顺利转正了。

生活上,最大的变化应该是交了一个新男友!我还养了一只狗狗!完成了我的人生愿望之一wishlist before I die!参加了四次心理咨询,经咨询师的推荐我也找到了一家想要尝试的人际关系咨询团体(目前还没开始)。去了7次健身房举铁,2次放松肌肉。同时,我也改造了一下室内家具的摆放,想要更新一下家居风格转向适合招待朋友做客的样子。因为狗狗还没学会自己上厕所,所以暂时不敢购入新地毯,所以家居改造还没完成。本月份也阅读了13本书。

娱乐上,去了一次日式漫画咖啡厅、一次大江户温泉馆,一次猫咪咖啡店+公园,一次ABC艺术书展,一次陆家嘴国际咖啡节、和同事们结伴去了上海郊区的植物园(那天天气还特别糟糕,我们离开植物园的时候已经歇业了),和研究生同学结伴去了复兴艺术中心的国庆party、去看了自贸区艺术展。因为本月还有生日,所以和两个朋友办了一个小小的生日派对,吃了蛋糕。

社交上,这个月的社交频率和质量都很好,研究生同学一位、在外滩美术馆重新见了前同事和未来工作交集的合作方、因vogue business的拍摄结识了编辑和嘉宾(她致力于推广临终关怀)、去看了Fritz Hansen展厅开幕见了前上司、还有公司相关的三次聚餐。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重构问题所能带来的可能性

新交的男朋友遇到的第一个困扰就是金钱问题,因为彼此的预算和消费习惯不太相同。我和咨询师说了我的烦恼,然后咨询师建议我和男友聊一聊,开诚布公。但是我立刻反问:“我们才在一起没多久,马上谈论钱的事情是不是不太好?” 咨询师解释道:“消费习惯和我们喜欢看什么样的电影,吃什么样的食物一样只是一个人的特征而已。不应该因为它涉及到钱,就特殊化,不敢谈论它。” 咨询师又补充道:“目前你所处的情况就是你需要接受你男友他的预算有限,不然就是你支付更多的钱,要不然就是你降低/改变自己的消费标准与习惯。”

我后来回去自己仔细又想了想。我发现我的期待是这样的。1. 我希望对方为我花钱,显示出他很重视我。 2. 我觉得至少情侣之间应该对半负担费用,甚至男生可以负担更多。 3. 如果我已经实现了经济独立,那我可以自由支配我的金钱,但是目前我的生活费一部分是母亲负担了,我觉得我们的妈妈没必要为我的男友买单。

在其中,我意识到我还是把自己放到了一个柔弱的、需要被男性饲养/帮助的角色。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觉得女生可以付少一些的钱才算正常。但是又是谁定义了这种正常呢?为什么男性就需要多支付一些金钱才算是正常呢。我感到自己也在为男女不平等的期待而助力。此外,一段健康的亲密关系的建立不止需要金钱,还需要关心、理解、爱与支持等。这些难以衡量的投入往往被轻视,金钱因为它的容易衡量往往被拿到前面来讨论。但是我们需要的到底是金钱本身,还是它所象征的那些东西 安全感、优越于他人、我很有价值等等。

我更发现大部分我投射到我男友身上的期待,其实都是我希望我自己可以达到的。我希望我可以自己挣到更多的钱,我希望我可以更无畏一些等等。

因为重新思考了我问题的前提假设,我原来苦恼“男友和我的消费习惯不一样”被转变成了“我是不是可以给这段关系更少的世俗之见,附加更少的世俗期待?”

