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ch the moment-2021年8月

2021年8月第一周记录

2021年8月第二周记录

2021年8月第三周记录

2021年8月第四周记录

爆发与抉择的8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1年8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准确地来说是来自9月的我的汇报。和7月情况一样,8月也是心力交瘁的一个月,所以没有卡在月末前整理完当月总结

如果说7月的时候,我是因为不断地离别而感到难以承受,那么8月的我则是因为孤军奋战和对现有工作怀疑而导致的心力交瘁。

8月开头的时候我去参加了一次剧本杀游戏,还看了两个美术馆(浦东美术馆+UCCA Edge),试图通过额外的活动而让自己振奋起来,但是最后还是陷入了心情泥沼中。第一周尝试摆正心态,第二周孤军奋战、公司内部动荡导致内心动摇,第三周彻底崩掉,第四周争取到休整时间,尽力完成放假前最后一个假期。本月的心理咨询强度也是基本一周两次,一共五次。除此之外去了两次美容院,四次举铁和两次放松。

最后我决定在目前的公司再待一段时间,再尝试一下。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我想掌握自己生命主权的意志极其强烈

因为我这个月的处于抉择的交叉口,所以我把心理咨询增加到了一周两次。当我处理不了我内心的困惑,我的家庭也给不了我需要的指引的时候,我自然变得很依赖固定的心理咨询设置,让我感到安全。不只是这个月,之前我也和咨询师聊了很多次关于工作的事情,关于我的感受,对第一份工作的想法等等。8月是我试用期的最后一个月,所以我被设定了截止日期,我必须要在这个月解决掉是否要在这家公司久呆的问题。我和咨询师有更强的动力聊出结论来。咨询师对我的反馈也变得更加行动指向,比如我可以怎么和上司谈,我对工作和生活的界限是什么,我们下次的咨询议题是什么。

然后发生了很有趣的事情就是 我在咨询的时候呈现了非常矛盾的心理状态,似乎进退两难,不知道如何行动。但是另一边,我的行动力会比咨询师给我设定的截止日期要快得多。我更快地提出了调岗的需求,我更快地找朋友寻求反馈,我更快地提出离职。

即使在极度挣扎之中,我愈发体会到自己想要自己做决定的意志极其强烈。换言之,任何人的意见都只是意见,我想要自己做最后的决定。不要告诉我要怎么做,我会自己想明白。

在心力交瘁的当下爆发出的强推进力让我自己也惊讶了。

油与水 式的分层生活

现在职场中有一个词很热门:“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我之前也是这个词的拥趸,因为我有长长的代办清单想去完成,单一的工作自然是无法满足的我多样的需求和动力,所以我想在工作之余去实现其他的目标。我没有找互联网行业、咨询业、投行的工作原因之一就是他们严重的加班文化。我需要守住我的生活时间,这样才能守住我的其他人生目标。目前这一份工作的确是准时下班的情况更多,但是下班后会又偶尔的联系,以及还有深夜搭建展览、周六日的活动。每次到那个时候,我的内心会强烈地抗拒,因为我被侵占的不只是时间,而是拖慢了我实现其他目标的速度。

渐渐地我感到自己的生活变得像是一辆火车在两条轨道上同时行进。一条是目前的工作要求,我想要做好它。一条是我的人生目标,我要守住生活时间。这两个轨道所占用的时间会时不时冲突,更因为我加入了一家创业公司和这是我第一份工作,所以还没形成工作风格的我被工作内容本身以及周围人事变动 严重消耗。

双轨制的生活状态这让我想到大三下时的感受,那时候我也爆发了巨大的心理冲突。我在父母对我的期待(继续财务和商业的道路,去英国读商科)和我对自己的期待(探索文化创意领域)产生了无法调和的冲突。因为我只有一个我,我的一天只有24小时,我没办法同时满足这两个期待。在本科的前三年我一直在试图调和这两者,通过不断增加学习时间、严格自律甚至有时候透支自己精力的方式,勉勉强强撑到了大三下。大三下我发现之前的缓兵之计行不通了,我是真的要决定研究生专业是什么,而且这俩个期待是没办法通过折中主义解决的。

而8月的我也是在一个同样的交叉口上,我的试用期即将结束我需要决定是否在这家公司继续待下去。但是因为工作本身的高要求和高变动性,我无法同时满足工作的期待和我的生活期待。

你打算怎么选择?我再次被推到了这个选择的岔口上。

通过这两次极其相似的重大冲突,我意识到自己对生活的统一性的要求非常高。将时间分成两半,各自努力的活法没办法满足我。我希望我在做的事情、我的价值观、我的目标是统一的,也就是说我的生活是整体地运转的,浑然天成融为一体。

