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泉石版画作品背后的秘密,探访巴黎的百年版画工房“Idem”

美术手帖于2019年9月4日发布于(翻译)

https://mp.weixin.qq.com/s/Bur_t2QmX-HdBX-jM6UlzA

原美术馆和其别馆Hara Museum ARC正在举办加藤泉的个展“加藤泉—LIKE A ROLLING SNOWBALL”。加藤泉从1990年中后期开始创作绘画作品,后来转向至木雕作品,近年来则使用软乙烯基、石头、布料等多样的材料进行创作,作品表现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展。加藤自3年前开始和法国巴黎的一所历史悠久的版画工房Idem Paris(下文均使用Idem代指)合作创作了一系列石版画(平版画)。Idem是怎样的场所?艺术家加藤是如何借助Idem工匠们的手发展出新的技法?跟随我们一起去直击加藤泉石版画的具体制作过程。

站在压印机前的加藤泉

不但在日本,在亚洲、欧美等世界各地活跃着的加藤泉在原美术馆举办的个展“加藤泉—LIKE A ROLLING SNOWBALL”,是他在东京举办的首个美术馆个展。  

实际上,加藤泉和原美术馆之间有一段因缘。为加藤泉和2007年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总监罗伯特・斯托(Robert Storr)牵线的就是原美术馆。因此,加藤泉得以在威尼斯双年展展出作品,当时的展品后来也被原美术馆所收藏。在国际艺术界中占据一席的原美术馆,也正逢来年12月将永久闭馆的时机,选择了为加藤泉举办个展。可以说非常为艺术家着想了。

原美术馆理事长原俊夫和加藤泉在Galerie Item Éditions展厅  

“原本就有承蒙原美术馆的恩惠,还能在这举办东京的首次个展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事了。迄今为止我一直充满热情地持续在创作,在别馆Hara Museum ARC能看到我从初期到近期25年间的创作演变,在原美术馆能看到我当前的工作全貌。”
怀着这样的想法,加藤在巴黎的Idem Paris使用石版画创作了本次展览的专属海报。加藤亲自写下了展览的标题“IZUMI KATOーLIKE A ROLLING SNOWBALL”。标题也是加藤本人决定的。“鲍勃・迪伦有首歌曲叫《LIKE A ROLLING STONE》。我觉得人生就像雪一样,将地面上的各种东西卷入其中,一边分裂一边翻滚前进,并最终消失不见……”

梦与历史的交汇点  

Idem位于巴黎的蒙帕纳斯地区,是继承石版画技法传统和传奇的版画・印刷工房。在大约140年前的1881年,印刷技师埃米尔・达弗雷诺伊(Emile Duffrenoy)设立了这个工房,在1930年代成为地图的印刷工房。1976年,巴黎首屈一指的石版画工房MOURLOT工房入驻此地。MOURLOT工房是石版画印刷界的一块响当当的招牌,以因精湛的石版画印刷和出版技术而知名的费那德・穆洛(Frenand Mourlot)为中心,与马蒂斯、毕加索、米罗、夏加尔等20世纪的巨匠们共同制作了石版画作品。

巴黎的石版画工房Idem的入口

能感受其悠久历史的Idem内部景象  

1997年,帕特里斯・佛瑞斯(Patrice Forest)成为了这家工房的新主人,也将其改名为“Idem Paris”,历史悠久的压印机和工匠们都维持原状。著名艺术家们使用过的数量众多的石板堆满了一面墙。从巨大的玻璃天花板投下的自然光与黑色的机器形成鲜明对比,独特的墨水味道,压印机运转的声音,堆积如山的档案……这一切组合在一起营造出专属于Idem的空间,像是超越时间的梦境一般,令人沉醉其中。  

帕特里斯把与执牛耳的艺术家们共同制作版画的这一传统传承下来,区别于一般的印刷和版画订单,持续展开与受邀艺术家的合作,例如索菲・卡尔(Sophie Calle)、JR、大卫・林奇(David Lynch)、威廉姆・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等世界级艺术家,也有来自日本的森川大道、柳美和。电影导演大卫・林奇对此颇有感触,曾说过“能在这里工作就像做梦一样”,甚至还创作了以Idem为舞台的影像作品。  在2016年加藤泉也成为受邀艺术家的一员。在参与过2007年威尼斯双年展、巴黎的贝浩登画廊个展等之后,加藤泉在海外已备受认可。

正在观察第一次印刷后的石版画的加藤泉  

“最初是因友人原田舞叶以这个工房为舞台创作的小说,以及经策展人的介绍怀着学习的心态拜访这里。我本来对版画是毫无兴趣的,但是因为这个地方过于美好而改变了想法。我本来就对工业产品感兴趣,况且这里还是毕加索和马蒂斯这些众所周知的艺术家们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甚至还留着那个时代的石板,就像做梦一样(笑)。我观看了工房很多地方,还看到了自己在东京买下的大卫・林奇的版画的原版。在被问道‘要不要试一试?’后我才动手印刷了自己的第一张版画作品。后来,帕特里斯联系我问要不要合作。正因这一系列的偶然才达成了今天结果。”

因石版各有特点,所以石版的选择也会对作品最后效果产生影响  

在Idem被称为“项目”的与艺术家协同制作的开展方式是:被选中的艺术家可以无限次数地来到工厂自由地制作作品。加藤泉在入选后每年都会来到巴黎,现在已经是今年在工房的第四次驻留创作了。现在他和工房的工匠与员工们都已经成为了朋友。对于加藤来说,Idem就像是在巴黎的家一样。