启动时间与产出时间

虽说工作繁忙和社交活动占据了我很多的时间,但是仔细想来其实我还是留有一些时间全部用作了消遣,而不是开始写我的月总结。但是月总结这件事情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我知道我需要去完成它,完成它对我有好处,但是却不断地往后拖延,直到今天。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并不觉得这件事情做得非常困难,反而比我想象地更加迅速地、有效果地推进了。

我们可以把我为了督促自己写月总结所消耗的时间和注意力定义为完成该任务的启动时间,而我真的坐下来开始写的到完成的时间定义为产出时间。人如果拖延症爆发就会不断延长任务的启动时间,并且在内心夸大任务完成所需要的产出时间。让我迟迟不能开始一件事的原因往往是完美主义,我希望我能产出更好的结果,比如月总结的“我学到了什么?”模块, 比如我personal project的文章。但有时候把事情往后推,并不能保证有更好的产出,反而我因为思索和忧虑这件事情的时间变得更长了,整个过程算下来所消耗的精力成本和产出的比例更不划算。

活在当下是不是有一个引申义是,立刻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呢。因为你迟迟不做的话,你只是把自己永远困在畅想未来之中。

打开我自己

这句话是我的大老板和我建议的。他觉得我有些独来独往,一个人呆着,不喜欢和别人讨论和求助,这样的工作习惯并不有效。我应该尝试多与人接触,多听听别人的意见和想法。换言之,打开我自己,和别人多碰撞。

对于这件事,我目前觉得还不知道如何处理,第一是我还不明了自己的在社交活动上的耗能速度,是不是视会面的人、会面的总人数、会面的时间、会面的地点等影响。我有时候觉得见见朋友交流一下还不错,有时候又会觉得非常疲惫。第二是我觉得自己还没找到自己的内核,打开我自己之后我要展示什么呢?目前的我似乎还在不断探索和确认自己是什么,以及在打造自己的标签中。

2021年11月7日

定位营销理论与艺术风格演变

市场营销中的重要理论“定位”中提到了经历了工业革命和知识社会之后的当代社会,人们面临的是信息量爆炸、媒体爆炸、广告过载的现实。相较于因为科技进步和生产力解放而不断丰富的外部物质供给,人们的大脑的容纳空间依然停留在之前的阶段,人们的心智在同一品类下最多容纳7个品牌。因此为了让人们记住你的品牌,就必须使用定位策略。第一步,找到尚未被占领的心智中的纯洁空地,第二步,传递极为简洁的信息给人们,成为第一个进入的品牌。

这让我想起古代艺术和当代艺术的区别。在看一些古典艺术作品时,常常有一种信息量过载的感受,每一个出场人物的动作,站位都有讲究,甚至使用的花卉和植物也有其寓意。例如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的知名画作《春 Primavera》中出现的九人分别有其典故和象征含义,而画中为呼应主题“春天”而出现的上百种花卉/植物都各有根据,大多是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常见花种:勿忘我、风信子、鸢尾花、金盏菊等,每一朵花瓣都被描绘得细致入微。

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春 Primavera》

与此相似的还有拉斐尔的雅典学院 Scuola di Atene》,例如画面正中所画的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右侧亚里士多德伸出右手,手掌向下,意指:现实世界才是他的研究课题;左侧的柏拉图则右手手指向上,表示一切均源于神灵的启示。这两个对立的手势,表达了他们世界观和学术观的差异。

《雅典学院 Scuola di Atene》拉斐尔

与试图在一幅画中放入太多信息的古典艺术相比,当代艺术的作品就显得极为简洁和直接。

同来自意大利的当代艺术家卢齐欧 丰塔纳 (Lucio Fontana)就在纯白色的画布上简单划了几刀就完成了作品。根据他的解释:“探寻宇宙的过程即为发现未尽空间。划破画布留下刻痕,也就是我探寻永无尽头的空间的方法。对我来说,这是当代艺术的基础。” 他通过划割画布,将二维的画作变为了三维的呈现。

《空间概念,等待 Concetto Spaziale, attesa》

暂且放下如何比较当代和古典艺术的价值,和是否认可丰塔纳的解释。画作逐渐变得简单是不是和逐渐变短的的广告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呢?和古代人比起来,现代人一次性能够承受的信息量已经减少了很多,所以信息量太大的任何输入都无法进入人的心智,过于复杂的画作在当代也慢慢不占据主流了。

孤独及其所引发的-阿尔伯托·贾科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

“如果你需要一个朋友,那就驯服我吧!“–《小王子》

Peter Lindbergh,《贾科梅蒂,一组9个,苏黎世》(Alberto Giacometti, Group of Nine, Zurich),2016。图片:© Peter Lindbergh © Succession Alberto Giacometti (Fondation Giacometti + ADAGP) Paris 2017

