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你必须了解的拍卖届“行话”

于2020年6月21日发布于Artsy

https://mp.weixin.qq.com/s/YCd1ueyU9e2_cmVVLy2MDw(翻译)

Photo courtesy of Sotheby’s.

从人口总数来看,参与艺术拍卖的人群占比非常微小。作为一个外行(或者对大部分人来说),拍卖的整个仪式——从挥动号码牌到挥金如土地购买艺术品——都足够让人望而生畏了。而且,拍卖行业还有自己的通行语言:那些存在着细微差别和拍卖专指含义的词汇。

我们也许不能在佳士得或苏富比的夜场拍卖里为你提供一个席位,但我们可以帮助你理解那些人到底在说什么。下面我将分享几个必知术语的详细解读,更重要的是,你能借此了解到拍卖市场是如何运转的,也理解当拍卖师敲击他的木槌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么是“吊灯叫价”?

Photo courtesy of Sotheby’s.

吊灯叫价人是一种虚假出价,指一个拍卖师经常假装看到后座有人举起了号码牌出价,意在抬高价格来激起他人对该拍品的出价兴趣。

这听着有些阴险。

David Hockney, Pacific Coast 

Highway and Santa Monica, 1990.

Courtesy of Sotheby‘s.

虽然一直有禁止该行为的尝试(拍卖行喜欢称之为“连续竞标”),当出价低于委托人的最低承受价格(或称为“底价”)时,这种行为被认为是完全合法的。拍卖行会在图录的免责声明或拍卖行公告中提到这类叫价。

为什么拍卖行需要虚假叫价?

Courtesy of Christie’s.

有两个原因可以解释。第一,这种出价可以营造出一种热烈竞价的假象,使拍卖场上弥漫紧张和戏剧性氛围,也可能迷惑买家失去理性开始出价。

更重要的理由是虚假叫价可以隐藏底价。如果没有吊灯叫价,拍卖行就必须从低价开始叫价,从而使底价公之于众。一旦藏家知道委托人的底线,他们就不愿意出价更多,从而阻碍了市场升温。

什么是流拍?

Courtesy of Christie’s.

当一件艺术作品的拍卖时价格低于它的底价时,以致最后无法售出。

关于这个词,我还需要知道什么?

不要流拍。

好的,我懂了,但是为什么?

Bansky, Love is in the Bin

2018. Sold for £1,042,000.

Courtesy Sotheby’s.

首先,即便作品没有售出,委托人还是需要支付卖家佣金给拍卖行。

更重要的是大众普遍认为:当一件艺术作品流拍时,它的价值就下降了,因为留下了市场对该作品没有兴趣的公开记录。谁想要买一件没人想要的作品呢?如果这种看法从单件作品延伸到艺术家整体产出,那么艺术家整体市场价值会崩溃。

流拍真的会对价格产生影响吗?

Jussi Pylkkänen, Christie’s Global 

President and auctioneer for the George

 Michael Collection selling Careless Whisper 

by Jim Lambie for £175,000 ($232,400).

© Christie’s

Images Limited

2019 / Rankin.

艺术市场的大部分人会同意这个观点。一些学术研究者还给这个观点找到了依据,即便将流拍抽出作为单一变量进行分析这件事听起来很微妙。牛津大学教授艾伦·贝格斯(Alan Beggs)和凯思琳·格拉迪(Kathryn Graddy)在2008年的研究中,查阅了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行在1980年到1990年的拍卖价格。他们发现流拍的作品比其他未发生流拍情况的同类作品的价格最终要低上30%。他们将这种下跌归因于几个因素,其中包括更低的底价,“共同价格作用(common value effects)”(这是一个花哨词来形容买家在衡量一件作品价格时会考虑他人观点)。

什么是第三方担保?

Courtesy of Christie’s.

第三方担保是指让一个外部公司或个人在拍卖开始前给一件拍品一个不公开的价格,以承诺委托人他能得到最低限度的回报(也被称为“不可撤销出价”)。虽然拍卖行也能给委托人提供担保,但是“第三方”一词一般喻指外部公司。

他们是怎么做的?

David Hockney, Henry Geldzahler 

and Christopher Scott, 1969.

Courtesy of Christie’s

Images Ltd. 2019.

第三方担保一方面让委托人有理由拿出藏品,以帮助拍卖行吸引高价值的拍品,另一方面也能降低拍卖行的风险。拍卖行也可以自行完全担保一件作品,但是这样会把它们置于风险之中,或许拍卖行没能以高于担保价格拍出该件作品。拍卖行会支付给担保方一笔款项来转移全部或者部分担保以避免金融风险,同时也可以利用担保方的承诺来诱使收藏家拿出他们的优秀藏品。

所以这件作品在拍卖之前就已经被售出了?

Sotheby’s New York, 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Auction, 2017.

Courtesy of

Sotheby’s New York.

在某种程度上是的。2015年的纽约拍卖周的拍品总估价为21亿,在拍卖开始前差不多半数的价格已经被第三方或者拍卖行担保。

当拍卖价格高于担保价格时,拍卖行一般会根据协议和担保方分享一部分的溢价。

这听着还行…..或者不太行?