职业的我VS真实的我

人在工作中会带上职业面具:我是一个医生,我是一个银行职员,我是一个服务员,这不仅是保护自己的方法,也是社会鼓励的、能体现高度职业素养的方式。人在生活中也会带上人格面具/标签:我是一个高等受教育者,我是一个母亲,我是一个长辈,通过标签我们快速地理出次序,人的行为也和惯常的期待相符,这是社会所鼓励的也是社会的润滑剂。人们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社会角色。

但在其中,我感到了一些压抑。带着专业的面具和同事们、合作方进行公事公办的交流会让我感到一部分的自己没有被看到,同时我也没看到对方的全部。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对每个人展示真实的自我,也没有必要了解对方的全部故事。我只能说 隔着一层接触人,让我失去了与人的连结感,我感到自己本可以更加真诚地面对他人,这也意味着我更加真诚地面对我的生活,投入我的生活。

这个问题我还没有理出思绪来。有时有过于真诚对自己也是一种负担,因为我会过度承诺。对他人也是一种负担,因为别人没有准备好如何承接这种单刀直入式的交流方式。

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相比于受雇于他人,成为自由职业者/经营者是个更好的职业选择,因为我可以以我本身存在,而不是作为一个公司的分支。

9月9日

重重受难的7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1年7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

本月的开头就不太顺利,是个低潮期。6月的月总结中就提到了7月初的一次精神崩溃,然而这并不是结束。7月比我想象得更加无情和耗尽精力。第一周的精神崩溃,第二周的直属上司离职,第三周得知唯一的同部门同事也要离职,第四周迎接我同事的离职。这接二连三的、猝不及防的离别直接触发了我的离别焦虑,这个月的心理咨询次数升到了6次之多。我的日常学习、锻炼也完全停止,阅读量降到了6本,每天都是在苟延馋喘着维持着精力把我的工作完成。

有意思的是,在7月的第二周因为食欲下降得很厉害,所以达到了我的近几年的史上最低体重,在后半月又因为压力进食了不少的甜食和碳水化合物。嗜睡、赖床这些不会在我身上出现的情况也一一出现,我讨厌面对新的一天,我也害怕面对新的一天。

在7月最后一周,我又经历了一次急性肠胃炎,所幸持续时间并不是很久。

总而言之,这个月对我来说非常难熬。心理层面上的挑战非常大,可以说是怕什么来什么的一个月。

2021年8月9日记:在写下上述的7月梳理后,我在8月的第一周又一次知晓了一位同事的离职和另几位同事的离职意向。我的时好时坏的情绪状况又持续了一周。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追而不舍的眼光,是什么限制了我们?

上个月末的时候打算重新做人,所以报了一个现代舞的班。虽然后来生活中的波折很多,还是按时去上现代舞课了。舞蹈教室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壳子,可以钻进去暂时喘息。

在学习舞蹈的时候,老师让我们观察自己的动作和身体的各个部分,想象自己是一个愤怒的人、快乐的人、魅惑的人、疯狂的人等等。这做起来比想象得难多了。比如当指令是假装你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人,你要去勾引你对面的学员。你的动作、你的步伐、你的眼神会是什么样子。在做这个练习的时候,首先升起的想法是:“我不是这样的人,我要怎么演出来?” 因为从开始就把自己和非常有魅力的人划分开来,所以我后来即便努力去做,也很容易笑场或者破功。其次的情绪是摸不着头脑,不断地回想那些我感到有魅力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回忆中,从魅力的A拿一些元素,从魅力的B拿一些元素,凑在一起却是四不像。最后进入我大脑的想法是“别人眼中的我是什么样的?”“我和别人比起来有没有落后?” 因为舞蹈课是团课,所以当你在做工作的时候,也会在意他人的眼光。(虽然实际上的氛围非常宽容,而且大家并不在意别人在做什么,也没有淘汰和选拔的机制)。

在这个小小的舞蹈练习中,我意识到周围存在着很多框住我们自己的东西,其中最难挣破的是自己对自己的认识。我不是这样的人,这不像我做的事情等等。人通过维持一致性和寻找连续性的证据来保护自我认知:我是谁,我会做什么,我不会做什么。这些都是为了保持自己稳态的做法,但是从诞生到现在我们又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着。我们的身体在长大,我们的细胞在代谢,我们周围的环境,我们自己的想法等等。今日的我还是昨日的我吗?我是如何把现在的自己和八岁的自己联系在一起的呢?