瘦长的人形,或是正在行走,或是站立着的青铜雕塑作品是人们最为耳熟能详的阿尔伯托·贾科梅蒂的作品。

这位瑞士雕塑家阿尔伯托·贾科梅蒂 (Alberto Giacometti)是战后巴黎最重要的雕塑家和整个西方的灵魂人物。在2010年,贾科梅蒂成为了首位打破1亿美元拍卖价格纪录的雕塑家,《 L’homme qui marche I》以6500万英镑(1.039亿美元)成交。这次交易对于这位艺术家来说至少象征着某种市场的巅峰。

阿尔贝托·贾科梅蒂,《L’Homme qui marche I》,1960年完成,艺术家授权青铜翻模6版,外加4个艺术家版本。这件作品是1961年艺术家在世时翻铸的。图片:Courtesy Sotheby’s

如人们的印象相通,在藏家眼里贾科梅蒂的作品当中有些作品主题明显比其他类型的更有吸引力,尤其是那些消瘦、孤独的形象:行人、坠落的人、站立的女人,以及半身像和Diego、Annette的肖像、以及诸如手臂和拉长的鼻子等身体部分。

贾科梅蒂的人物紧张而急迫,生活在当下,又像是存在于世间的某种事物。他表现了群体中个体的孤绝,关心存活于世的那种感觉,带着城市的味道。他是现代主义之父,将人视为荒凉而冷漠的世界中的栖居者。

除此之外,贾科梅蒂的人物雕塑也会明显给人一种距离感,是隔着一些距离所观察到的人类。1930年代初,贾科梅蒂创造了一系列置于类似舞台的平面上的雕塑,将雕塑置于一个基座上,而且基座也是作品的一部分,因此围绕作品的空间成为作品自身世界的一部分。

Four Figurines on a Base 1950-1965, cast c.1965-6 Alberto Giacometti 1901-1966 Purchased with assistance from the Friends of the Tate Gallery 1965 http://www.tate.org.uk/art/work/T00773

看到贾科梅蒂的作品会不由自主地让人心中涌起孤独的感受,天地寥落,人与世沉浮。

心理学领域精神分析流派认为人的孤独感和人的分离焦虑联系在一起,是发现自己被单独抛下的恐惧。分离焦虑指的是在面对自身重要关系受威胁或中断时,个体感受到的痛苦的的恐惧感。它是一个普遍的现象,也被弗洛伊德认为是心理痛苦的源泉。孤独感来自于个体追忆那无法找回的丧失,追忆与母亲原初关系中再也不复得的幸福感。实际上,我们每一天都会迎来一个个小小的分离,和朋友说下次见,出门前和家人说晚上见,甚至我们每晚睡觉的时候都在和自我意识短暂失联。在贾科梅蒂作品中的人彼此之间往往没有什么交互性,每个人物都是隔着一定距离站着,让人想起话剧舞台上,出场人物依次在聚光灯下独白时,也是呈现这种彼此隔着一些距离、没有交流的状态。这种站立方式隐约地传递出了一个信号:我无法与人分享我的感受,别人无法理解我。

La Clairière, 1950
Bridge Theatre
The Lion, the Witch & the Wardrobe

在存在主义心理学流派中也对孤独进行了探讨,欧文·亚隆将孤独归类成了三种:

人际孤独:通常人们感受到的寂寞,意指与他人分离。

心理孤独(isolation):指人把自己内心分割成不同部分的过程。个体把经验从意识中隔离,使自己无法碰触心灵的这些部分,压制自己的欲望或情感,把“应该如是”或“必须如是”作为自己的愿望,不相信自己的判断,埋没自己的潜力,都可以导致心理孤独。

存在孤独:个体和任何其他生命之间存在着的无法跨越的鸿沟。它也指一种更基本的隔绝,个体和世界的隔绝。其中包括了:

  • 有关死亡的存在孤独:认识到“自己的死亡”会让人彻底了解没有人可以与别人一起死亡,也没有可以替代另一个人死亡。死亡是最孤独的人类体验。
  • 有关自由的存在孤独:一个人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意识到不再相信有人可以创造和保护自己,自我创造的行为蕴含着深刻的孤独感。
  • 有关成长的存在孤独:分离意味着成长。但放弃与他人融合的状态,就要面对孤独带来的恐惧和无助。

