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艺术之旅丨在公元2019年的意大利大旅行路上,与达芬奇与瓦格纳隔空相遇

TANC于2019年8月17日发布于https://mp.weixin.qq.com/s/FojUGLQnQqvf-RIq3bO-Tg

在17世纪中叶到18世纪末,欧洲贵族、绅士们在完成课堂教育之后,会开始一段短为几个月,长为两到四年的的异国游历之旅作为课堂教育的补充,也是身临其境的美育教学。1967年,在一名罗马天主教神父理查德·莱瑟(Richard Lassels)所著之书《意大利之旅》(The Voyage of Italy)中首次提及该潮流,称之为“大旅行”(Grand Tour)。大旅行的热门目的地常常是文艺复兴相关城市与经典文化地点,在法国巴黎稍作停留,接着越过阿尔卑斯山脉,然后乘着小船渡过地中海,前往意大利的罗马与威尼斯等地,最后在旅行的终点委托画家绘制自己的肖像画来宣告征途的结束。

今年夏天,我们将从进行中的59届威尼斯双年展启程,在米兰回顾达芬奇500年,途径佛罗伦萨的美第奇一世诞辰500年庆典,去往意大利南部的那不勒斯观赏意大利贫穷艺术(Arte Povera)代表艺术家皮耶·保罗·卡佐拉里回顾展,在马泰拉走进达利的奇思妙想,迎着晚风在阿尔玛菲海滩沿岸小镇拉维罗里聆听交响乐曲,最后在西西里岛的露天大型装置艺术Fiumara d’Arte 博物馆结束这一趟重返“大旅行”之旅

请准备好一天至少走上两万步的体力和SFP至少达到50的防晒霜,来进入这一程让所有感官变得更加敏感的艺术饕餮之旅。

威尼斯

我看着威尼斯的叹息桥

一边是监狱  一边是宫殿

我看着建物从浪涛中升起

宛若魔法师的幻术

——拜伦,1812年

这座魔幻般存在了1600多年的水上之城,由118座小岛组成,400座桥梁纵横连接各岛。

威尼斯是曾经的威尼斯共和国的首都,以其金融与海上实力闻名,是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国际商业中心。伴随着雄厚的经济实力,威尼斯的艺术也随之兴盛。如今的威尼斯是名副其实的艺术之都,从当代艺术双年展、建筑双年展,到威尼斯电影节、戏剧节,全年活动不断。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

至2019年11月24日

5月初开幕的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以“愿你活在有意思的时代”(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为题,由拉尔夫·鲁戈夫(Ralph Rugoff)负责掌舵,试图探讨我们所身处的这个动荡时代。6位中国艺术家参与此届主题展,分别是刘韡、娜布其、孙原、彭禹、尹秀珍和于吉。中国国家馆则由吴洪亮担任策展人。四位参展艺术家分别为陈琦、费俊、何翔宇和耿雪。

伴随双年展,威尼斯的美术馆、艺术机构、教堂、宫殿、剧院等各类场馆也迎来绘画、装置、摄影、音乐等多种形式的展览。双年展内外都是酣畅淋漓的艺术盛宴。

米兰

站着喝一杯浓缩意式咖啡,一口口咬下巧克力夹心的可颂,米兰的一天就正式开始了。和欧洲的其他城市一样,米兰的古城区曲径通幽但四通八达,即便谷歌地图在手,你还是得在多岔口停上一阵子,仔细辨认到底是走哪个角度的小路。

米兰大教堂,图片来源:duomomilano

布雷拉美术馆(Pinacoteca di Brera

布雷拉美术馆(Pinacoteca di Brera)是米兰也是意大利最为重要的意大利绘画收藏机构之一,离米兰大教堂大约步行20分钟便可抵达。画廊的藏品中包括彼得·保罗·鲁本斯《最后的晚餐》、卡拉瓦乔的《以马忤斯的晚餐》和丁托列托的《发现圣马卡的遗体》等。

