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观察与倾听自己的情绪》菲利帕 佩里

观察和倾听自己的情绪和身体感觉的能力,是保持心智和情绪健康的根本。我们应该有能力运用自己的感觉,而不是反过来被它所用。如果我们等同于我们的情绪,而不是成为情绪的观察者,我们就会陷入混乱状态。相反,如果我们完全压制自己的所有情感,就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导致过于僵化。“我很生气”和“我感到很生气”这两种说法有很大差别。第一种说法是一种封闭的描述,第二种说法只是承认某种情绪的存在,而不是定义整个自我。同样,把我们自己从情绪中分离出来是很有用的,能够观察自己的想法也是很有必要的。这样我们就能意识到自己各种不同的情绪和想法,可以检查审视它们,而不是被它们所支配。这能让我们注意到哪些想法对我们有利,而哪些内心的唠叨却是有害的。

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导管,那些情绪、那些想法只是经过我,它并不代表真实的我。我可以去选择感受怎样的情绪,接受怎样的想法。

重新找到对自己大脑的感控感。

神经病学家罗安东尼奥·达马西奥有一个病人叫伊里亚德,他做了脑瘤切除手术后失去了感觉的能力。虽然伊里亚德的智商依然很高,但哪怕是看着恐怖的人类灾难照片时,他也毫无感觉。我们可能会认为,既然伊里亚德的推理能力没有受损,那么他应该仍可自己决定去哪里吃午饭,或者做什么投资,但是事实上,他无法做出这样的决定。 伊里亚德可以想象自己的决定可能会产生何种结果,也可以冷静地权衡利弊,但他却无法做出决定。达马西奥在《笛卡尔的错误:情绪、推理和人脑》一书中详细描述了他对伊里亚德及这类病人的调查结果。本书得出的结论是:与我们的预期相反,情感缺失并不能带来合乎逻辑的、理性的选择,而只会让人处于混乱状态,这是因为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上,我们是依靠感觉的指引而前行的。不管我们是否感知到了自己的情感,事实就是这样。

情绪也许不是阻碍我们做决定,而是我们做决定的基础。我们只不过在不断地合理化自己的愿望。想到这里,有一些讽刺耶。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一直压抑自己的情绪是不能长久的。给我们带来长久的动力和热情的就是那些情绪。

我要补充的是,为了跟另一个人建立有意义的关系,我们的心扉必须敞开。这就意味着不要试图做我们认为自己应该成为的那个人,而是做回我们真正的自己。有时候这会让我们觉得不安全。敞开心扉,就会呈现脆弱的一面,但这并不一定保证我们能与他人建立联系,但是如果我们不冒这个险,就等于阻断了自己与他人进行真诚对话的机会。

非常赞同这句话,与其生活在幻境之中,我宁愿放弃那种幻想,而是和真实的有缺陷的人进行交流。我们一定会出现互相伤害的局面,我们会争吵,会失望,但是正是因为那些我们的回忆才如此起起伏伏,丰富多彩。

我有时候觉得一直相敬如宾其实很冷淡,吵架有时候可以让彼此释放情绪,互相碰撞,重新明确边界。昨天在微博上看到一个人问人与人交往会不会存在洛希极限。我想是存在的,无论多么的亲密,我们首先都要作为自己存在,只有自己的身份认同立住了,才会有后来的故事。

一段关系应当是让你更加发现你自己,让你变得更好,而不是丧失自己。

关于呈现脆弱的一面,我相信这是一种让人害怕的一着棋。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那些软肋不是负担,而是证明我们人类情感的最好例子。选择适合的人暴露,让互相之间的理解更加深入。

现在回想起来,我高中学到的最好的一个词就是:真诚。

真诚对事,真诚对人,静待结果。

可惜的是,无论我们是否擅长遵循这些规则,在建立人际关系的过程中,我们还是会常常受挫,有时甚至会完全无法建立任何人际关系。有时候,我们常常不经意地采用一些巧妙的方式,限制自己与他人的接触,也因此剥夺了他人对我们造成的潜在的有益影响。有时我们会自以为已经与另一个人建立了关系,而事实上这种关系只是我们自己的想象,因为我们不知不觉中误读了这个人。误读的产生,可能会有几种不同的情况:

●我们会以己度人。因此我们与他人的关系是“我—我”的关系,而不是“我—你”关系,“他会像我一样做出这样的反应”。

●我们会把他人客体化,产生“我—它”的关系:“如果我这样说,她就会把我想成那样。”

●我们会将眼前跟我们在一起的这个人,和我们以前认识的其他人混淆起来,把我们从以前其他人处获得的经验迁移到眼前这个人身上,从而产生一种“我—替代者”的关系:“如果我这样做,他会这样反应,因为其他的人都做出那样的反应。”

为了了解一个人,我们需要克服很多努力。对方需要放下防备,我们需要放下自己的滤镜。

你想要 认识真实的他,还是为了自己的需求,将对方简化呢?’

我们必须做全新的东西,必须保持注意力,进行情感的投入,并且要持续下去。如果能满足其中的两个或以上的条件,新的通道就会形成。当然,理想的状况是同时满足所有的四个条件。

我希望在我亲密关系圈里的人,都不断地探索人生新的体验。

全新的东西

保持注意力

情感投入‘

持续下去

现在还反复想起在大连逛书城时看到的一本书的名字,享乐也需要学习。是的,人类大脑可以享受很多种快感,但是每种快感的门槛是不一样的。一个音乐家的演奏后得到掌声雷动的快感必须建立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之上。即使是追寻快乐,我们也需要投入精力和时间。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