从存在主义心理学的角度看,贾科梅蒂的多人雕塑也许既可以描述人与人之间的人际孤独,也可以描述人内在的孤独。我们纷杂的内心世界中,有着许多矛盾的念头,甚至是互相冲突的自我在横冲直撞,没有互相融合。


Trois hommes qui marchent I
, 1948

然而所幸的是,无论是精神分析流派还是存在主义心理学流派都给出了深陷孤独之中的人们的解药。

精神分析流派认为孤独所代表的分离焦虑是每个人心灵发展的必经之旅,人是可以做到驯服孤独的,驯服孤独不是消除孤独,而是学会面对它。而且一旦驯服,分离焦虑就会成为一种富有生机的力量,能够服务于我们的生活。感到孤独意味着开始意识到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他人也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与自己和与他人的关系,也立刻呈现出无限的价值。正如小王子对玫瑰花所说的话:“你们就像先前的那只狐狸,他只是一只狐狸,同其他成千上万只狐狸一样。但是我让它成为了我的朋友,因此现在它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了。”

存在主义心理学流派承认孤独将一直存在,尤其是存在孤独。而唯一能对抗孤独的恐惧的主要力量就是关系。固然没有一种关系可以消除孤独感,但孤独感可以被共享,爱能够弥补孤独感带来的痛苦。欧文·亚隆相信如果我们承认自己的存在是孤独的,并毅然面对孤独,我们就能够真正地去爱他人。

如果我们在深不可测的寂寞前为恐惧所征服,我们就不能够真正和他人建立联系如此我们对待其他人的方式就像是对待工具或者器械,为实现某种功能而被放置在我们的世界中。存在主义心理学派也同时提出人最基本的人际任务是在“关联”的同时能够“分离”。但正是因为面对孤独才能让一个人和另一个人深刻地,有意义地彼此关联。

贾科梅蒂的作品所激发的孤独的解药就是自我心理的成熟与通过建立真实的关系来抵御。

参考文献:

《贾科梅蒂是如何成为世界上最贵的雕塑家》:https://www.artnetnews.cn/people/jiakemeidishiruhechengweishijieshangzuiguidediaosujia-66431

《驯服孤独-对分离焦虑的精神分析》 Jean-Michel Quinodoz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西方当代雕塑》 安德鲁·考西 上海人民出版社

《存在主义心理治疗》豆瓣书评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9849833/

catch the moment-2021年9月

终于缓过神来的9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1年9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

经历了心力交瘁的7月和8月之后,9月是我的休假TIME!太棒啦!

虽然是休假,但是并没有完全隔绝工作。在9月初和9月底各有一个需要通宵的展览工作,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周汇报的项目。9月时尚跨界展览的结算与盘点部分也与我相关。这段时间算不上完全escape,更像是暂时地降低了我周围的压力,让我可以停下来喘口气,整理一下思绪。

第一周的时候感觉还在恢复,一边处理未完成的工作一边休息(苏州诚品书店+日式汗蒸),时不时有些恼怒和疲倦。第二周的时候在缓慢充电,来到了松阳的山间酒店住了五个晚上,周末去了沉浸式和平饭店剧本杀。第三周的时候,我和咨询师说我已经差不多恢复了电量,然后安排去北京看一下设计北京展会、北京公司门店和北京家具店。第四周的时候,也就是写文章的当下我感觉很好,尤其是想到还有一周的休息时间。我去了宜家勘查情况、参加了喜欢的衣服牌子other stories的开幕日。

这个月把咨询频率维持在高频的一周两次,想利用这段休息的时间调整思绪。健身房五次举铁,三次放松课。本月阅读数量为22本书,10本心理学相关,6本社科,4本个人成长。

