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行路,去明珠美术馆看《路易威登游记》珍藏

读书行路,去明珠美术馆看《路易威登游记》珍藏

微信公众号《艺术新闻中文版》6月28日发布
https://mp.weixin.qq.com/s/O7DmvzbEUkW6jqP7h9EeGA

上海。明珠美术馆最新展览《读书行路:<路易威登游记>艺术展》(Reading Walking: Louis Vuitton Travel Book)于6月24日开展。此次展览由明珠美术馆发起,展览的主题“读书行路”取自中国古代书画大家董其昌名句“气韵不可学,此生而知之,自有天授,然亦有学得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立成鄄鄂”。美术馆希望通过展出原画稿,以带领读者通过艺术家之眼游历世界。

展厅照片-009
▲ 明珠美术馆展览现场

本次展览共有16位国内外艺术家及插画家的参与,涉及近300件艺术作品。参展艺术家来自世界各地(法国、美国、英国、比利时、德国、意大利、瑞士、克罗地亚、刚果、日本与中国),其中包括法国的让·克劳德·弗洛克(Floc’h)、英国的布莱斯·德拉蒙德(Blaise Drummond)、意大利的洛伦佐·马托堤(Lorenzo Mattoti)与中国的李昆武(Li Kunwu)、刘小东(Liu Xiaodong)等。

展厅照片-011
▲ 明珠美术馆展览现场

此次展览是全球范围内第一次将《路易威登游记》珍藏中几乎全部艺术家的作品原作集中展出。观众涉足美术馆,就如同进入一个大千世界的万花筒,移动脚步就如同转动一次筒身,不同地区的风土人情与不同艺术家自身的独特个性交织出色彩丰富的绚烂图景。

坐地日行八万里

明珠美术馆的展览区域被分为16个独立的空间,分别属于16位艺术家、插画家。空间之间用颜色加以区别,并设计了专属的陈列方式以传递艺术家们的旅行故事。策展人李丹丹分享道:“在策展的时候,我意识到:虽然表面上是艺术家自主选择了他们想要游历的地方,但是实际上那些地方也在召唤着、选择着艺术家们。”

展厅照片-001
▲ 明珠美术馆展览现场展览入口处的eBoy作品

在展览的入口处展示着来自德国的 eBoy 的作品。eBoy 是由来自东柏林的斯文德·施密塔尔(Kai Vermehr)、史蒂芬·索尔特格(Steffen Sauerteig),与来自西柏林的凯伊·维默尔(Svend Smital)组成。他们热衷于将科技与艺术结合起来,并选择了像素作为其核心的艺术语言。经像素化后的世界突然变得袖珍可爱了起来,让人想起那些旧时的欢乐时光,比如街机游戏、乐高玩具。在 eBoy 的眼中,日本东京就像模拟人生中的游戏界面,既熟悉又陌生。

在和美旅馆悠的浴室脱衣东京花园酒店房间视野▲ eBoy原稿展示

继续漫步向前,迎接访客的是一片纯白的空间。那是装着布莱斯·德拉蒙德(Blaise  Drummond)的北极记忆的白盒子。德拉蒙德没有像别的艺术家一样,选择人声鼎沸的都市,而是剑走偏锋决定来一场与大自然的对话。纯粹的而略带反光的白墙瞬间将观众带到了风声呼啸、廖无人烟的北极。他除了用画笔勾勒形状之外,还采用了锡箔纸、瓦楞纸与网格纸等不同材料进行拼贴,将他所见的北极小屋、在冰峡间穿过的轮船等风光描绘出来。

展厅照片-033
▲ 布莱斯·德拉蒙德展厅

伊卢利萨特,冰峡湾朗伊尔城

▲ 布莱斯·德拉蒙德原稿展示

与白盒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来自艺术家托马斯·奥特(Thomas Ott)的黑盒子。托马斯·奥特于1966年出生于苏黎世,是屈指可数的几名绘制黑白漫画的艺术家之一。他的每一件刮画作品都需要极大的耐心与专注,他会使用一把美工刀在涂着印度墨水的刮画板上刮刻,以裸露处涂层下方的白色。美国的第66号公路就在这黑白两色的勾画之间,慢慢成形。奥特的世界充满了孤独的漂泊氛围,正如66号公路见证的无数个逃亡的故事。

