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手帖|“给艺术以自由”,探寻克里姆特与维也纳分离派的轨迹

《美术手帖》于2019年7月4日发布于(翻译)

https://mp.weixin.qq.com/s/Qplu4-Pas-sftR305uLFMA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在1897年创立了分离派,这也是克里姆特走上自我风格的道路的开端。绚烂的黄金图案与私人生活中的风流逸事让克里姆特给人们一个华丽的印象。但在追求自我风格的道路上,他也经历了与保守的维也纳艺术界的对抗。本文将聚焦于克里姆特艺术生涯中的维也纳分离派时期,同展览“克里姆特展”和“现代维也纳”的展出作品一起,追溯他的战斗轨迹。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贝多芬横饰带(局部) 1984(全尺寸复制品/原版创作时间为1901-02) 216×3438cm 奥地利美景宫美术馆 © Belvedere, Vienna ※ “克里姆特展”展出作品

维也纳分离派的诞生——克里姆特与维也纳大学的天花板画事件

在19世纪后半叶的欧洲,尤其是在法国诞生了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等崭新的艺术流派,画家们都渐渐离开传统路径开始寻求自我风格。但是,由保守的艺术协会“艺术家之屋(Kunstlerhaus)”支配的维也纳艺术界仍在不断重复着数百年前的传统。20多岁的克里姆特也曾是其中一员。他因使用传统的技法描绘神话等主题的装饰画而受到高度评价,26岁时还受到皇帝的勋章嘉奖。

然而克里姆特对于用传统技巧描绘固定题材的现状并不知足,想要寻求自己的全新的表现方式。1894年,克里姆特接受了维也纳大学天花板画的工作。两年后他提交的草稿作品引起了轩然大波。他并没有按传统的方式去表现客户要求的“医学”“法学”“哲学”等主题,而是采用了自己的诠释方式。

已被焚毁的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医学》(1899-1907) 图片来源=Wikipedia Commons

尤其是《医学》(1899-1907)的左上角漂浮着的女性裸体等露骨的性描写对于大学内部人士来说,与严肃的学术场合极不匹配(在那之后克里姆特仍然创作并公开了这些作品,然而由于所引发的激烈争议,最后合约被解除)。

通过这个事件,克里姆特深刻地感受到了维也纳艺术界的封闭性与其对新的表现形式的抗拒。提交草稿后的第二年,克里姆特和其他反对保守派的年轻艺术家一起退出了艺术家之屋。由此,一个崭新的艺术团体“维也纳分离派“就诞生了。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第1届维也纳分离派展览海报(审查后) 1898 彩色石版画 97x70cm 维也纳博物馆馆藏 © Wien Museum / Foto Peter Kainz ※ “克里姆特展(东京)”和“现代维也纳”的展出作品

参与者不仅有画家,还有雕塑、工艺、建筑等不同领域的艺术家,风格各异,但都以背离传统的“分离”与“寻找崭新艺术表现形式”为目标。随后,在1898年建成的专属展示空间“分离派馆(Secessionsgebäude)”的入口就镌刻着以下名言:“给时代以该时代的艺术,给艺术以自由。”

《帕拉斯・雅典娜》——决意的表明

1898年,在分离派馆举办的第2届维也纳分离派展上,克里姆特展出了被誉为分离派的象征的作品《帕拉斯・雅典娜》。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帕拉斯・雅典娜 1898 布面油彩 75x75cm 维也纳博物馆馆藏 © Wien Museum / Foto Peter Kainz ※ “现代维也纳”展出作品

雅典娜是希腊的智慧与战争女神。在神话中常常作为引领英雄们的角色出现,在艺术上则通常用穿着盔甲的女性形象来表现。在艺术上提到女神的话,就会联想到维纳斯一样美丽而优雅的女性形象。但若女神是从黑暗的背景中浮起、身着金色盔甲的话?