眼光的牢笼来自观者,更来自内心。

这世界应该这样,应该那样

我们感到痛苦的原因往往是难以接受事实,难以单纯地接纳当下的情况,而是不断地与之抗争。我在入职当前这家公司的时候,带着的想法是:“怀着学习的心态,边做边学。”但是后来发现一家创业公司的流程是不完善的,方法论也是在进化中的,所以我的角色与其说是学生,不如说是开拓者更为贴切。但是,我却不断地想逃避和否认这个事实。我抱怨为什么公司没有带我的人,为什么其他部门的人无法回答我的问题,时常感到沮丧和无措。

但是追根究底的话,是我不愿意改变对这家公司的假设和期待导致了我后来的种种失望。我希望公司能有一个完善的培训体系,清晰的流程,有条不紊地项目管理规范,然而即便是大公司也无法做好这几项,何况是我现在入职的一家创业公司。但是我如果决定留下,那么需要修改的就是我的期待和假设。

坚守自己框架、自己本位的重要性

公司就像一个能量场,围绕着公司的使命和目标。人们需要去办公室办公的原因就是通过这种定期的聚集仪式感不断地增强这个场域对人的影响。所以一旦进入公司的场域,我就感觉到周围的期待,比如现在待办事项很多了,是不是要多加班干一些活。另一个部门最近走了好几个人,是不是要少给他们下任务等等。最近召开了公司的战略会,管理层热情洋溢地和员工们分享了他对公司的愿景,收口在员工可以从中找到他们的发展空间和对未来的想象。

听完战略会的当下,我自然是受到了感染,感到跃跃欲试。但是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那时我是被整个场域的氛围所影响。即便战略很雄心勃勃,每个部门都要蓄势待发的阶段,但是公司的目标和我个人的目标终究是无法完全一致的。现今公司会继续在家具家居行业深耕,但是我的目标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东亚的国际交流,而我理想的工作形态是自由职业以及日韩出差。这两项是现今的公司无法给到我的,甚至在他们的未来规划中也无法纳入的。

当然,这不意味着我和公司的目标就毫无契合点。对美的呈现的追求,对生活方式和家居生活的探索一点上吻合的。但终究这家公司的愿景只是我个人愿景的一部分而已。当想清楚这一点后,我突然可以退一步观察我的生活。在公司这个场域里,我被鼓励多加班多奉献,更快速地完成工作。加班就意味着侵占我的个人时间,更重要的是我的注意力将被公司的目标所吸引,但是我自己想探索的其他领域就会受到忽视。

如果我对自己想做什么不够清晰的话,别人的逻辑就会进入我的大脑,我就不是全力在完成我的梦想,而是在完成别人的梦想上顺便追求我的梦想。这种权重的分配自然是不合理的,我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找到一家公司可以配合上我的愿景和目标,以及在工作中不要忘记矫正自己的标准,而不是用公司的期待取代我自己对自己的期待。

回顾大三的某一天

我记得在我大三尾声的时候,我开始考虑自己未来研究生读什么。那时候的专业是财务管理,周围的朋友也都是商科专业,比如会计、经济学等。在那个平台和环境下,很容易就想要去继续深造现有的商科专业,然后去查找世界知名商学院是什么,排名怎么样。

那是一个下午,我坐在我出租房的白桌子前,考虑着我想干什么,以及世界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那时我意识到如果单凭财务处理能力去比拼的话,未来是一场硬仗,而且我没有什么很大的把握可以胜利。因为商科专业非常饱和,无论是研究生申请还是后续的工作申请,你需要有一张完美履历:毕业于某某知名大学,在某某大公司实习,在某某大洲做志愿者等等。如果我继续按照目前的路走的话,我只会不断地感到自己的不足,而且是对过去已发生的事情持续地感到不足。这是一条人人都认可的大道,但是走得比别人快并不容易,我拼尽全力也不过能拿个中上游的名次,从买卖上可不太划算。

而那时中国的经济发展很迅猛,金融行业也在冉冉升起。但同时我也意识到文化行业和设计行业也在不断发展中。如果光拼现有的财务专业是走不通的话,要不要给自己增加一个维度?在一个维度上走不通的话,不如直接复杂化整个比赛,让比赛的评判标准变得更复杂,和对手们比较综合分数呢?

下一步的中国市场会需要什么?以及和国际相比,中国市场会需要从国际上吸取什么样的人才和经验?那时我的回答是审美,下一步中国市场会更加认可美的价值,文化的价值,而这一条从未走过的道路,中国必然需要和其他国家合作,从其他国家的已有实践中获取经验。

循着这个思路,我决定了自己的研究生专业不会再做和财务相关的,而是要和美相关的。因为这个想法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概念,当时的我也无法把她细化成更加具体的领域,那么从美的最高层次去学习–艺术。

当下的我正是循着大三时我的预期再往前走。我的研究生专业如我所愿是艺术管理,而我现在就职的公司在美的呈现上也非常注重。我虽然握有罗盘,但是事情的发展并不如预期得那么顺利。我因为抑郁症状休学了半年,我的父亲在研一的时候神志退化,我的工作环境人员流动率极高,触发了我的分离焦虑。即便有许多不安的事情、不顺利的事情发生,但是我还在继续走在我给自己设定的路上。

当下的我对未来还有什么期许呢?这是近期我要思考的问题吧。就像大三的那一个普通的下午一样,人的意志可以把普通的日子也变得不普通起来。开启我下一个转折点的日子在什么时候呢?

