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克斯的情人节作品遭破坏,我们应该如何保护街头艺术?

《美术手帖》于2020年2月24日发布于(翻译)

https://mp.weixin.qq.com/s/L3Ek37CdjK-v3l7zgthvtA

为迎接今年的情人节,班克斯在自己的家乡英国布里斯托尔留下了最新作品──描绘一位小女孩用弹弓发射鲜花的场景的作品。然而短短几天之后,该作品就遭到了破坏。破坏者在班克斯作品上留下了“BCC混蛋(BCC wankers)”的侮辱性词汇,似乎是表达对布里斯托尔市议会(Bristol City Council)的不满,一旁还附上一颗粉色的爱心涂鸦。

………

2019年9月,在巴黎的当代美术馆蓬皮杜艺术中心附近道路上画着的班克斯的老鼠画作遭到了盗窃。老鼠常常在作品中作为该艺术家的分身出现。这只老鼠,蒙着面,手上拿着美工刀,俨然如同拿着板模像打游击战般到处留下作品的神秘艺术家班克斯本人一样。一年前班克斯在留下这个作品时还声明道,这是为了纪念巴黎的学生运动“五月风暴”的50周年而献给板模涂鸦艺术的诞生地──巴黎的礼物。

蓬皮杜艺术中心附近的道路上留下的班克斯的老鼠画作,图片来自班克斯的网站(http://www.banksy.co.uk/out.asp)  

为什么这件涂鸦被盗案(如同梵高画作被盗般)会引起国内媒体这么大的反应?这与2019年初,在东京都港区发现了疑似班克斯作品的老鼠画作,都政府为了防止混乱将其取下并转移到市政厅进行展示的事件也有关。这样做的理由是班克斯在那时已经是一个著名的艺术家。近年班克斯的作品在拍卖会上的落槌价高达到1亿日元(约合630万人民币)。一个曾经的街头涂鸦者成为了举世闻名的人物。

在东京都市政厅第一厅室展示的“疑似班克斯作品的老鼠画作”  

如此天价的艺术品,如果没有保护和监视,就放在户外的话,也难免会遇到想要盗窃的人。如果顺利的话,盗窃者可以通过黑市售出以获得巨大的利益。

巴黎在2019年已经出现了两起班克斯作品被盗案件。在班克斯大本营的英国也曾有盗窃案发生,美国、巴勒斯坦也不例外,除了被偷走,还有被人抹去、因为行政原因被清除、出于建筑物所有人的意愿被清除等状况。只要作品还留在公共区域,那么就难免落得以上几个结局之一。  

但是,街头艺术的盗窃/损害/清除和一般艺术品的状况有所不同,在法律上的权利/利害关系上非常复杂。其中涉及在私有/公共财产上擅自涂绘作品的行为本身是否是犯罪、被涂鸦的建筑物所有者的权利、艺术家的著作权、街头艺术作为一种文化财产是否该被保护等问题。  

本文将针对在这30年间以欧美为中心的城市空间内出现且快速发展的街头艺术现象,以班克斯的作品为例,围绕保护还是撤去的社会讨论、法制问题、社会意识的改变等主题进行总览式地介绍。现在的街头艺术仍处于发展阶段,尚不可妄下定论。

图片来自班克斯的网站(http://www.banksy.co.uk/out.asp)  

至今为止已经发生了多起类似事件。街头艺术的保护/撤去的状况,根据各国或自治体的法律与政策的不同、公共财产还是私人财产的判定、当地社区的反应的不同,处理方法不尽相同。在围绕着街头艺术的权利和保护相关的现状、变化、问题等进行一一审视后,也许由此我们能逐渐看清街头艺术的本质。

谁破坏了街头艺术?  