本月的亮点应该是社交部分,第一周的时候能量在负值,所以没有见人。后续随着能量的恢复,我见人的频率也上升了,参加了Bocconi校友会,和Summer姐与大学后辈吃了饭,和北京的不同同事们(离职的/在职的)聚了好几次,参加了一次小学同学的聚会,见到了高中的好朋友,研究生同班同学、研究生同校同学约了一次夜间party。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机遇自然会填满空白,需要人为地创造空白

如何定义运气和努力的区别?运气就是100%不需要我的介入,但是自然发生的好事。努力就是100%靠我的汗水灌注的好事。如何成为一个运气更好的人?如何让生活变得更加幸运?按照以上的定义是不是需要我们对生活的随机性接纳,而且放手一些,给生活留一些空白,也是给不期而遇的好运留一些空间呢。

在这休假的一个月中,我事先并没有什么计划。因为当时的我只是感到非常疲惫,迫切地需要休息的时间。而现在回顾起来,却发现我这个月过得非常丰富和多彩,并且我没有在其中主导,我只是去接受他人的邀约和建议。

这让我意识到,生活总会填满我们的时间。但是如果事先留出一些余白,不再那么计划性,那么生活会变得不一样一些,更有惊喜一些。空白=可能性 。由此也可以延伸到清空大脑的必要,

如果一直以来都通过不断努力和不断延长待办清单来获得从内而外的机会的话,未来也许可以试一试去接受那些从外而内的机会。

不需要自律和自我恐吓的生活

YouTube上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博主,他信奉的是人生应该不断去追随新的体验,所以他离开了祖国,不断地更换国家生活至今已经18年了。他在分享自己的人生哲学时提到为什么他可以做到这么地有内驱力,那么地自律。原因是每一件他在做的事情都是他真的想要实现的事情,所以他不会找理由和放弃。

当我们说自己没时间做某件事的时候,翻译过来的意思是我不觉得这件事情足够重要。当我们说想要实现什么,却总是放弃的原因是,我们内心想的是:如果实现了最好,但是没有实现也不坏。这让我想起那句忠告“做余生中最重要的那件事”。

从《人生算法》中,我读到一段话它主要是击破复利的谎言。虽然复利的效益惊人,但是大多数人都无法长时间地抓住一个选项不去更改,除非被套牢。况且现在的社会环境变化得如此之快,10年前成立的方法,现在就不再适用,复利的雪球总有一天会停下来。在书中,作者提到了应对方法就是实现局部垄断,想一想什么是你独有的,只有你才能做成的,比如陪伴你的家人,你的孩子,你的一生。

这点也和知名推特博主Naval提出的人生策略:产品化你自己productize yourself 相通。他提到人的天赋在于特殊知识,那些不能通过培训获得知识,因为如果能通过培训获得 那么别人就可以接受培训获得,然后就取代你。在真正的好奇心和热情的驱使下,我们将能发现特殊知识,而不是盲目追求时下的热点。创造特殊知识的过程,对你而言来说像是在玩,但是对别人来说却是工作。

产品化你自己,询问自己以下问题:

  • 这对我来说是真的吗?
  • 我在投射的是我自己吗?
  • 我在产品化它吗?
  • 我可以规模化它吗?
  • 我可以用人力杠杆、资本、代码或媒体去放大它吗?

不要容忍生活中小剂量的毒药

这个月来到北京,被高中同学的租房情况所吓倒,我进门的时候是一片杂乱的门厅,厨房内的瓷砖包着一层油渍,厨具也脏脏的,干货被杂乱地堆在侧桌上。走进卧室是不平整的墙壁,小小的床,局促的空间。转身走进洗手间,首先灯不亮,而且灯罩已经不翼而飞。过于简陋的浴室设施,头顶挂着脏脏的浴袍,洗浴用品被横杂地堆在一起,马桶盖是歪的。那一个瞬间,我感到我绝对不要来北京工作,如果我面对的租房环境是这样的。

但是,在第三天的时候我去了北京同事家里玩,和我的高中同学的租房环境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如果说我高中同学的租房让我觉得很糟糕,难以长住的话,我北京同事的租房环境就是让我反思自己的房间是不是可以再升级一下。同在北京,但是大家的居住条件却差距这么大。我想原因不只是租房价格和面积,更重要的是自己对居住环境的要求和维护。

