瞒天过海:高产的古典大师画伪造者

artsy于2019年10月13日发布于(翻译)

https://mp.weixin.qq.com/s/IJ-X2TL0gUKU4qgN9X10bQ

Artist Eric Hebborn with his original drawing in the manner of 15th century artist, Fra Bartolomeo. Photo by Tim Ockenden -PA Images/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艺术品经纪人埃里克·赫本有一条金科玉律:永远不和艺术业余爱好者打交道。任何人如果想要从他的帕尼尼画廊(Pannini Galleries)买画,那么他自己必须精通艺术,认为自己能够辨别一件作品是否是勃鲁盖尔或凡·戴克的真迹。如果他们买下了画作或将其转售给其他画廊或美术馆后,发现画作是伪造的,那么只能怪他们自己没有火眼金睛。

于1996年辞世的赫本被认为是现代技艺最为精湛的艺术品伪造者。据他本人估计,他一共创作了1000多幅赝品。其中只有少部分的赝品露馅,例如在丹麦国家美术馆和摩根图书馆&美术馆等地,这些作品之前都经过了位于世界前列的拍卖行的考验。赫本宣称自己伪造过的世界知名艺术家,除了勃鲁盖尔和凡·戴克之外,还有乔瓦尼·巴蒂斯塔·皮拉内西、让·巴蒂斯特·卡米耶·柯罗和彼得·保罗·鲁本斯。“我可不是一个骗子。我只是在做人们历史上一直在做的事情,”赫本在1991年 BBC 纪录片《伪造大师的自画像》中如此说道,“(赝品)的本身就值得被欣赏,而不是被质问它们的真伪。”

没做错什么

An employee looks at the  artwork ‘4-Chlorephenol, 2008’, part of the artist Damien Hirst’s exhibition ‘The Complete Spot Paintings’ at the Gagosian Gallery on January 12, 2012 in London. Photo by Matthew Lloyd/Getty Images

赫本的成长经历和其令人惊叹的艺术才能和无止境的坏点子紧紧相连。在他8岁的时候,他曾不公地被指控纵火,随后他真的点燃了学校以示反击。他曾被皇家艺术研究院录取,还赢得过罗马奖(Rome Prize)。毕业后,在他跟随一位艺术修复师工作期间,他掌握了临摹古典大师画的技艺。

后来赫本和他的长期伴侣格雷厄姆·史密斯(Graham Smith)开了帕尼尼画廊,而且和一些伦敦艺术圈的关键人物建立了私人和工作关系,包括艺术品经纪人汉斯·卡门(Hans Calmann)和克里斯托弗·戴维·怀特(Christopher David White),怀特是一位古典大师画的专家,就职于世界最古老的商业画廊科尔纳吉画廊(Colnaghi)。赫本还和著名的安东尼·布兰特(Anthony Blunt)成为了朋友,布兰特是一位艺术顾问,曾服务过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二世,随后他被揭穿是一位俄罗斯间谍(赫本在他的回忆录中提到自己完全没发现布兰特的间谍行动)。画廊开业的第二年,赫本移居到了意大利。

赫本坚持自己并不是罪犯,他有着自己的道德准则。他让专家自己做判断,其间不置一词,他将古典大师画伪造品和有自己签名的画作标相似的价格。“人可以自由选择要画什么风格,这并不是犯罪,就像询问专家的意见一样并不是犯罪。”赫本写于1991年的回忆录中。他并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赫本反而觉得是艺术界本身应该受指责。他轻视那些当科学手段无法检验真伪时,宣称自己可以通过画作风格判断真伪的艺术专家。作为一个绘画大师,他相信自身绘画功底决定了判断画作真伪的能力。

伪造者的坠落

In his memoir, ‘Drawn to Trouble,’ Eric Hebborn claimed he forged this etching, which ended up in the collection of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Both the museum and Hebborn’s former romantic partner dispute this account. The Met attributesView of the Temples of Venus and of Diana in Baia from the South (ca. 1594) to the “circle of Jan Brueghel the Elder.”