2021年8月9日

catch the moment-2021年7月

2021年7月第二周记录

2021年7月第三周记录

2021年7月第四周记录

晴天开局,暴风雨落幕的6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1年6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

本月的工作重点是GUBI品牌和寰球游击书店项目,工作的强度虽然比5月份要减少了1/3, 但是我的困惑和无措并没有减少。只能在不懂和不确定之间摸索我该做什么,我需要做什么。除此之外,还帮忙了两家媒体的拍摄和一个线下酒会。个人学习上,除了最后一周的状态不佳,其他的都调整为了早上舞蹈运动-日语学习-韩语学习,自我学习的时间增加了很多,值得鼓励。本月一共阅读了19本书,其中工具类6本,心理类4本,个人成长2本,文化类3本,形象管理类1本。

端午节的时候回了一次家乡,第一次尝试了一个人呆着只做手工和看书来恢复5月份的过度透支。个人形象管理上一次美容院,一次头发护理,五次健身房,一次泰式按摩。心理咨询做了两次,但是咨询师点出来我忘记付款的情况,她说这是我生活的反映,我是不是注意力透支很严重。我的确在月末的时候摄入垃圾食品和糖分的频率在增加,以及爆发了一次精神上的崩溃。社交上,一次和不认识的人,一次和认识的人,一次和同事聚餐。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记录下我经历的又一次精神崩溃

在6月底到7月初衔接的一周里,我经历了很糟糕的体验。首先是身体的嗜睡和动力的减弱,所以即便早上的闹铃响了,我也不想起床。这样嗜睡和低动力的持续了四天,之后便是周末。但是我还是提不起劲来。然后在周末的时候,我和妈妈爆发了很大的冲突。感觉一瞬间我的精神状态重新回到了本科大四抑郁爆发的时候,只有通过尖叫和崩溃才能让父母直观地理解到我的痛苦。我觉得这样的情景非常可悲。

整个流程是:首先是压抑情绪,然后身体会蜷缩在一起不想做任何事情,不想见任何人。会突然暴哭,然后又重新安静下来,再次突然暴哭。一边会不断刷手机,害怕有人会发信息给我,又渴望和别人对话,得到安慰。之后是通过不断的看视频,让自己的眼球疲惫之后才能睡一会。在半夜醒来,会看着窗户发呆,“如果跳下去会不会轻松一点?”。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会进入行尸走肉的阶段。

可能是因为是第二次体验,所以我感到自己似乎更懂得如何照顾自己。第一件事情:取消周末的所有约见,第二件事情:调休一天,而不是强迫自己尽早恢复,第三件事:让自己尽情看视频和吃想吃的东西;第四件事情:等待。崩溃的高峰在周六晚上爆发,周日的1:00都还是很糟糕的精神状态,调休一天申请成功后,我感到自己轻松了很多。下午6:00的时候精神恢复了稳定状态,然后我的心会蠢蠢欲动要不要取消调整,正常上班,然后我说服了自己给自己更多的时间休息和调整。周一下午感到大脑开始可以工作了,所以现在正在补上6月的总结文章。

从崩溃中学到的两大TIPS就是:第一,不要相信崩溃时期的自己的判断,那时候更多的是情绪驱使,要为自己争取更多的休息时间,才能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第二,自己把自己捞起来。回想起来,在抑郁边缘的时候,最后的一根稻草就是我爸爸通过电话严肃地警告我:“不要想着停学,无论你感受怎么样,你都不可以延期毕业。延期毕业写在简历上会非常难看。所以就休息一下,然后继续学习就好了。” 然后我意识到,我的父母在这件事情上帮不上我,他们不是我的理解者,我要自救。我在家里又休息了几天之后,自己去学校医院的急救室,然后自己定了回中国的机票。

而这一次的崩溃的最后稻草也是我父母给我的。我这一次也要自救,就像本科时一样。

边写文章边分析以上崩溃发生的原因,我突然有了一个自己的解释。为什么我对于父母的反映和行为感到如此痛苦呢?的确他们的指导是对的,我最好不要停学,我最好现在就找到大公司,找到喜欢的城市买房子。无论把他们的理由说给谁听,那个听众都会同意我的父母在为我着想。但是我为什么如此痛苦呢?原因是他们并没有看到此时此刻的我,而是一直在为一个理想的女儿模板在考虑事情和投入资源。此时此刻的我没有被看到,没有被理解。