这一次的北京之旅也让我回想到在上海住青年旅舍的回忆,那时候我只是因为作为中途歇脚,找了一个一晚100左右的青年旅舍暂住一下。我一进门就被满鼻的臭气包裹,左手是一个脾气很不好的老人的房间,右侧是卫生间,里面是蹲坑与强行塞进洗手间的洗衣机,根本没有办法好好地刷牙,更别说洗漱台上各种随意堆放的洗漱用品。窗子上有着铁锈,房门也是年久失修。进入了女生房间,足足放了五个上下宿舍床,中间的桌子上摆着前几天的外卖,脏脏的被子。在床上还躺着感觉半死不活的、毫无生机的女性,不断地刷着手机。在后半夜,常住在此的女生之间居然还起了争执,后半夜在吵架。

这两个回忆让我意识到人和人之间忍耐力的区别,以及人可以让自己陷入在糟糕的境遇中多久。北京的第一天我是震惊的,但是到了第三天我似乎已经适应了。这种强适应能力也让我后背冒汗,我们是多么容易让自己陷在糟糕的境遇中却不自知。人从小小的容忍和忍耐开始,然后开始适应,然后觉得生活本就如此,直到巨大的灾难来敲门。

偶然发现的心理咨询师周梵在书中提到:“其实,所有的受害都是无明造成的。无明会影响一个人与他人的亲密关系,甚至会影响生命的所有领域:工作、金钱、健康…….其实,人生是可以避免在困境中艰难抉择的。

所谓困境,就是要么看不到出路,要么每条出路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在情况变成现在这种进退两难或举步维艰之前,他们已经做了无数次的选择,才把所有的机缘都牵引聚集到这种状态。

只有生活在无数次无意识的选择之后,积累到足够大的冲击,人们才会意识到不对劲。这种觉知是被巨大的痛苦撞出来的。不幸的是,很多人对痛苦的忍受力异常强大,所以他们无明的程度也会很深。对自己的自动化反应没有觉知,就意味着你是没有自由的,只能任由自己被一股在自己体内,却毫无觉知的力量拖拽到生活的困境中。”

在坏事在萌芽状态就掐灭它,意味着对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要先有觉知,然后有行动。不要小瞧小剂量的消极能量积累出来的后果,要不就是让你每一天都浑浑噩噩,要不就是到后来变成一场难以招架的灾难。

2021年10月2日

catch the moment-2021年8月

2021年8月第一周记录

2021年8月第二周记录

2021年8月第三周记录

2021年8月第四周记录

爆发与抉择的8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1年8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准确地来说是来自9月的我的汇报。和7月情况一样,8月也是心力交瘁的一个月,所以没有卡在月末前整理完当月总结

如果说7月的时候,我是因为不断地离别而感到难以承受,那么8月的我则是因为孤军奋战和对现有工作怀疑而导致的心力交瘁。

8月开头的时候我去参加了一次剧本杀游戏,还看了两个美术馆(浦东美术馆+UCCA Edge),试图通过额外的活动而让自己振奋起来,但是最后还是陷入了心情泥沼中。第一周尝试摆正心态,第二周孤军奋战、公司内部动荡导致内心动摇,第三周彻底崩掉,第四周争取到休整时间,尽力完成放假前最后一个假期。本月的心理咨询强度也是基本一周两次,一共五次。除此之外去了两次美容院,四次举铁和两次放松。

最后我决定在目前的公司再待一段时间,再尝试一下。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我想掌握自己生命主权的意志极其强烈

因为我这个月的处于抉择的交叉口,所以我把心理咨询增加到了一周两次。当我处理不了我内心的困惑,我的家庭也给不了我需要的指引的时候,我自然变得很依赖固定的心理咨询设置,让我感到安全。不只是这个月,之前我也和咨询师聊了很多次关于工作的事情,关于我的感受,对第一份工作的想法等等。8月是我试用期的最后一个月,所以我被设定了截止日期,我必须要在这个月解决掉是否要在这家公司久呆的问题。我和咨询师有更强的动力聊出结论来。咨询师对我的反馈也变得更加行动指向,比如我可以怎么和上司谈,我对工作和生活的界限是什么,我们下次的咨询议题是什么。