布雷拉画廊,图片来源:beniculturali

每逢公共开放日,排队的人流就会把布雷拉美术馆绕得里三层外三层,足见其知名程度。美术馆的原型是一座修道院,随后改建为大学。如今的布雷拉艺术学院依旧位于布雷拉美术馆的一层,二层是向公众开放的展厅。在展厅里有时能看到拿着画笔游荡的艺术学生。在布雷拉美术馆主建筑的背后还有一个世外桃源——布雷拉植物园,里面种植着各种花卉植物供学生观察与速写,学生负责日常的打理与维护。可惜植物园并不对外开放,恰逢活动时公众才能有机会一览其风采。

安波罗修图书馆(Biblioteca Ambrosiana)

《大西洋古抄本》,图片来与:Wikipedia

今年是达芬奇逝世500周年,艺术家居住了多年的城市米兰正为其举办各种纪念活动。达芬奇在前往米兰之前,曾给求贤若渴的米兰公爵卢多维科·斯福尔扎写过一封求职信,在信中达芬奇展现了水利、军事、建筑等多种多样的才能,成功地征服了公爵。这封求职信与达芬奇的其他飞行、武器、乐器、数学、植物学等主题的手稿集册一起收录进《大西洋古抄本》(Codice Atlantico),现藏于米兰的安波罗修图书馆(Biblioteca Ambrosiana)。

福尔扎城堡(Castello Sforzesco)

天顶壁画,图片来源:rainews.it

1498年,达芬奇在在米兰的福尔扎城堡内创作了一幅天顶壁画。他用“错视画”的方式描绘了树干、树叶、水果和石子等,一切仿若在自然之中。

福尔扎城堡(Castello Sforzesco)也正在举办3场达芬奇主题纪念展览。

 正在展出 

在摩尔的阴影之下:天顶壁画

Sotto l’ombra del Moro. La Saladelle Asse

展期:2019.5.16-2020.1.12

天顶壁画在2013年开始因修缮工作关闭,因本次“米兰达芬奇500”主题活动而暂时重新开放,可谓是机不可失。

围绕着天顶壁画,达芬奇在自然、艺术和科学之中

Intorno alla Sala delle Asse. Leonardo tra Natura, Arte e Scienza

展期:2019.5.16-2019.8.18

展览呈现了对天顶壁画修缮时发现的表面石灰之下藏着精美的自然风景主题的装饰图样。

达芬奇与米兰

Leonardo a Milano

科技手段重现1482至1512年间达芬奇所生活的米兰景象。

圣玛利亚修道院(Santa Maria delle Grazie)

与达芬奇近距离接触的最后一站自然是圣玛利亚修道院内的画作《最后的晚餐》。

达芬奇,《最后的晚餐》,1495-1498年,图片来源:wikipeida

参观采取全预约制,需要提前在www.cenacolovinciano.net上订票,单次时长20多分钟,当天按约定时间到售票处用现金购买门票。 

普拉达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

普拉达米兰基金会

米兰没有当代艺术博物馆,只有当代艺术展览馆 PAC(Padiglione d’Arte Contemporanea),但是它的展览空间非常有限,也没有自己的馆藏。普拉达艺术基金会是米兰重要的当代艺术私人机构。一万平方米的展览空间,加上涵盖了电影、音乐、哲学、建筑、艺术和科学等广泛领域的文化项目,为古老的城市创造出了一片独特的艺术生态。

米兰三年展(La Triennale di Milano)
至2019年9月1日

今夏恰逢第22届“米兰三年展”,到访的人们可以在米兰三年展里探寻自然的奥秘。

米兰三年展展览“破碎的自然”(Broken Nature),图片来源:triennale.org

 正在展出 

破碎的自然

Broken Nature

展期:2019.3.1-2019.9.1

展览探索人类和生态环境之间唇齿相依的关系 

植物国度

The Nation of Plants

展期:2019.3.1-2019.9.1

展览带着访客走进了原本不被关注的植物的大千世界。

动物大合唱

The Great Animal Orchestra

展期:2019.3.1-2019.9.1

在展览中,你能躺着听到最为原始的交响乐——大自然的合奏。

弗朗克·帕朗提剧院的泳池,图片来源:teatrofrancoparenti.it

到了夜晚,头顶明月乘着晚风去弗朗克·帕朗提剧院(Teatro Franco Parenti)背后的泳池旁坐一坐吧,浮在水面上的舞台正举办着日式风情的表演。别忘了点一杯当地人最爱的橙子味的spritz鸡尾酒。