我的爸爸想着未来的我可能因为延期毕业而找不到好工作,所以逼迫我继续学习不要中断学业,无视了当时我身心已经被压力逼到绝境的情况。这一次,我妈妈想着未来的我会需要一套房子,进入一个大公司,所以不断逼迫我下决定要在哪里稳定地工作,稳定地生活,但是无视了当下的我正处于刚进入社会的迷茫和弱小。对的,我的父母的确尝试为我着想,帮我选正确的道路,但是他们服务的对象并不是他们真实活着的女儿,而是他们想象中的未来的一个完美而幸福的女儿模板。通过纠正当下的我,来完成他们对未来女儿模板的描绘。而我的想法,我的情绪并没有被看见。所以我感到如此大的内心冲突,我感到如此得痛苦。

干正事和玩的界限从何开始出现?

我这个月见了一位艺术家朋友Chami。严格说来,我们也算不上朋友,我很早就关注了她,然后收藏了她的一幅画,也因此加了微信,此后也没有联络,直到这个月和她约着喝一杯咖啡。我们互相闲聊,在谈到生活状态的时候,我问她平常是如何处理生活和工作的平衡的。她回答我说,其实她工作与生活的界限并不是很明确。因为平时她也喜欢翻一些画册看,而她的工作也需要她看画册来寻找灵感。所以对她来说,工作就是生活,生活就是工作。累了就休息,还有精力就继续生活/工作。我听到这段话的时候,感到非常羡慕。因为在我的脑中,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其实非常清晰,所以我在周末的时候打开电脑我会觉得牺牲和委屈。下班后我也不想再看工作的文档。Chami所描述的状态是我所期望的。

当我往深处挖的时候,我发现对我来说不单单是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很明确,工作和兴趣爱好的时间划分,干正事和休闲的划分等等我的脑里都会分的很清楚。我一直往前追溯,最后我意识到这个分界线的最初概念可能是源于教科书和课外书的区别。被写进教科书的知识比写进课外书的知识更值得重视和反复背诵。而这个概念大概从小学的时候就被种下了。作业没有写完的话,不要看课外书。学业紧张的话,不要花时间在课外书上。延伸到现在就变成了,能产生钱的就是干正事,花钱的就是在休闲。我的上司给我布置的工作是正事,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是休闲。

当这一条分界线产生的时候,也同时产生了不耐烦和牺牲感。我的一天被割裂成了两块,努力工作才能让自己不带愧疚地休闲一下,我休闲了很久的话,就必须要逼自己工作,努力一下。

我感到这个划分很愚蠢,也不是我理想的生活状态。我的反思还需要继续……

2021年6月30日

catch the moment-2021年6月

被工作压力峰值所震惊的5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1年5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

这个月的第一周回了一次老家,第二周见证了同部门同事的离职,第三周和第四周是地狱模式,压力和工作量都达到了顶峰。也因为工作量的饱和和身体的疲倦,所以一直到6月的第一周周末我才开始写5月份的总结

个人提升上,我利用好上下班乘巴士的时间,看了11本书(9本中文,2本日语),对于这个数字我感到非常惊讶,全部都是上下班在巴士上完成的,滴水穿石的力量就在这里体现吧。生活上,两次心理咨询,其实我现在已经慢慢能处理自己的心理危机,持续进行心理咨询的原因更多是发现自己成长中的盲点,所以间隔时间在拉长。这个月几乎没有开过火,因为过于繁忙,所以回到家基本都是很晚了。人际交往上,本月分给社交的事件很少,没有接触到新的朋友,更多的是在公司内部的频繁交流,慢慢记住各个部门的职能和人的名字。娱乐上,看了一次话剧。个人形象上,报复性地办了一张美容院的卡,进行了我的第二次头皮护理和第一次皮肤护理。把自己头发重新染回了深色。找了家附近的一家健身房试了一次课。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难以复制的优势

或许是因为一个人挑战过很多事情,以及学生的身份和我捆绑了太久,所以我遇到不会的事情第一个反应是我要学会它,这样既可以多一个技能,又可以省钱。

在5月的最初我遇到了信念“我现在不会,但我可以学”的滑铁卢。我打算自己学会编程,然后给自己做博客网页。但我越是学习越发现编程整个学科的浩大。尤其是我的朋友告诉我,我目前学到的只是静态网页,如果要做到动态网页的效果的话,我需要学更多的学科。在那个瞬间,我的大脑开始快速地计算成本和收益。

当前我是使用Wordpress网站提供的个人博客套餐,每年的价格在500元左右。我的确可以自学如何搭网站,但是其中耗费的大量的学习时间、练习时间、犯错与纠正、找人指导的时间加总起来会非常惊人。我不是没有脑力可以学习它,但是正因为我有脑子,所以我更能判断出什么选项对我是更高效的。