然后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就是 我在咨询的时候呈现了非常矛盾的心理状态,似乎进退两难,不知道如何行动。但是另一边,我的行动力会比咨询师给我设定的截止日期要快得多。我更快地提出了调岗的需求,我更快地找朋友寻求反馈,我更快地提出离职。

即使在极度挣扎之中,我愈发体会到自己想要自己做决定的意志极其强烈。换言之,任何人的意见都只是意见,我想要自己做最后的决定。不要告诉我要怎么做,我会自己想明白。

在心力交瘁的当下爆发出的强推进力让我自己也惊讶了。

油与水 式的分层生活

现在职场中有一个词很热门:“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我之前也是这个词的拥趸,因为我有长长的代办清单想去完成,单一的工作自然是无法满足的我多样的需求和动力,所以我想在工作之余去实现其他的目标。我没有找互联网行业、咨询业、投行的工作原因之一就是他们严重的加班文化。我需要守住我的生活时间,这样才能守住我的其他人生目标。目前这一份工作的确是准时下班的情况更多,但是下班后会又偶尔的联系,以及还有深夜搭建展览、周六日的活动。每次到那个时候,我的内心会强烈地抗拒,因为我被侵占的不只是时间,而是拖慢了我实现其他目标的速度。

渐渐地我感到自己的生活变得像是一辆火车在两条轨道上同时行进。一条是目前的工作要求,我想要做好它。一条是我的人生目标,我要守住生活时间。这两个轨道所占用的时间会时不时冲突,更因为我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和这是我第一份工作,所以还没形成工作风格的我被工作内容本身以及周围人事变动 严重消耗。

双轨制的生活状态这让我想到大三下时的感受,那时候我也爆发了巨大的心理冲突。我在父母对我的期待(继续财务和商业的道路,去英国读商科)和我对自己的期待(探索文化创意领域)产生了无法调和的冲突。因为我只有一个我,我的一天只有24小时,我没办法同时满足这两个期待。在本科的前三年我一直在试图调和这两者,通过不断增加学习时间、严格自律甚至有时候透支自己精力的方式,勉勉强强撑到了大三下。大三下我发现之前的缓兵之计行不通了,我是真的要决定研究生专业是什么,而且这俩个期待是没办法通过折中主义解决的。

而8月的我也是在一个同样的交叉口上,我的试用期即将结束我需要决定是否在这家公司继续待下去。但是因为工作本身的高要求和高变动性,我无法同时满足工作的期待和我的生活期待。

你打算怎么选择?我再次被推到了这个选择的岔口上。

通过这两次极其相似的重大冲突,我意识到自己对生活的统一性的要求非常高。将时间分成两半,各自努力的活法没办法满足我。我希望我在做的事情、我的价值观、我的目标是统一的,也就是说我的生活是整体地运转的,浑然天成融为一体。

职业的我VS真实的我

人在工作中会带上职业面具:我是一个医生,我是一个银行职员,我是一个服务员,这不仅是保护自己的方法,也是社会鼓励的、能体现高度职业素养的方式。人在生活中也会带上人格面具/标签:我是一个高等受教育者,我是一个母亲,我是一个长辈,通过标签我们快速地理出次序,人的行为也和惯常的期待相符,这是社会所鼓励的也是社会的润滑剂。人们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社会角色。

但在其中,我感到了一些压抑。带着专业的面具和同事们、合作方进行公事公办的交流会让我感到一部分的自己没有被看到,同时我也没看到对方的全部。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对每个人展示真实的自我,也没有必要了解对方的全部故事。我只能说 隔着一层接触人,让我失去了与人的连结感,我感到自己本可以更加真诚地面对他人,这也意味着我更加真诚地面对我的生活,投入我的生活。

这个问题我还没有理出思绪来。有时有过于真诚对自己也是一种负担,因为我会过度承诺。对他人也是一种负担,因为别人没有准备好如何承接这种单刀直入式的交流方式。

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相比于受雇于他人,成为自由职业者/经营者是个更好的职业选择,因为我可以以我本身存在,而不是作为一个公司的分支。

9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