佛罗伦萨

它是文艺复兴时期的明珠,也是徐志摩笔下的“翡冷翠”,佛罗伦萨这座小城从未离开过人们的视线。每一天,车站附近的行李箱轮子摩擦石子路声音从未停过,圣母百花大教堂外绕了一圈又一圈的游客,在山头平地环抱着看日落余晖的情侣。

乌菲兹美术馆(Galleria degli Uffizi)

蔡国强在米开朗基罗广场上空爆破的“空中花城“的斑斓烟尘已散去,乌菲兹美术馆依旧人流如织。美术馆所在的宫殿原是显赫一时的美第奇家族办公的地方,热爱艺术的美第奇家族将自己统治佛罗伦萨两三百年间所收集的艺术作品集中在这里。

乌菲兹美术馆内,图片来源:uffizi.it

美术馆的46个画廊收藏着约 10 万件名画、雕塑、陶瓷等,收藏有13至18世纪意大利派、佛兰德斯派、德国及法国画派的名作。在这里你能看到波提切利《维纳斯的诞生》和《春》、乔托的《宝座上的圣母》、米开朗基罗的《圣家族》和提香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等名作。

常设展之外,但这个盛夏乌菲兹美术馆迎来多个特展。

“大旅游业”展览现场,图片来源:uffizi.it

 正在展出 

大旅游业

Grand Tourism

展至2019年9月15日

乌菲兹美术馆委托艺术家贾科莫·札加内利(Giacomo Zaganelli)创作了3件视频作品,反思如今博物馆的观众通过智能手机、摄像机和类似设备观看艺术品的习惯。

纪念佛罗伦萨大公爵科西莫一世·德·美第奇诞辰500周年

Cosimo I de’Medici

展至2019年9月29日

三场同期展览从军事装备、雕塑和挂毯艺术聚焦佛罗伦萨的传奇美第奇家族。

 学院美术馆(Gelleria dell’ Accademia)

佛罗伦萨的知名美术馆并不限于乌菲兹美术馆这一颗明珠。

米开朗琪罗,《大卫》,1504年,图片来源:wikipedia

位于佛罗伦萨圣马可广场东南角的学院美术馆(Gelleria dell’Accademia)是建立在世界最古老的美术学院弗罗伦萨美术馆学院之上,馆内藏有米开朗基罗的不朽名作《大卫》、《奴隶》(Quattro Prigioni)和圣殇像(The Palestrina Pieta)。

皮蒂宮(Palazzo Pitti)

拉斐尔,《椅子上的圣母》,1514年,图片来源:Wikipedia

美第奇家族的住所皮蒂宮(Palazzo Pitti)也收藏有该家族世代累积大量的绘画、珠宝和贵重的财宝。拉斐尔、波提切利、提香等艺术家的作品被放置在十一间沙龙之内。决不可错过拉斐尔在文艺复兴鼎盛时期创作的作品《椅子上的圣母》(Madonna della Seggiola)和《带面纱的女士》(Woman with a Veil)。

圣马可修道院(Museo Nazionale di San Marco)

建于13世纪的圣马可修道院则是观赏湿壁画的最佳去处。修道士的弗拉•安吉利科(Fra Angelico)及其弟子在此绘制了多幅画作,其中《十字架上的耶稣》和《受胎告知》两幅尤为精美。

左:受胎告知,右:耶稣降生,图片来源:Wikipedia

此外,墨尔本大学牵头的联合30位年轻艺术家的艺术项目“第一委托”(First Commission)也在这座城市展开,以米开朗琪罗的传奇雕塑之作《大卫》为灵感,意在重现人体之美。

罗马


相比于米兰的现代化建筑,罗马似乎依然停留在昔日的荣光。意大利人常调侃说,罗马这一地方真的很难开始大型工程项目,因为随便一挖就会挖出遗址来。

博盖斯美术馆(Borghese Gallery )

在历史底蕴如此深厚的罗马,访客们自然是不能错过博盖斯美术馆(Borghese Gallery )。今年年初中国艺术家张恩利曾在这里的花园举办了个人展览《鸟笼,临时的房子》(Bird Cage, A Temporary Shelter)