这位伪造大师对细节的重视成为了他失误的原因。许多他的画作经得起考验的原因是因为他只使用了临摹对象所生活时代使用的纸张,也只使用那个时代存在的材料来制作颜料。华盛顿国家美术馆的策展人康拉德·奥博胡伯(Konrad Oberhuber)注意到来自科尔纳吉画廊的两件画作虽宣称是由两位不同的艺术家创作的,但是艺术风格和使用的纸张类型却是一样的。他随后提醒了摩根图书馆&美术馆的策展人,后者在画作上也发现了同样的疑点。随后科尔纳吉画廊发表了关于从画廊购买的古典大师画的声明,其中没有提到奥博胡伯。

在1980年寄给英国泰晤士报的一封信中,赫本写道:“与其强调临摹得有多么地巧妙(而导致走眼),还不如去质疑下决定的人的能力,正是因为他的建议而花费了一大笔公共资金。”科尔纳吉画廊事件并没有让赫本停下脚步。相反在被揭穿后,他继续绘制了500幅伪造品,并且卖给了那些非常愿意接手这些问题画作的艺术品经纪人。有时候,艺术品经纪人还暗示他去“寻找”经典大师画,也就是让他伪造后卖给自己。

“我觉得世界上的确存在诚实的人,”赫本在 BBC 纪录片中说,“但是,他同时不会是一位艺术品经纪人。”

赝品事件的余波

Painting attributed to Leonardo da Vinci, Salvator Mundi, circa 1500. Courtesy Abu Dhabi Tourism & Culture Authority, via Wikimedia Commons.

在他的回忆录《卷入风波(Drawn to Trouble)》中,埃里克·赫本提到他伪造了这件蚀刻画,而这幅画最后被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美术馆和赫本的前伴侣在这件事情上争执未定。大都会博物馆将这幅画《从南边审视巴亚的维纳斯神庙和戴安娜神庙(View of the Temples of Venus and of Diana in Baia from the South)》(约1594)放在老彼得·勃鲁盖尔画作区(circle of Jan Brueghel the Elder)。

赫本从未被指控犯罪。他因1991年 BBC 纪录片而首次进入公众视野,以及他同年出版的回忆录《卷入风波:一个伪造大师的独白(Drawn to Trouble: Confessions of a Master Forger)》。他经由苏富比、佳士得、科尔纳吉画廊和朋友汉斯·卡门使自己的作品摆进了世界知名的艺术机构。

然而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许多的美术馆都怀疑他们在展厅里挂的画作实际上是赝品。保罗·盖蒂博物馆和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都怀疑自己拥有赫本的仿作。但是因为缺乏科学依据,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美术馆依然骄傲地展示着赫本的仿作,并宣称是另一位艺术家的作品。

Apainting formerly believed to be a portrait by Frans Hals, now believed to be a modern forgery. Image via Wikimedia Commons.

电影工作者彼得·杰拉德(Peter Gerard)在赫本回忆录的基础上制作了一系列关于伪造大师的影片。他认为赫本的故事与当前这个“充斥着虚假照片的时代”不谋而合。当前,“假新闻”这个词被美国总统在演讲和推特上随意地重复使用,且任何人只要掌握 PS 技术的都能诊断一张照片是否真实。但是,赫本早在“后真实时代”结束之前就狠狠嘲弄了专家们一回。这个带有神话色彩的艺术界诈骗犯的最后时光也充满问号。在1996年,赫本于他住了30年的罗马被发现因头骨破裂而死亡。除了有黑手党参与了他的死亡的传闻之外,还没有人因牵连而被捕。

在赫本去世后的几十年,艺术界对于真伪的争论依然没有停止。被一些专家认定为达芬奇最后一件真迹的《救世主》(约1500)从卢浮宫展览中因真伪问题而被撤展。上个月,一个意大利画家因牵连一个伪造戒指而被捕,他还被指控伪造埃尔·格列柯(El Greco)和科雷乔(Correggio)的作品。卢浮宫、伦敦国家美术馆、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苏富比都被牵连进这条丑闻中。

“因为还有可能发现被掩埋的画作,所以这个市场还在继续发展,”杰拉德说道,“只要市场依然相信,就会有人利用它而持续引入赝品。”

Christy Kuese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