除了学习编程这件事情,还有健身的事情。我虽然在家里买了简单的健身器材,而且我已经无氧运动的底子,但是自己锻炼的过程中会出现两个阻碍:1. 我不能把自己逼到极限,而是见好就收 2. 我无法判断自己动作正确与否。这两个阻碍加起来,会让我实现自己的健身目标之路非常坎坷。这件事情也是同样的,不是我做不到,而是我选择去做反而是更不划算的决定。

由这两个失败,我意识到人的不可复制优势其实是来自于对某领域整个系统的把握以及在这个领域投注的时间。经验和信息的加成能够产生更好的判断力,而这种判断力是难以复制的。所幸的是,现在的市场经济下我可以通过购买专业人士的服务来更快速和高效达到我的目的。但由此也促使我去思考我应该在哪一块领域内投注我最大的热情和最久的时间。

当身体反应成为信号

在五月的第二周,和我同期入职的一个同事提出了离职。这件事我有预感,但是我没想到她会在那个时间点选择离开,比我想象得早多了。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感到很惊讶以及有情绪的翻涌。后来在LAST DAY的时候,我更是流泪了两次,我也被自己的泪水所吓到。我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由两个理由。第一个理由是,因为我看过这个同事从入职的昂扬到中间的纠结,到最后的潇洒离开。其中各种酸苦虽不能感同身受,但也从迹象中略知一二。第二个理由是这个同事没有预告的离开大概会让我想到我爸爸的病。同事的离开和我爸爸神志的离开一样让我感到猝不及防。我对于突然的告别似乎变得很敏感。

五月的下旬是压力达到顶峰的时刻,我虽然每天都在努力工作,但是待办事项不但没有变少,而是变得更多。当我终于熬过了开业当天,接下来又是一周的直播。其他的部门的人有一些时间喘息,但是对于我所在的部门来说战役还没有结束。在潜意识感到压力的时候,我的智齿会开始疼,止痛药也没有什么作用。到我的表层意识也能意识到压力过大的时候,我就会开始通过自我伤害的方式来补偿自己,比如熬夜、甜食、垃圾食品等等。如果是从前的我,会在熬夜和吃夜宵之后责备自己以及开始担心发胖。

但是我现在反而很感激我的身体的这个反应,因为这是一个信号让我注意到自己状态(虽然我没办法调整它),而且进食成为了我的短暂的自我疗愈的方法。他虽然不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但是所幸我的身体知道如何让自己短暂恢复。

在翻看先前的ONENOTE书籍摘录的时候,看到了一段很好的话,来自《思维故事》:

当你真正明确了自己的人生意义之后,会愿意为此舍弃好情绪,接受坏情绪。因为无论好情绪还是坏情绪,它们都是一种信号,一种工具而已。你现在有机会做一个选择,可以利用这些信号知道选择的机会来了,而不是说,我要留住这个信号,或者逃避这个信号。即便感受是坏的,如果能帮助我们达到目的,也是正面的。而那些让我们感到舒适、享受的好情绪,却可能让我们丧失动力,成为负面情绪。

沟通的艺术

这一点大概是未来的职业生涯中我需要去学习的部分,尤其在跨部门沟通上。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职能,如何说服别人意识到协助我做工作,其实也是帮助他自己。在每次和别人沟通之前,我都会内心打一下草稿,但是我内心想的说辞最后说出来总觉得有些变味,感觉自己的意思并没有准确地传达到。

针对这一点,我又想到一个关键词是EGO。沟通其实是一个处理自己EGO和处理他人EGO的事情。我如何降低自己的EGO,对我重要的事情不一定对他人重要;我如何不只想到自己的目的,而是创造共赢的场面。

这个话题留待未来更多的思索

2021年6月5日

catch the moment-2021年5月

2021年5月第二周记录

2021年5月第三周记录

2021/5/14 抽空去看了一次话剧;2021/5/17 漫天的邀请函邮寄任务;2021/5/20 产品研发-帆布包选布料中

2021年5月第四周记录

2021/5/21 协助开业花艺准备 ;2021/5/26 在国际连线直播 ; 2021/5/29 告一段落了!送走北京同事们

横冲直撞的4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1年4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

本月发生了挺多的事情节点,本以为过去了一阵子的事情,但是实际发现就发生在本月。首先,我完成了我的毕业答辩,正式毕业了,还去拍了毕业照。其次,工作第二个月一些项目就直接压在我肩头,进入了多任务同时处理的状态,不会觉得自己是不是没有做核心业务了。最后,在月末还爆发了一次急性肠胃炎。预估是工作压力大导致身体免疫力下降,然后又正好吃了不干净的外卖。整体上,精力有点不足,所以嗜睡的情况增多;因为工作压力,身体紧张的程度也增加了。