乔凡尼·洛伦佐·贝尼尼,《被掳掠的珀耳塞福涅》,1621-1622年,图片来源:thoughtco

博盖斯美术馆内藏有乔凡尼·洛伦佐·贝尼尼最知名的几件雕塑:《被掳掠的珀耳塞福涅》(The Rape of Proserpina)、《普鲁托和普洛塞尔皮娜》(Pluto and Proserpina)、以及他自己充当模特的《大卫》。安东尼奥·卡诺瓦的《宝琳娜·博尔盖塞 (卡瓦诺)》则是该馆的镇馆之宝,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客造访。除此之外,提香、卡拉瓦乔、拉斐尔等大名鼎鼎的意大利艺术家的画作也可在此一饱眼福。

游完美不胜收的博盖斯美术馆感到乏力的话,不如在许愿池旁坐一坐。

特雷维喷泉,图片来源:turismoroma

虽说罗马的许愿池特雷维喷泉已经是电影和电视剧里的老桥段,在荧屏上出现了无数次。但若是你亲自站在那青蓝色的池前,看着流水淌过洁白优雅的雕塑群,也会不由把手放进口袋掏一掏硬币。

意大利罗马国立现代艺术美术馆(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Moderna e Contemporanea)

除了斗兽场、万神殿、许愿池和卡拉卡拉浴场等遗址所代表的厚重历史气息之外,罗马有其现代化的一面。意大利罗马国立现代艺术美术馆(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Moderna e Contemporanea)是唯一一个完全致力于现代艺术的国家博物馆,其拥有拥有超过4400件绘画和雕塑作品,主要是19世纪和20世纪意大利艺术家的作品,涵盖了新古典主义,马基亚伊奥利画派,未来主义,形而上画派,抽象主义等艺术流派。

展览“花之力量:花瓶在艺术、手工艺和设计内所扮演的角色”,图片来源:lagallerianazionale.com

 正在展出 

花之力量:花瓶在艺术、手工艺和设计内所扮演的角色

On Flower Power. The Role of the Vase in Arts, Crafts and Design

展至2019年9月29日

展览借由反传统的视角,探索艺术、手工艺和设计的交叉灰色地带。

梵蒂冈博物馆(The Vatican Museum) 

世界上最小的国家梵蒂冈也是要列入亮点清单之中。在每年的4月到10月,梵蒂冈博物馆在每周五晚的7点到11点向访客开放夜间游览机会。

夜间的西斯廷教堂,图片来源:wantedinrome

在夜幕降临时分,近距离接触位于西斯廷教堂的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最后的审判》与拉斐尔画室的《雅典学院》,穿过古希腊、古罗马的雕塑长廊,两边摆放着闻名遐迩的雕塑《拉奥孔和他的儿子们》(Laocoön and His Sons)与《望楼上的阿波罗》(Apollo Belvedere)等,金光闪闪的地图馆长廊两侧挂着的细致而科学的手绘地图,最后沿着双层螺旋式梯走出结束博物馆之旅。

那不勒斯

进了意大利南部,你会立刻感到节奏都慢了下来。如果说北部是意大利经济的火车头和接轨国际的先锋,那么在南部的意大利你会看到留存下的传统和历史的沉淀。这里的老奶奶老爷爷会操着那不勒斯方言互相聊天,背着手在街道上闲逛张望。和他们用意大利语问路没准都不太顺畅,更别说英语了。

《我的天才女友》剧中那不勒斯的街道,图片来源:madrenapoli

假如你看过《那不勒斯四部曲》以及HBO在这套小说基础上改编的《我的天才女友》,其主角莉拉与埃莱娜60年的情谊开始于二战后那不勒斯一个贫穷的郊区——又多了一个来那不勒斯的理由。

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 (Museo Archeologico Nazionale) 

若对意大利的历史感兴趣,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是极佳的选择。它将带你重回古罗马与希腊的荣光时刻。

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图片来源:arte.it

这里的文物大多来失落的古城赫库兰尼姆与庞贝。秘密展厅(Gabinetto Segreto)则藏着这两座古城的色情艺术,从雕塑到壁画,从摆饰到陶罐,都体现了当时的性文化的开放与成熟。