展厅照片-041
托马斯·奥特展厅

道路结束标志,圣莫妮卡码头,圣莫妮卡,加利福尼亚州晚餐席间

▲ 布莱斯·德拉蒙德原稿展示

除此之外,还有来自中国的艺术家李昆武与刘小东。李昆武在1955年出生于云南,他并没有接受艺术或学院教育的机会,所以不得不自学绘画,并找到了专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连环漫画。他的漫画作品《从小李到老李——一个中国人的一生》更是为他叩开了欧洲的大门。这次的古巴之旅让他惊叹,古巴并不是只有中国人熟知的古巴排球队的那一面,还有更多未被发现的亮点与精彩。

´òÓ¡´òÓ¡▲ 李昆武原稿展示

而艺术家刘小东出身在中国的另一端——东北小镇金城。刘小东的创作过程模仿了电影拍摄过程,将过去所学的社会写实主义传统采用现代化的诠释方式,刻画了士兵、农民工和餐馆老板等普通人之间的情感与意识。在这次南非之旅的创作中,刘小东的作品结合了电影制作技术、摄影和书面文字,详实而敏锐地融合并刻画了他在未知领域与文化方面的经历。

在车旁尖叫的狒狒服务员经过火车的厨房,火车转弯时的风景▲ 刘小东原稿展示

时尚与艺术的联姻

上述这些轻盈美妙的作品都来自于路易威登出版社2013年开始的艺术出版项目《路易威登游记(Louis Vuitton Travel Book)》。每一本游记平均要花费两年的时间精心打磨:出版社先邀请来自不同国家与艺术风格的艺术家,随后由艺术家自由选择自己想要游历的目的地。经出版社联络驻留地点后,艺术家可凭心愿,在目的地停留或长或短的日子。结束旅程后,艺术家将回到自己工作室创作总共120幅画稿(耗时八个月到一年)。接下来则是扫描、排版、书籍设计与最后印刷装裱环节。路易威登出版社负责人朱利·古尔日耳(Julien Guerrier)评论道:“做一本书和做一件衣服是完全两个概念。时尚行业日新月异,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在发生。而出版业却需要长时间兢兢业业地投入才能有所成果。”

1988.002.000144_13
▲ Louis Vuitton 旅行藏书箱

路易威登品牌与书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创始人路易·威登的孙子加斯顿·路易,他本人是一个狂热的藏书家,他还亲自指导设计出的路易威登的第一款旅行藏书箱。以及在一个世纪前,巴黎开设的第一家路易·威登门店里就专门设有书籍售卖区域。因此,路易威登是全球奢侈品牌中唯一拥有自己出版社的集团这件事情也显得顺理成章。

路易威登出版社负责人朱利·古尔日耳补充道:“书作为一个载体,传递着情绪、文化、艺术,甚至还有技术(造纸技术与印刷技术)。而且对于路易威登来说,一本书籍的成功出版并不意味着工作的结束,相反是一个新的起点。以该艺术书籍为起点,出版社会进行一系列相关的活动,例如举办签书会、开发旅行 app、制作创作过程的纪录片等,本次的“读书行路”展览也可以看作是书籍面世的后续一环。“

路易威登出版社在整体定位上,并未将书籍的销售额摆在首位,反而重视通过一本本游记去分享关于旅行的一切,比如理念、哲学、记忆与情感。和走安全的道路与短期盈利相比,路易威登更希望能始终处于先锋地位,不断尝新与探索新的可能。这一特质既体现在十年前奥运会期间出其不意的“漫步城市”唱片项目(路易威登邀请了巩俐、陈冲与舒淇分别用声线演绎发生在北京、上海和香港的爱情故事),又体现在了今年年初路易威登基金会与 MoMA 举办的合展 “保持摩登(Being Modern)”。

对于这些跨界项目的外界的质疑声从未停止,反对者认为奢侈品与文化、艺术挂钩是出于商业目的的考量。对于争议,朱利·古尔日耳回应道,时尚与艺术并不是泾渭分明的,许多在时尚圈与奢侈品行业的从业者也是真诚地热爱艺术,许多时尚产品的灵感也恰恰源自于艺术。而路易威登作为一个国际性的奢侈品品牌,愿意投入金钱与精力来扶持艺术家,支持艺术,支持创造,这应当被理解为是一种对当代社会的贡献。未来,路易威登出版社会继续坚持前行,将艺术出版长期进行下去。(采访、撰文/娄依伦)

  • 读书行路:《路易威登游记》艺术展
  • 上海明珠美术馆
  • 展至10月7日

※若无特别标注,

本文图片由明珠美术馆与路易威登提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