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淡墨汁的努力

数一数的话,我大概是抑郁症两年了。有些朋友以及我的父母不喜欢我提这个词汇,他们觉得使用这个词汇代表着我是个病人。最近,抑郁症这个词也被频繁地提起,似乎每个人都有听闻或者有患过抑郁症的朋友。

该如何看待这个生命中的插曲呢,我的心情非常复杂。有时候,我觉得它无关紧要,只是一段副歌旋律;有时候我又会意识到它是如何改变了我的生命优先项。抑郁症确诊后的我,最让我感到困扰的事情就是,在我心情不佳,没有动力的时候,我会怀疑自己到底是懒和找借口?还是抑郁反复的情况而已?也就是,抑郁症到底有没有离开我呢?

回想起抑郁的感觉:

  • 大概就像走在一条布满陷阱的林间小道上,走着走着,突然就掉进一个深深的黑坑里
  • 也像上帝拿着一只粗粗的黑色记号笔,在我的生命日历的某几天里狠狠地划上叉,在那被否定的那几天,我会感到自己被剥离出了人生轨道,被吸进了一个洞里
  • 像在海边用沙子建城堡,非常耐心地一点点挖出护城河,插上小旗,然后突然一个浪头打过来,我的生活立刻支离破碎,又得从头开始构建节奏
  • 像是夏季里的风暴,在潜意识里逐渐形成,然后势如破竹地刮向我

最典型的感觉是万念俱灰,提不起任何兴趣。同时,大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正在废柴阶段,产生了自责和自我厌恶的心理。为了消解自己的焦虑感和寻求刺激,我就会选择暴饮暴食。

最初的黑暗大概持续了两个月。两年前的冬天,我休学的那两个月,我一直穿着睡衣,没有出过门,感到自己的丑陋。

然后变成了一周的黑暗期。上年的暑假就是这样,精神抖擞地生活三周左右后,抑郁就像一只黑狗一样,突然从暗处跳出来狠狠咬住我。甚至有时候心理上的痛苦会演化成身体上的疼痛。我还记得,有一天早上我起床,我发现自己的每一根肋骨都在疼痛,关节部分像被砍刀狠狠砍过一样。我支撑着走出房门,拜托我的父母带我去医院,说到一半,我就不得不跪在地上,抱住自己,用这种姿势来抵御全身的疼痛。

然后变成了2-3天的黑暗期。今年的暑假里,在实习到中途的时候,觉察到自己的精力正在慢慢抽干,身体关节隐隐作痛。然后我就开始撒谎,退掉一切硬性的截止日期。在那2-3天里,我不想出门,我讨厌见到任何人。

接着是一整天的自暴自弃。来到米兰之后,抑郁情绪的爆发也没有规律。有一天,回到家,把书包扔在地毯上,然后抑郁的情绪就席卷了我。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不断地进食、看视频、沉沉睡去来杀时间。只能不断地祈祷,让情绪风暴快点过去。

11月底12月初,也就是现在,我刚刚经历了一轮抑郁。严格来讲,是在就要崩断弦的前几秒。我能感到那股毁灭的力量就在我的耳边,我只要稍稍回头,它就会瞬间包住我。我一点点叫停了自己所有的额外承诺,然后每天以最低限度的任务量活着。就像头顶上有一个密不透风的黑暗罩子在慢慢压下来,我在不断地点燃蜡烛,试图对抗浓黑的世界。这场拉锯战持续了一周之久,有时候我觉得我走出来了,有时候我又被拉进漩涡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