卡波迪蒙特国家博物馆(Museo nazionale di Capodimonte

卡波迪蒙特国家博物馆位于一片134公顷的绿地之间,原本是贵族猎场的林地里种植着异国的植物,包括亚洲的樟脑树和山茶树、美洲的木兰树与柏树,以及澳大利亚的桉树等。

卡波迪蒙特国家博物馆,图片来源:napolitoday

博物馆本身是一座波旁宫殿,展出来自法尔内塞(Farnese)以及波旁(Borbone)家族的藏品。知名藏品包括阿尔泰米西娅·真蒂莱斯基的《犹迪割下赫罗弗尼斯的头颅》、老彼得·勃鲁盖尔的《盲人预言》、拉斐尔所画的亚历山德罗·法尔内塞枢机肖像与提香的《达娜厄》。

Triptych with the Passion of Christ, 1350-1400,图片来源:Wikipedia

拥有精美馆藏的卡波迪蒙特国家博物馆的人流并不稠密,可以说是那不勒斯最被低估的博物馆。

马德勒当代美术馆(museo madre)

2005年,经葡萄牙著名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Alvaro Siza)改造后的多纳雷吉纳宫殿(Palazzo Donnaregina)摇身变为马德勒当代美术馆。在那不勒斯众多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时期等经典杰作汪洋中,马德勒给了访客一个喘息的机会。

马德勒博物馆,图片来源:madrenapoli

这里的常设展包含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和那不勒斯出身的艺术家弗朗切斯科·克莱门特(Francesco Clemente)的装置作品,以及安迪·沃霍尔、杰夫·昆斯与观念艺术家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的作品。

展览“绘画就像蝴蝶(painting as a buterfly)”,图片来源:madrenapoli

 正在展出 

绘画就像蝴蝶

Painting As a Butterfly

展至9月30日

艺术家皮耶·保罗·卡佐拉里(Pier Paolo Calzolari)的回顾展。

弗塔那勒墓地洞窟(Fontanelle Cemetery Caves)

弗塔那勒墓地洞窟被称为“死亡谷地”。

弗塔那勒墓地洞窟,图片来源:paesionline

墓地共占地30000平方米,埋葬着那不勒斯最为心碎的故事:三次人民起义运动、三次地震、三次饥荒、五次维苏威火山爆发,还有三次瘟疫。其中,1656年的瘟疫夺去了那不勒斯至少半数的居民的生命。

庞贝

庞贝古城是一个天然的戏剧舞台。

火山与庞贝遗址,图片来源:pompeiisites

在公元79年,庞贝古城就经历了几次地震,但是当地居民却不以为意。一周后,苏威尔火山经历了一场猛烈的爆发,一夜之间整个庞贝古城都被埋入火山灰之下,一千八百年后人们才发现了这座曾经辉煌的古城。就像是灵活爬行的昆虫被从天而降的松油击中形成了一枚琥珀;也像突然被按了暂停键的电影画面。因此天灾,庞贝古城成为了古罗马时期风土人情的绝佳切入口。本年年初中国艺术家蔡国强就在庞贝斗兽场进行了一场爆破创作。

庞贝遗址,图片来源:pompeiisites

在此处挖掘出的一些文物和壁画,例如巨幅马赛克壁画--著名的亚历山大大帝大战大流士三世壁画被运到了那不勒斯考古博物馆。在庞贝游客能一览古罗马时期的城市规划与各样功能的建筑。庞贝城内有两所剧院遗址,因其构造,如果站在舞台中心按正常声音说话,就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剧院里使用了麦克风一样被放大,传达到最后一排观众的耳朵中。

庞贝遗址,图片来源:national geographic

最让人驻足的,无疑是瞬间被高温岩浆包裹而后冷却形成的动物和人的尸体。既有仍在酣睡中的一家人,也有在公共浴池泡澡到一半的男性,屈腿蜷缩着的孩童等等。

马泰拉

马泰拉,图片来源:Suitcasemagazine

马泰拉(Matera)地区是地中海一带最大也是最完整的穴居区域,是世界最古老的人类居住地之一。其最具代表性的建筑风格为堆叠式石窟石屋,在石灰岩产生的天然间隙上加以改造,建成当地人的住宅。然而,这种古老的住宅方式在硬件上无法企及现代的住宅,所以居民们纷纷搬出,这座城市也因其荒凉景象而被选为世界十大鬼城之一。