个人提升上,我利用好上下班乘巴士的时间,看了7本书(5本中文,2本日语)。生活上,两次心理咨询,保证了室内的鲜花不断,认识了好几种花朵名字。甚至还因为忘带钥匙,开了一次锁。人际交往上,本月分给社交的事件很少,没有接触到新的朋友,见面的就是那几位。两次多人聚会,一次单独见面。3月份没有做完的感谢信发送也在这个月催促自己发完了。娱乐上,看了一次话剧。个人形象上,根据自己指定的颜色和风格在更新换代我的衣橱,希望能打造出胶囊衣橱,另一方面,本来想尝试单簇假睫毛但是耗时太久。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精力管理受多因素影响

工作之后感受到最明显的事情就是精力不足。因为精力不足导致回到家之后就什么也不想干,只想刷淘宝,看视频来消磨时间,有时候会熬夜导致第二天的精力也变得不足。需要管理的并不是时间,而是精力。精力不足的表现在各个方面显现出来,例如我现在正在写的月总结。我就感到3月份和4月的月总结无论是思考的深度,还是分析的角度都不如从前。因精力不足,所以我对生活的感受在简化,我对自我和生活状态的思考在减少,我的知识摄入在减少。

除了工作本身占据大量精力,还有突发事件引发的情绪反应也会高速消耗我的精力。例如在工作上和同事起了冲突,我展示的营销方案不被通过等等。如果把这些都只看做是一件实际发生的事情的话,只要就事论事就好。但是我不可避免地会为之增加更多意义。例如和同事起冲突的话,对方会不会心怀芥蒂,以后不好合作?我的营销方案不通过,会不会显得我没有潜力,我很蠢?这些额外的意义才是情绪消耗的最大源头。

工作占据过多精力的副作用还有延缓了我个人项目的进行。每天属于自己的时间在急剧减少,所以我没办法完成既定的目标,我感到自己在偏移航道,自己成为了工具人,而不是人生的主宰者。

对于以上的情况,我想到的解决方案是运动和计划。虽然每个目标都很重要,但是在此之前需要首先保证自己的状态,一旦身体不舒服,或者对自己身材的认可度降低的话,就会全面降低我的自信心和对自己的认可。其次是计划性,如果不将大块时间进行划分,然后定义其用途,那么时间就会被大块地浪费。

思考时间与产出质量并不成正比

在工作过程中,尤其是遇到策划类的任务,我总觉得需要给自己划出一段独立且不受打扰的空间,然后自己思索,这样才能拿出自己满意的方案。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我发现拿不拿得出方案其实早已决定,并不是我一味地增加时间,我最后输出的结果质量就会提升。我对项目目标的理解,对品牌的理解是我能否想出契合度高的方案的重要因素。功夫在诗外。除此之外,征求有经验人士的意见和反馈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我不能给出好方案的原因是我本身就没有这个储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因此,因此与其自己感动自己,不如打好基础和询问经验人士。

优先项目排序,做余生最重要的事情

这一项和第一条“精力管理受多因素影响”相联系。工作之后,我发现自己可支配的时间和精力大幅减少,这就对我个人的聚焦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有很长的wishlist想要完成,他们每一项都很激动人心,但是我无法完成所有。我只能挑出对我最重要的那些事情完成,而且我一生能完成的wishlist数量也许比我想象地更少。

人生是个极其复杂和混乱的多因素系统,简化和细究是一门艺术。但是我相信以下这句来自查理 芒格的话:“假设有20种互相影响的因素,那么你必须学会处理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因为世界就是这样的,但如果你能像达尔文那样,保持好奇心,并坚持循序渐进地去做,那么你就不会觉得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你将惊讶地发现自己完成能够胜任。”

2021年4月30日

在汪洋中寻找锚点的3月

你好呀,现在是2021年3月的娄依伦向你汇报这个月的故事。

最大的转变是我入职了新的公司,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随之而来的就是租房的事情,签完合同之后的一个月里在陆陆续续添置物品,而且我还花了一周刷白了颜色老旧的家具,订购了新的窗帘。工作到现在差不多入职了一个月,期间发生了换办公室和去参加秦皇岛的年会。本月的事件还是挺多的。

生活上,我一共参观了三个展览(AIM建筑事务所, UCCA沙丘美术馆,阿那亚艺术中心),参与了一次插画师分享活动(加到了喜欢的艺术家微信),在琐碎的时间里继续举办上海第一肉桂卷评选活动,本月大概试吃了5家肉桂卷。本月最为满意的甜品是漏奶华。

个人成长上,阅读了7本书,心理咨询3次,更换了手帐记录方式,导入了颜色去区分内容,网页设计编程和韩语的学习依然在进行,但是速度缓慢了很多。

人际关系上,见了五个人,两个工作认识的,三个是曾经的同学。我换掉了自己家里的洋娃娃,在慢慢走出分手的阶段。

在个人形象上,锻炼的时间因为事件和工作而不规律了很多,现在还在寻找穿插运动时间的方法。衣橱的整理和个人服装风格的摸索在继续进行。

在金钱上,这个月的支出有些超额,也没有按照预算来规划,收到了之前的一份Wallpaper稿费

这个月我学到了什么?