1990年代,街头艺术开始在欧美城市内蔓延,在私人财产或公共财产上未经允许私自画画和留言无疑是一种犯罪。不但建筑物所有者会抗议,周围居民也会反对,所以最后作品往往会被清除。而且街头艺术的破坏者不仅仅是行政部门或盗窃者,还有艺术家同侪。这个特点是沿袭街头艺术的前身──涂鸦的传统。涂鸦者不但在风格上相互竞争,也会争夺势力范围,覆盖或者清除别人留下的作品是家常便饭。  

班克斯在2010年之前的很多作品都被其他竞争者的作品覆盖。他频繁地飞到其他国家,在异国墙角留下作品也是沿用了一样的逻辑。2013年班克斯一炮而红,那时他在纽约开展了一个名为“户外优于室内(Better Out Than In)”的活动,一个月内每天在纽约的某处留下作品。当时的纽约市长将其定性为破坏行为,表达了批判态度,警察也试图进行追捕。

图片来自班克斯的网站(http://www.banksy.co.uk/out.asp)  

班克斯逃脱了追捕,并最后共留下了约30件作品,但这些作品大多被覆盖,或者被破坏。既因为当地艺术家为了报复“英国人”班克斯突然侵犯自己的领地,也因为纽约市对于街头艺术的零容忍的处理方式。但是,随着街头艺术这种表现方式日益发展,其简洁和独创性受到赞誉,尤其受到当地居民的欢迎,因此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应该将其视为艺术作品而保护起来。

墙壁是谁的?  

建筑物所有者将画有街头艺术的墙面整体取出进行售卖的情况并不少见。这种情况和多个法律权利与利害相关。下面的这幅作品是在伦敦伍德格林地区的一面外墙上留下的画。

奴隶劳动(通称) 2012 伦敦伍德格林地区 图片来自班克斯网站(http://www.banksy.co.uk/out.asp)  

2012年既是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位的60周年,也是伦敦奥林匹克运动会召开的时间。为了庆祝这两项大型活动,英国市场上出现了大量的英国国旗。这件作品将爱国主义所渲染的欢庆氛围与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阴暗面里贫困国家严重的童工问题相对比,其富有政治寓意和时效性的信息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件作品很快被墙壁所有者取出进行售卖。随后,经过了多个中介转手,漂洋过海,在美国迈阿密以《奴隶劳动》为题进行拍卖。

伍德格林的居民们在知道这件事情后表达了抗议。他们通过当地政治家向英国艺术委员会施压:这一系列的转卖不但不合情理还有可能触犯了法律。更重要的是,“我们当地居民想要把班克斯留下的作品留在原处”。也许是因为作品有了瑕疵,《奴隶劳动》最后从迈阿密拍卖中被撤下,但拍卖行主张自己的行为并没有触犯法律。随后,这件作品虽然回到了英国,但是却没有安回原来的地方。6年后,在伦敦的拍卖会上以56万英镑(约合508万人民币)的价格落槌。  

这件批判资本主义的不公正与不合理一面的班克斯作品,最后却进入了市场运作系统。这样极具讽刺性的结果,对想要所有行人都能自由观看作品的班克斯来说也很心酸吧。  

现在让我们从法律角度来整理一下这些事情。首先,在他人的私人财产上未经允许私自画画的行为无疑违反了法律,可根据英国的《刑事损害法(Criminal Damage Act 1971)》判刑。众所周知班克斯是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艺术家,所以他必然没有事先获得所有者的首肯。从这部法律的生效年份可以推断它是专门为阻止涂鸦行为蔓延而颁布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渐渐对街头艺术变得更加宽容,行政部门的监管也没有那么严格了。2006年英国颁布了《乱扔垃圾的行为守则(Code of Practice on Litter and Refuse 2006)》,其中规定当地行政机关和所有者可以相互协商处理画作和街头艺术的清除问题。换句话说,就是把具体处理权交给了地方行政部门。

图片来自班克斯的网站(http://www.banksy.co.uk/out.asp)  

保留了很多街头艺术的伦敦哈克尼地区的行政方针中明确写出:“委员会有权清除街头涂鸦,未经所有者同意留下作品是违法行为”,但“合法且合适的街头艺术并不会有损市容……对此可采取宽容和支持态度。”

重新回到《奴隶劳动》这幅画。即便班克斯的行为是不合法的,但是将该墙面取出、转卖、且谋取利益的所有者的行为有没有触犯法律呢?答案是合法的。所有者要如何处置他的财产是他的自由。根据英国法律,在个人财产上留下作品的情况,这件作品便自动被财产所有人所有。虽然有些讽刺,但是所有者有权获得该作品产生的利益。  

换句话说,将这幅画取出并转卖的行为并不触犯法律,接手方拍卖行也并不触犯法律。《奴隶劳动》在美国并未顺利拍卖的原因是原地区居民的强烈抗议,由此可见,街头艺术的处置已经超越了所有者的法律权利,而成为地区社会认同的一部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