在当地政府的努力下,马泰拉当选为2019年的欧洲文化城市,也将为此展开长达一年的活动与庆典。好几年前,马泰拉就开始建造和维修基础设施,开通新的直达交通线路,以吸引更多游客来了解这座古城。

今夏来到马泰拉,可以看到以城市为展厅的达利展。共200件极富想象力和戏剧性风格的达利作品(包括画作、雕塑、插画、玻璃制品等)被运进了马泰拉的石窟内。

展览“萨尔瓦多·达利:持久的反抗” ,图片来源:materacitytour

 正在展出 

持久的反抗

La Persistenza degli Opposti

展至2019年11月30日

展览分为四个部分,以时间为轴向游客讲述达利的创作故事。在马特拉历史城区中心则摆上了三个纪念性雕塑:空间大象(The Space Elephant)、超现实计划(The Surrealist Plan) 和时间之舞II (The Dance of Time II)。

阿尔玛菲海滩

阿尔玛菲海滩,图片来源:matadornetwork

每年的夏季都是去阿尔玛菲海滩(Amalfi Coast)的最佳季节。作曲家理查·瓦格纳在1880年5月份造访阿尔玛菲海滩沿岸小镇拉维罗,参观卢佛罗别墅的花园后留下“这才是科林索尔的魔法花园”的感叹,并深受启发写完了他的最后一部歌剧《帕西法尔》,从此这座依山傍海的小镇就与瓦格纳结缘。

拉维罗音乐节(The Ravello Festival)

1953年,拉维罗音乐节诞生,也被称为瓦格纳节,在每年的夏季定期举办,起初只演奏瓦格纳的音乐,后来派生出展览、爵士和芭蕾等多种表演。每到拉维罗音乐节时,满腔热忱的作曲家、演奏家们在这里相会,各种各样的乐器一起奏鸣,音乐爱好者们也追随着他们心中的乐曲来到此地。

拉维罗音乐节,图片来源:ciao.citalia

今年的拉维罗音乐节分为两个部分:意大利交响乐和最好的青春(La meglio gioventù),前者呈现一系列精品意大利交响乐,后者则致力于邀请年轻的音乐家,将意大利音乐与欧洲音乐相融合以呈现更为普世的音乐作品。

除了古典乐,阿尔玛菲海岸的景色也是美不胜收。虽然意大利五渔村五彩斑斓的村落景色更为人所知,但在欧洲,阿尔玛菲海岸才是意式度假的精华所在,它也曾被BBC评为人生50个必去之地之一。

小岛伊斯基亚,图片来源:amalfiboatrental

先在因火山而形成的小岛伊斯基亚(Ischia)住上两晚,那里花草环抱,诗情画意。随后沿着海岸线逐一造访意式小镇。索伦托(Sorrento)小镇坐落在悬崖之上,可以直接看到远处的苏威尔火山风景,悬崖下则是渔民的村落。波西塔诺(Positano)也是依山而建,房屋被刷得五彩斑斓,极为梦幻。小岛卡普里(Capri)曾出现在毛姆的小说《吞食魔果的人》中,主人公威尔逊为这个风景如画的意大利南方小岛放弃了伦敦职员的生活。如果你对自己的素质有自信,想要爬到高处远眺迷人的海洋的话,不如试一试传奇的“上帝之路”(Sentiero degli Dei)徒步路线。

在阿尔玛菲海岸的日子可以慢一点、再慢一点,像当地人一样享受Dolce far nience的精神,也就是无所事事的快乐。

西西里岛

在去往西西里岛的最便捷方式自然是飞机,但是却会错过太多风光。不如当个背包客,沿着意大利的南部海岸线坐火车南下。早上在酒店用完早饭,然后背上轻便的行囊开始沿着海岸徒步旅行,中午时分则搭上一趟火车以躲过一天中太阳最为毒辣的几个小时,顺便定下晚上的歇脚点。这路上你会遇到不少几近荒废的小火车站,因为当地居民更爱驾车出行,所以无论是车站还是火车都像来自另一个世纪一样的老旧。恍惚间,你像是进入了另一个时空。

