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手帖|主策展人与研究员之间的10倍工资差,是时候谈谈艺术界的薪酬问题了

美术手帖于2019年7月1号发布于(翻译)

https://mp.weixin.qq.com/s/GRwL2atjgFUrNlwzl7pQhQ

5月31日,费城艺术博物馆策展人在互联网上公开了一份名为《艺术与博物馆薪酬透明2019》的谷歌文档。这个文档包含了主要美术馆和画廊等艺术从业人员自己申报的薪酬数据。这个文档一瞬间就传遍了全球艺术界,并引起关于“薪酬透明化”的讨论。相关数据都揭示了哪些问题?我们来一起回顾事件的经过和背景。

惠特尼美术馆外观 Photo by Ed Lederman © 2016

《艺术与博物馆薪酬透明2019》公布者是费城艺术博物馆欧洲装饰艺术与设计部门策展助理米歇尔・米勒・费雪(Michelle Millar Fisher)。费雪曾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古根海姆美术馆任职。她说:“在多年以前,我就开始思考薪酬透明和多因素导致的酬劳不平衡问题。在那之后的每次职业交流会上,我都会分享自己迄今为止从事过的工作的薪酬。”在今年,费雪据说受到策展人金柏莉・德鲁(Kimberly Drew)做的类似尝试的鼓舞,所以就和同事一起制作了这个文档并公之于众。

《艺术与博物馆薪酬透明2019》将艺术从业人员的薪酬情况收集并公开。数据提供采用不记名方式,有工作地点/工作机构性质(美术馆、画廊等)、职位、部门、国家与城市、起薪、当前薪水、雇佣性质、奖金、工作年数、孕假、性别、种族和学位等栏目可以输入。会暴露数据提供者身份的信息则不需要提供。

到现在文档已经公布了三周左右(译注:原文发表截点),已经有2500多条录入。大多数来自于美国,也有欧洲和亚洲的数据。除了艺术行业内的各种职位的薪酬、还有在企业收藏、博物馆和动物园工作的人们提供的信息,即便是对想要了解文化机构相关工作的人来说也是有用的数据。

以纽约的策展人为例

举个例子,从纽约的策展人方面来分析一下该文档数据。本文选取的数据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惠特尼美术馆、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古根海姆美术馆策展相关职位人们的最新薪酬(未提供最新薪酬的、以小时计酬的数据除外)。

以《艺术与博物馆薪酬透明2019》为基础做成的图表(职位沿用原数据。于6月17日提取数据)

最引人注目的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主策展人薪酬。在其他美术馆数据不足的情况下,难以判断薪酬是否过高,但是依然是高薪职位。

同一家的美术馆的研究员与主策展人之间有10倍的薪水差异。以这个数据为契机,人们对从研究员到主策展人需要多少年,职业发展路径图是怎样,需要在怎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等问题津津乐道。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数据中,8个里有5个提到“就职需要有博士学位”。和其他的美术馆比起来要严苛地多,但学历上的优势并没有反映到薪酬上。

和其他的专业一样,美国的艺术系学位的学费并不便宜。去哪个学校,家在哪里,是否获得奖学金等因素虽然会大幅度影响求学成本,但若要取得知名私立大学的研究生学位,光是学费就要20万美元左右(约为127万人民币)。

除了纽约的生活费,这个数字还要考虑到花费的教育成本和学贷的偿还等。此外,纽约平均年收入为6万9932美元(约为48万人民币),但是列表中大多数职位的薪酬低于平均。

无酬实习的情况

美国大学生取得学位一般需要有实习经历这一项。但是艺术界的实习大部分都是没有报酬的,对此“恶习”的抗议声比之前更大了。

《艺术与博物馆薪酬透明2019》里美国国内实习数据有55条。其中,17条有报酬,38条无报酬。知名美术馆的实习大多是没有报酬的。

在带薪实习中薪酬最高的是国家美术馆(华盛顿DC),月薪3200美元(约2万2千人民币)。接下来是保罗・盖蒂博物馆(洛杉矶)年薪为3万美元(约20万6千人民币)。其他的多为按时计薪,每小时在9-20美元之间(约62-137人民币)。

国家美术馆(华盛顿DC)外观 图片来源=Wikimedia Commons

超级画廊高古轩的时薪为13.50美元(约93人民币),卓纳画廊为11美元(约76人民币)。考虑到纽约市最低时薪为15美元(约103人民币),这些画廊的时薪都低于最低工资。因为实习生不是正式员工,把时薪限定在最低工资标准以下本身虽然没有问题,但这个现状很有可能是“把免费当作理所当然”的业界惯例所导致的。

严肃的讨论和改变的开始

《艺术与博物馆薪酬透明2019》的发起人费雪对ARTnews表态:“希望这个数据可以成为一个契机,让同行之间开始对话。如果不行动的话,什么都不会改变。有时候,即使是小小的行动也会带来转机。团结一致是催动巨大的改变的唯一办法。”

该文档里的样本因为需要保护隐私,信息不足,难以支撑深度分析。但是这对艺术界在推动劳工关系问题的解决和改善的讨论上是重要且珍贵的数据。如果要考虑性别和种族因素的话,还需要更多的样本,丰富的数据是激活业界讨论的不可或缺的一环。

迄今为止的艺术行业有“供过于求导致的激烈竞争”“除了经验之外人脉也很重要”“利用劳动者的热情压低薪酬”“富人们的社会实践,对薪水的谈判并不重视”等很多要素导致了低薪与薪酬不平衡。《艺术与博物馆薪酬透明2019》并不能给以上推测下定论,但仍然给了很多人重新思考的窗口。

翻译=娄依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