Oliver Barker fields bids at Sotheby’s 

Contemporary & Italian Art evening sales.

Courtesy of

Sotheby’s.

在市场一直有着对于第三方担保影响的讨论,包含在对价格透明度的更广泛的讨论之下。第三方担保是保密的,而且没有东西可以阻止他们竞价自己已经担保的作品,所以,这里存在经济利益。

大型拍卖行会在拍卖图录中注明或者用口头宣布的方式来告知那些作品已经有了担保,或者第三方担保人是否参与拍卖。但是,这种警告并不会透露担保人的身份和担保价格。从理论上来讲,他依然有机会能够哄抬价格超过他的担保额,让另一个人竞拍成功,然后根据先前和拍卖行的协议获得溢价的一部分。担保方也会加入竞价比赛来争取他们想要拥有的作品。苏富比拍卖场上爱德华·蒙克的作品《桥上的女孩》(1902),最后其担保方竞价成功,拍出了5450万美元(比估价高450万美元)的价格,此外担保方还要支付200万美元的担保费用。

什么是买家佣金?

Claude Monet, Le bassin 

aux nymphéas, 1917–1919.

Courtesy of Christie’s.

Photo by and copyright Arthur

Grace, courtesy Sotheby’s.

买家佣金是拍卖行向买家收取的、在落槌价之外的费用。

它们是如何计算的?

Robin Williams with 

Auguste Rodin’s The Thinker.

拍卖行根据作品的出售地点和品类(例如酒、艺术品)计算买家佣金。在主要的拍卖地点,佣金百分比根据落槌价呈三段累进式。假设现在有一件作品在苏富比纽约被出售,拍卖价格在25万美元以下(包括25万美元)的话,买家佣金百分比为25%;价格超过25万美元但低于300万美元的话,超过部分的买家佣金百分比为20%;高于300万美元的部分采用12.5%。

在2016年秋季,佳士得和苏富比都提高了买家佣金比率。当前苏富比的价格要略高于它的竞争者,它对25万美元以下价格收取25%的佣金,下一档收取与之稍低的佣金比率,对于高于300万美元的部分(包含300万美元)收取12.5%的佣金。佳士得对于15万美元以下的价格收取25%的佣金,对300万美元以上的部分佣金比率降低到12%。

好的,这看起来非常清晰直接。

Sotheby’s evening sale of post-war and 

contemporary art in New York in May 2019. 

Photo courtesy

Sotheby’s.

不过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一部分的佣金会因拍卖行和第三方担保所签署的协议最后流向担保方。以及因为主要拍卖行之间对拍品的竞争,尤其在市场不确定的阶段交易会更多地转入私洽,导致拍卖行会会与委托人之间达成协商。其中就包括与委托人分享一部分的买家佣金。

纽约时报曾报道过佳士得和彼得·M·布兰特(Peter M. Brant)就其委托的杰夫·昆斯气球狗分享买家佣金。实际上大部分的佣金都进了布兰特的腰包,因为这件作品并没有拍出事先商定的未公开价格,即便这件作品后来在2013年11月时拍得了5840万美元的高价。

什么是估价?

Auctioneer Jussi Pylkkänen at Christie’s evening 

sale of Impressionist and modern art in London.

Photo courtesy

Christie’s.

估价就是一个从高到低的价格区间,预测艺术品会在该区间内被拍得。

这个看起来也非常简单直接。

Vincent Van Gogh, Vue de l’asile 

et de la Chapelle Saint-Paul de 

Mausole (Saint-Rémy), 1889. 

Courtesy of Christie’s.

不,并没有那么简单。自1970年代早期,拍卖行开始提供估价来吸引人们委托藏品。在今天,对于提供拍品的藏家来说估价依然具有影响力。拍卖行如果提供卖家一个他觉得过低的估价,他们也许不愿意委托作品。如果估价过高,买家便不会出手,导致作品流拍。

所以这是心理战。

Pablo Picasso, Femme au béret et à la 

robe quadrillée (Marie-Thérèse Walter), 1937. 

Courtesy of Sotheby’s.

是的,像我这种撰稿人就经常被它玩弄。在不温不火的市场环境下,拍卖行会有意调低估价。所以即便相比前几年市场已经降温,但作品的拍卖价格依然会落在估价范围之间。这将成为振奋人心的新闻标题,然后带来更多的生意。

相应的,如果拍卖行只给出“估价待询”,那些大牌作品的地位会进一步上升。这既是一种地位的提升,也因为没有估价的存在,所以无法宣称一件作品超过估价(超过最低估价可不是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对于这种拍品,粗略的估价也会成为大众的普遍认知,所以拍卖行有自谦的动机。毕加索的《阿尔及尔女人(O版)》在2015年佳士得拍卖中拍得了1.794亿美元,打破了世界纪录。如果拍卖行事先预估这件作品将在1.7亿到1.8亿美元之间被售出的话,这个报道听起来就没那么让人印象深刻了。而它轻轻松松就跨越了1.4亿美元的门槛。

Isaac Kapla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