图片来源:theguardian

西西里因其地理位置,饱受多个王朝和帝国的争夺,战乱不断,首府巴勒莫从公元前8世纪开始相继经过希腊人、阿拉伯人、诺曼人、罗马人、迦太基人、西班牙人、拜占庭人、波旁王朝等入侵,由此形成了极具包容与多元的文化。在这里,诺曼、拜占庭及伊斯兰三种风格的建筑交融,极具风情。 

巴勒莫大教堂(Cattedrale di Palermo)

位于巴勒莫旧城区中心西南的参议院大厦和位于中心的巴勒莫大教堂,就是诺曼、拜占庭和阿拉伯三种建筑风格交融的代表。

巴勒莫大教堂,图片来源:wikipedia

巴勒莫教堂在罗马帝国晚期就已经存在,在阿拉伯人占领巴勒莫时期,这座教堂被改建成了清真寺。随后入侵的诺曼人则在清真寺基础上修建教堂。几经改建之后,这种教堂有着哥特式的尖顶钟楼和拱门、文艺复兴时期的精美雕饰、巴洛克式的大圆顶、与卡泰罗尼亚风格的大门,可谓是一盘建筑大杂烩。除了复杂的历史背景,巴勒莫在现当代艺术上也颇有建树,在2018年曾举办过欧洲宣言展。

Fiumara d’Arte 博物馆

西西里的当代艺术,除了欧洲宣言展之外,还有一个名为Fiumara d’Arte 博物馆的惊喜之地。虽说是博物馆,但是却不是传统的室内博物馆,而是一个露天的大型当代艺术雕塑博物馆。

Fiumara d’Arte 雕塑博物馆,图片来源:wishsicily

这个博物馆的创始人安东尼·普瑞斯提(Antonio Presti)在解释自己的灵感时曾说道:“取代了下命令、征服、探索、奋斗和组织,在那一个瞬间我选择全然接受世界带给我的惊喜。”他在1982年便产生了建造雕塑博物馆的想法,但直到2007年才将这理想变为了现实,期间当地政府曾多次叫停和反对该项目,下令摧毁已建造好的大型雕塑作品。Fiumara d’Arte的占地辽阔,人烟稀少又地处远郊,只能驾车游览。官方推荐的四条驾驶线路,耗时从两小时到一天不等。

意大利歌剧节(Italian Opera Taormina)

因真人秀《中餐厅3》而走入人们视野的意大利小镇陶尔米纳(Taormina)也坐落在西西里岛上。小镇的一边有着广阔蔚蓝的地中海风景,另一侧则能看看埃特纳火山,可谓是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

陶尔米纳希腊剧场,图片来源:villabritania

陶尔米纳希腊剧场也是亮点之一,整体剧场呈U型,面向无垠的蓝色海岸线,头顶蓝天,蔚为壮观。意大利歌剧节正在圣乔治剧场(San Giorgio Theatre)开演,从五月到十月的每周周一、周三、周五、周六晚都在演出意大利经典歌剧经典曲目,例如费加罗的婚礼、茶花女、蝴蝶夫人等。

Farm Cultural Park

西西里岛上还有一个原本几近死寂后因艺术之力而重获活力的艺术小镇法伐拉(Favara)。这里原本因地处极南而缺乏管制,因工业向北部转移,而导致经济状况下滑,失业率和犯罪率不断上升。当地居民安德里亚·巴托洛(Andrea Bartolo)不忍看到自己的故乡逐渐衰败,购买下废弃的镇中心的几座建筑,逐步改造成一个艺术聚集区 Farm。

Farm街区,图片来源:Farm Cultural Park

翻新后的屋顶各有风格,随处可见的街头涂鸦艺术,装置作品散落四周,墙壁上则放映着影像作品。原本不会出现在任何一张旅游地图上的不知名小镇,现在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国的艺术家和旅行者聚集在此。

策划:TANC

撰文:娄依伦

编辑:童亚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