头部被冰冷光滑的金色头盔所大面积覆盖,其下露出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凝视着你。红唇一线般紧闭,给人以阴冷且难以接近的印象。此外,她单手拿着长柄武器,似乎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会毅然绝然,毫无摇摆与后退。

在这里的并不是美丽而优雅的、以描绘艺术史上理想女性裸体为借口而被利用的“女神”,而是一位宽大地庇佑并引导信徒,对敌对者毫无宽容地予以惩罚,值得依靠,发怒的话也许比男神更为可怖的女“神”。

克里姆特取材于古代希腊世界,使雅典娜在现代社会语境中重现。他寻求崭新的艺术表现方式,守护反叛的“分离派”,成为了该流派的领军人物。当把视线移到女神的胸前的时候,能看到一个伸着舌头嬉笑的怪物戈耳工的装饰物。戈耳工的表情描绘得极为滑稽,与女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就像对那些无法理解崭新的艺术形式的人们,以及他们所紧紧抱住的传统嗤之以鼻一样。

无论是在哪个领域,自己开辟新的道路并持续前进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幅《帕拉斯・雅典娜》就是踏上新道路的克里姆特们的坚定决心的表现。

《贝多芬横饰带》——综合艺术的志向

1898年到1905年的7年间,维也纳分离派共举办了23次展览,不但展示了分离派的艺术品,也介绍了同时代的例如日本和法国等外国艺术。与国外艺术的交流和实践也成为分离派自身发展的养分。

此外,分离派还借由展览的形式尝试了被称为“综合艺术”的概念。最早的例子就是在1902年举办的以贝多芬为主题的第14届分离派展。

首先,在一名成员设计的展厅中央摆放德国雕刻家马克斯・克林盖尔(Max Klinger)制作的大型贝多芬像。然后其他的分离派成员将绘画、家具等在自己拿手的领域中创作的致敬贝多芬的作品围绕在贝多芬雕塑旁。克里姆特的作品则是覆盖展示厅三面墙壁的壁画《贝多芬横饰带》(1901-1902)。

古斯塔夫・克里姆特 贝多芬横饰带(局部) 1984(全尺寸复制品/原版创作时间为1901-02) 216×3438cm 奥地利美景宫美术馆 © Belvedere, Vienna, Photo by Johannes Stoll ※ “克里姆特展”展出作品

横饰带是指像画轴般横向展开的作品。这件作品则以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为灵感,描绘了身着黄金甲胄的骑士们,为了追求幸福而直面敌对势力,直至伊甸园的故事。整个故事被分为三部分展现,总长计34米。

故事的结局,也被称为《欢乐颂》的第四乐章是右侧的壁画。伊甸园里的天使们手持花朵,在高处合唱着《欢乐颂》,赤身裸体的男女拥抱和亲吻。这是第四乐章歌词中提到的“让亲吻布满世界”的具象化体现。

笼罩全身的金色光芒,以及拥抱的男女头顶上火焰般的图案,使画面整体散发着欢乐的能量。在展览开幕当天,作曲家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还在展厅内演奏了自己重新编曲的《第九交响乐》的第四乐章。

如此这般,展厅的设计(建筑)、雕塑、绘画和音乐等所有领域的艺术,跨越了界限,通过“贝多芬”主题连结在一起,成为一件壮大的作品。

无论是为维也纳大学绘制的《医学》还是《贝多芬横饰带》,克利姆林的作品总是被当作批判的对象,但仍有人赞赏他的画作。正因为如此,他在批评和中伤中仍能够前进,并继续战斗。其结果便是,克利姆林作为一位有鲜明个人风格的艺术家,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克里姆特展”使用原尺寸的复制品,再现了《贝多芬横饰带》的展览空间,在那里能够体会到克里姆特倡导的“综合艺术”。在“现代维也纳”展不但能看到克里姆特的画作,还能看到其他维也纳分离派成员的作品。读者们还是亲自去到两个展览现场一睹克里姆特和维也纳分离派所追求的理想状态吧。

翻译=娄依伦

克里姆特展:维也纳与日本1900

展期:2019年4月23日〜7月10日

会场:东京都美术馆

地址:东京都台东区上野公园8-36

开放时间:9:30〜17:30(周五〜20:00) ※最终入场到闭馆30分钟前为止

门票:普通 1600日元 / 大学生・专门学校学生 1300日元 / 高中生 800日元 / 65岁以上 1000日元 / 中学生以下免费

巡回:爱知展(2019年7月23日〜10月14日,丰田市美术馆)

现代维也纳 克里姆特、席勒 通往世纪末的道路

展期:2019年4月24日~8月5日

会场:国立新美术馆 企画展示室1E

地址:东京都港区六本木7-22-2

电话:03-5777-8600

休馆日:周二

门票:普通 1600日元 / 大学生 1200日元 / 高中生 800日元 / 中学生以下免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