Idem的所有人特里斯・佛瑞斯与加藤泉  

现在的石版画界中铝版是主流,但是在Idem依然可以采用石版印刷。巨大的石版很稀缺,所以加藤使用了林奇、肯特里奇等曾使用过的石板和印刷机。在加藤之前,肯特里奇曾重复使用同一块石版印刷。印刷结束后,就用研磨剂将石版表面磨去,等待下一个艺术家的使用。这就是在同一块石板上能诞生出好几件作品的石版画独有的继承故事。

描绘在巨大的石版上的加藤的作品

无数的石版高高地堆积着,其中凝聚着工房的历史

入驻工房的体验  

石版画需要先在石版或亚铅版上用油性颜料画线稿。能像画素描一样自由描绘是其与孔版画和铜版画等其他版画手法的不同之处,从结果上也能看出它的高自由度。然后用硝酸或树胶固定住油性材料即可完成底版。  

用做好的底版在压印机上印刷,无论是石版还是铝版,都需要在古老的机器上微调版面。做好预先准备之后,熟练的工匠们就会插入纸张,细心地使用压印机,这样才诞生了一件石版画。笔者拜访的时候,恰好在印刷原美术馆的展览独家石版画,也是向Idem工房内过去张贴的梵高和夏加尔等的展览海报致敬而制作的石版画。

正在整理原美术馆海报的版面的外部线条的加藤泉  

为了得到美丽的黑色,需要经过先刷一遍灰色再刷一遍黑色的双重工序才行。如果是多种颜色则需要一层层地上色,只有熟练的工匠才能胜任。艺术家想要的颜色需要通过和工匠的讨论后才能实现。

在第二次刷上黑色后,确认结果是否有偏差的工匠松  

与之前的绘画和雕塑不同,需要第三者参与的石版画,作为艺术家的加藤泉是如何处理这种情况的呢?
“我觉得只要能创造出好的作品,不论是谁参与都没有关系。对于我来说,石版画和在画布上作画没有区别,都是独一份的作品,我并没有石版画能产出多份、能够量产等想法。‘印刷’这一行为会因工匠的具体操作和机器进入的时间而产生变化,正因为不同所以有做的意义。其中会混入一些绘画当中不会出现的因素也是有趣的地方,例如因温度和湿度,颜色浓度会变化,石版的话,石版本身携带的信息也会进入作品中。我不知道的技术有很多,与工匠一边交流一边工作的形式也很新鲜。入手了Idem这种上等的‘工具’,使用它以达到新的作品效果。这就是我在Idem工作的感受吧。  

“参与过去的著名艺术家们作品创作的工匠松非常厉害。他的判断非常快。能将我想要表现的东西立刻变成现实。我只要把颜色的样本给他看,只要取一次颜色就能马上调出我要的颜色。版画在印刷的时候,纸张的颜色也会透出来,曾经刷过的颜色也会透出来,把这一些因素都要考虑进去后才能确定最后的颜色,可以说是非常复杂而纤细的工作。总之,松的效率很高(笑)。”

加藤泉独有的石版画创作  

实际上,虽使用“版画”“印刷”等词汇来表达,石版画以其独特的材质和与艺术家气息相合而诞生的线条拥有其他的印刷技法或艺术手段所没有的独一无二的气质。加藤也是在版面上不打草稿直接作画。他的理由是“如果有草稿的话,不就像复制粘贴一样,不太能产生好的作品。”加藤口中的“下意识”地创作是其长年累月创作的结果——本人也没有意识到的来自身体和直觉的移动。正因如此才诞生了他独有的艺术表现。

在工房里摆放的加藤泉的石版画所用石版  

“刚开始大脑里设想的东西大多不会有好的效果(笑)。毫无头绪地推进,之后恍然大悟的时刻也是这个系列的终点。但是最近素材本身也蕴藏着许多的奥秘,一旦开始创作就没有终点。刺绣、石头、版画等素材和技术,现在在使用它们时产生了一种自如感,果然我自己作为艺术家的技能也得到了提升。虽然不知道具体会怎样,但是心中隐隐觉得‘没问题’的话就会继续下去。这件事用语言难以表述,但是在我内心却十分明了。”

在Galerie Item Édition举办的展览现场图片  

即使是在石版画中,那些如同探索生命起源般的两性特征兼有的人物像一如既往让人屏息。而且这次还将人物上下身分离,随后用刺绣缝合在一起,脸部也有缝合的痕迹,其中能够看到加藤在石版上做出的新尝试。这个与人类相似的生物是什么呢?
“这个就是人类,但是我想促使观众们思考‘这是人吗?还是其他的生物体?’等问题。正因为像人,所以人们才会考虑很多。如果是像猫或者狗的话,说一句‘真可爱啊!’便会结束。正因为是像人,所以会让人迷惑。在艺术史上也有很多人型的作品,观看的人会变得更严格,反过来(对艺术家来说)也很有挑战的意义。

在Galerie Item Édition举办的展览现场图片  

“比起我是想着什么创作了这个东西,更重要的是观众产生了什么样的感受。因此我故意不说明自己的意图。当然我内心有很多的考虑,但是不选择将其具体地呈现出来。在这一点上我非常注意,所以我的作品中没有姿势。如果呈现出具体的动作,就只能表达那个动作的含义了,我想要留给观众尽可能大的想象空间。”
绘画、雕塑、石版画,以及石头、线、软乙烯基等,加藤泉使用的手法和素材也随时间流逝变得愈发广阔。但是,在视觉上能感知到的不断变迁的艺术表现之下,作为艺术家的加藤的内心深处也在安静地进化吧。这样的加藤现在正在创作着石版画。

翻译=娄依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