照顾好自己

入职一个月的最大感受就是,职场人的身份对我个人管理的要求更高了,因为白天的八个小时再加上通勤事件和加班时间,剩下的时间和精力便所剩无几。在真正开始全职工作之前,我曾以为只要按时下班,回到家我还是能有自己的时间。但是目前来看是不可能的,因为回到家的时候剩余的精力值非常不确定,而且很可能是所剩无几。从这个层面来看,我还是很庆幸自己选择了自己喜欢的领域,不然的话,每一天将会非常度日如年。而现在即便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少了很多,但是工作也能算成我想做的事情的一部分。

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是工作和生活如何平衡?有些回答是从时间维度去考虑的,下班准时以及假期的时候不加班是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前提,即工作与生活有着一条界限,而且要自己去坚决维护这条分界线。而我现在发现更好的方式也许是超越界限,让生活和工作之间的分界线模糊起来,这样就没有被迫去工作来换取生活时间的委屈感,随时随地我都在建立我的事业,同时我也随时随地在生活着。

上述是一个非常理想的情况,但是这个月我经历了多次的精力透支情况,带来的反噬就是我回家不想做代办事项,我想吃甜食和垃圾食品,我熬夜看视频,我不做护肤流程等等。我的咨询师反复提醒我,我一定要照顾好我自己。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比之前做得更好了,我现在不是以事优先,而是以我自己的感受优先。之前我可能会逼着自己完成待办清单,或者把未完成的待办清单集中在周末一起完成。但是我现在能够理解我的身体和感受,所以即便没有做待办事项,我也会安慰自己。

真实世界和模拟世界

人的一生中有很多的环境变化,从子宫,到父母照料的小家庭环境,到学校,到大学,到实习公司,到正式入职公司,到商业世界。在这一条光谱中,左侧是确定的世界,右侧是不确定的世界,人就在这条光谱上寻找自己能够忍受的最大不确定性,以及不断怀念生命之初的那个温暖安全的环境。

和大学比起来,工作的世界更加混乱不堪,截止日期、任务内容等等总是在变动,这对人的适应力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即便是工作的环境其实也不是真实的世界,作为被雇佣者每个月领固定的工资,在雇佣者创造的小环境里工作,这样的氛围其实削弱了许多不确定性。

然而在我们每次寻求安全感的时候,其实我们也在减少自己生命的可能性。去当公务员比当商人更有安全感,但是也少了很多发挥的空间。当一个学生比当一个项目经理更有明确的回报路径,但是也少了很多意外之喜。当一个学生是要交钱的,通过交学费让自己周围环境的变量减少。当一个职场人是收钱的,因为忍受着更多的不确定性和处理突发事件所以得到了报酬。

人可以忍受多么真实的世界决定了他在社会中的角色。那些公司所有者是首当其冲面对黑天鹅事件的人,中层管理者其次,然后是职员,然后是职员的孩子,然后是宠物。

跳进生活,享受所有

我会反复提醒自己记住的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未来并不比现在更美好。也许是为了有一个盼头,所以大人们会告诉孩子,等你长大了事情会不一样;等你去大学了,就可以玩了;等你考下这个证书,事情会变得容易起来。但我现在意识到人生没有所谓的坎,只要过了这个坎,事情就确定了,就会欣欣向荣起来。无论是什么身份,在什么环境下,我们都会不断遇到危机,遇到意外的情况。

因为把希望寄托在未来,然后让自己在当下不断忍耐的策略显得有些愚蠢。因为你在未来也不一定比现在过得好,也许你面对的是更大的困难。我的潜意识里会觉得职位比我高的人过得会比我好,他们会更知道如何处理事情,更有经验。但是我发现无论是哪个级别的人,他们都在一团乱麻中寻找解决方案,级别越高,线头越乱。人在任何阶段都有着困惑和迷茫,都希望寻求确定性的答案,有着寻求他人的建议的需求。这种不断向外求的习惯性动作源于人们难以忍受不确定性和失败。但是事实显而易见,我们无法清除所有不确定性,我们也无法杜绝失败的发生。

不确定性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正如失败一样。失败和成功只是硬币的两面,我们的生活不需要因为他们出现的比率而感到忽上忽上,只要保持一直在掷硬币就好。当我失败次数不够多的时候,不恰恰说明我已经把自己的环境简化了吗?我不但成功的次数不够多,而且我失败的次数也不够多。KEEP TRYING。

2021年3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